游客,你好!登陸/注冊
第11章 :你能解毒嗎?

書房中,三人圍著圓桌落座,軒轅清幽稠然開了口。

“這種事也不是沒有發生過?!避庌@清冷搭話,劍眉緊鎖,面色青黑,額頭筋絡隱約可見。

十幾年前京城也鬧過瘟疫,當時無藥可醫,兵部最后將染病的人全殺的殺趕得趕。

那次,死傷無數,本是記入史冊后又被史官篡改,知之者少之甚少。

“決不可重蹈當年覆轍!”

兩人談論著,夏云依從始至終一言不發,多是軒轅清幽在憤憤不平。

她時不時瞟一眼相對而坐的軒轅清冷,他的臉色是越來越糟糕,細心的她還發現,他的手一直握成拳頭,似乎在抑制著什么。

“賢弟,時候也不早了,是不是該回府了?”

當軒轅清幽還在唾沫橫飛的講述著今日在街頭看見的慘狀,軒轅清冷忽然下了逐客令。

“呀,這都二更天了!”軒轅清幽往窗外一看,月已懸掛屋檐,這才意識到時辰已晚,趕忙起身做辭:“皇兄,臣弟明日再來打攪!”

說罷,軒轅清幽轉身離去,而夏云依卻沒有要走的意思。

她撐著頭擺弄著桌上青銅仙鶴的燈臺,半瞇起了眼。

“你怎么不走?”

見狀,軒轅清冷有些不耐煩,厲色道。

“你……沒事?”夏云依挑眉相問,從蝶飛染上瘟疫那一刻起到現在,他的身體狀況看起來正在惡化。

“什么事也沒有,出去?!彼浔目谖?,臉拉得老長。

夏云依狐疑的又瞟了他好幾眼,并沒有立刻動身,又惹得他煩躁:“讓你出去聽到沒有?”

“出去就出去,吼吼什么!”

夏云依冷哼一聲,賭氣似的起身就走,頭也不回,路上不禁捫心自問,那么關心他干嘛,反正他又不領情,何必用熱臉貼冷屁股?

身心俱疲,卻怎么也睡不著。

微弱燈光下,看著青色蚊帳上繡著的幾只翩躚蝴蝶,她恍惚又見街頭那些流離失所的人,痛苦呻吟著,哀怨的眼神。

該怎么辦?她現在還沒個方法,瘟疫的膿瘡是病毒感染類,切除所有膿瘡加調理就能痊愈。

但是,操刀不是誰都能行的,要想培育一批外科醫生需要很長時間,不僅會落刀,那必須是人體結構都充分了解。

所以,加強人手不現實!

“咔嗒!”

正想著,窗外忽然有了異響,有了前車之鑒的她猛地坐了起來,全身神經都緊繃著,死盯著窗口的位置。

該不會想殺她的人賊心不死,又派人來了吧?

窗戶被推開,一個身影從窗口竄進來,捂著腹間,坐在了椅子上。

見此,她懸著的一顆心放下漸漸回暖,掀開被子穿上了鞋:“今晚沒有刺客,你又來做什么?”

她笑著,坐在了他旁邊,兩人不像是只碰過一次面的陌生人,倒像是老友,可心平氣和的談天說地。

“中了毒,你能解嗎?”

他抬起頭來,暗色的燈光下,依舊可見面紗下深深的輪廓。

而那一雙狹長鳳眼,不似昨日冰寒,帶著血絲,瞧起來整個人都憔悴了。

“昨天晚上匕首上帶著的毒你沒找郎中給你看看?”夏云依驚訝問道,只見他點了點頭,她就更怒不可竭,猛地拍案而起:“你是不是傻?想死???”

她明明囑咐過他一定要找郎中去毒,這一天沒治才過來找她!

要不是傷口不是很深,他哪還有命過來!

“治不治?”他沒有閑心聽她埋怨,只要一個答復。

夏云依看他,也只能嘆一口氣沒好氣道:“躺床上,我給你看看!”

他確實是中毒已深,站起都費力,扶著桌沿緩緩挪步到了床邊,躺下時候,拳頭攥得緊緊的。

看他這樣,她也于心不忍,再怎么說他受傷中毒都是因為她的緣故。

解開了夜行衣,腹間的傷口已經發黑,連帶著順著筋路往上延伸,就如同毒藤蔓攀延伸著。

“有沒有哪里特別的疼?”她按著他腹間發硬的肌肉問道。

還沒等他答復,指尖觸碰到胸口下,他的眼神立馬痛苦起來。

“是這?”夏云依又著重按了兩下,位置在胸口以下胃旁邊,這一按,他整個人咬緊牙關,只能點頭。

“難辦了!”她自言自語,秀眉緊鎖,她手下的位置正是脾的大概位置,看情況,應該是毒素傷了脾!

還好他來的還不算太晚,要是晚了,恐怕毒素會侵蝕胃和心臟。

“還有沒有別的地方疼痛或不舒服?”她的手繼續游走在胸口附近,而男子輕輕搖了搖頭。

不幸中的萬幸!

下一章全書完
同類熱門
  • 罪女很傾城罪女很傾城松喔喔頭|古言侯府嫡女,本是榮華富貴身。誰知父親被人構陷,滿門獲罪,父母妹妹都被流放,她也被扔進永巷??峙逻@一生都再難見到父母,冷眼,嘲諷,凌虐她都可以忍受,只為了聽從父親流放前的最后一句話:好好活下去!幸而被她所救,原以為,這一生可以平平淡淡的留在她身邊報恩,卻又怎知會與他糾纏不清,她這一生,注定不能平淡。
  • 萌闖江湖萌闖江湖蘇歲安|古言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 邪魅王爺:內涵痞妃爆笑愛邪魅王爺:內涵痞妃爆笑愛星空甜糖|古言我去,要不要這么玄幻,古代現代隨便穿,妖孽美男隨便泡,她沒有小說中的空間武器,但是她有無敵神秘玉佩,穿越只是小事一樁,在現代本來是很好的,但是到了古代,余月就悲催了,說好了古代現代隨便穿呢,為蝦米到了某男身旁就只能按他意愿穿,某男邪魅一笑:月月你注定是我的。
  • 一念成劫,破繭成蝶一念成劫,破繭成蝶沉楓落泊|古言本來是家中千金,卻得知自己的身份重重,在古代,皇子爭位,鬧的不可開交,在亂世,是否能夠平安。最后,到底會是什么結果,到底背后隱藏著什么陰謀
  • 神醫無涼神醫無涼夢夕蕭夭|古言剛穿越就被人推下山崖面目全非所幸被藥王所救得其真傳可是自己的身世總是一個接著一個的謎團,難道想要知道自己的身世就那么困難?“女人,我看上你了”“你看上我了?本姑娘看不上你?!薄芭?,放心,我會給你你想要的所有,即使傾盡所有?!?/span>
  • 邪王輕寵:嫡女毒妃邪王輕寵:嫡女毒妃白曉冉|古言前世,她純正善良卻被王爺丈夫親手滅了全家。這一世,她逆天重生,得罪她的人,全都不得好死!懲庶妹,誘“渣”夫,護爹娘,保沈家。等等,前世中山狼原是今世良人?吃干抹凈不說,還說上一世不是故意的?
  • 狐妃不好追狐妃不好追蝶會飛|古言有神自天來,落在了祈月山。帶來了瘟疫,滋生了變異的物種。于是,五國城民恐慌,恐慌,還是恐慌!法寶在手,天下我橫著走!所以哪里有妖物,就必定有我——白孤煙!一支人骨玉笛,所向披靡,他就是五國聞風喪膽的祈月山大魔頭。一首控魂曲,操控著上萬人的靈魂。一句無心之語,她白孤煙親手把白家送進了墳墓!是帝王的殘暴?還是長生不老之術根本就只能是個傳說?面對前世發小的報仇,今世的五國共敵的孤獨冷月的良苦用心,感動之余,三世情緣在愛恨情仇之間,她將如何去決擇?(女主性格歡脫,文風以喜劇相融,如遇雷點,請自備避雷針?。瑪鄵屜瓤矗海ㄒ唬肮?,五萬兩已經是本小姐折算出來的最低友情價了!”白孤煙站著,垂著清幽的眸子,居高臨下地看著宇文成雙,“你看,你撞了我,我掉進了湖里!湖里水又那么涼,我一個姑娘家家的,身子原本就不是很好!說不定以后就因為這一次被冰水一泡,從此落下什么風濕腰腿疼痛啥的,那可是很嚴重的。最最重要的,你個挨千刀的,居然三番兩次在我爬上岸的時候,還把我再次推進了湖里,只當好玩!”......“我的小心肝又大受了刺激,說不定回家生了夢魘呢?說不定因此受了寒,以至于日后嫁了人,不能孕育了呢?說不定終生治不好呢?以至于相公不愛,公婆不喜而被夫家休了呢?還有我與喜兒一起扶你到醫館的勞工費,洗衣費!還有,你也不想想,你有多重?一般人根本就扶不動你,好嗎?!當然,我扶你,雖然很辛苦,不算工錢倒是沒有關系,但喜兒是我爹安排伺候我一個人的,她沒有義務照顧你,所以,這個費用,你是必須要給的!”白孤煙扳著一根一根蔥白玉嫩的手指,細細地數來。宇文成雙的手緊緊地捏著筆,手背青筋凸出,墨汁滴下幾滴在白色的宣紙之下。感情,就因為她的丫鬟扶了自己一把,她家請丫鬟的終身銀錢就要自己全數付?還有,她是不是扯得太遠了一點!就差沒到老死時,讓自己付安葬費了?。ǘ┘讶嗽趹?,懷里獨特的芳香暗動,孤獨冷月目光中柔情一閃,手臂用力,俯身向著那片香唇湊了上去。白孤煙機靈地雙手一推,及時地打斷了某人,杏眼怒目:“干什么,不許動手動腳,知道嗎?”“嗯!”孤獨冷月點頭一允,表示贊同,遂即一個蜻蜓點水的快速在白孤煙嘴角一吻,滿足而妖嬈,“娘子,你看相公多尊重你,你說不動手腳,我就不動!”尼瑪,怎么就和這人說不清楚呢?咬牙惡狠狠一吼:“你這也叫不動手腳?!”“娘子,這叫君子動口不動手!”
  • 歡情薄,病嬌王爺太用力歡情薄,病嬌王爺太用力彌花誦|古言一個比男人還男人的皇城教頭。一個比女人還女人的病嬌王爺。一個傳聞中的母老虎,一個女主OS的小牙簽。猛虎嗅薔薇,踩壞小牙簽,小牙簽找碴,帶回家剔牙。如此王爺:后宮不敢三四妾,一生一世一雙人。如此王妃:對外,要軟玉倒在懷,欲說還羞地稱贊“王爺威猛”;對內,要虎騎龍行地鼓勵“王爺用力!”一個講述某低調好面子的穿越人士,面對自己親手將其送入不舉模式的相公,如何對外演繹和王爺“完美的夫妻生活”的故事?!厩楣澨摌?,請勿模仿】
  • 青史不留芳青史不留芳我叫毛茶茶|古言那個時代,有國文修武偃,物阜民安。那個時代,有國覲禮不明,君慵國怠。那個時代,有國兵連不解,異士爭輝。那個時代,是一個混亂的時代。素手翻定,河山盡覆,天下是一局變幻莫測的棋,霸位做得勝者的戰利品??赡敲钊?,甘為棋子??赡敲钊?,寧負江山。執芳與共,青史不留又如何?
  • 帝后日常:皇后修仙的日子帝后日常:皇后修仙的日子已久|古言穿越成不受寵的國公府嫡長女已經夠可憐了,還要和成百上千個女人分享一個男人,太重口,她選擇掛機??墒巧聿挥杉核宦飞毤有?,最后還是坐上了皇后的寶座。身為皇后,理應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可她忙著修仙,是真沒空!圣上,皇后娘娘又不參加晨會。朕聽不見!圣上,皇后娘娘要把臣妾貶為宮奴。朕看不見!圣上,皇后娘娘要跟外國人私奔了!朕要殺了……你這個挑撥離間的小人!#救命,這里有個寵妻狂魔!#吳悠染看著身旁眉眼清俊的男人,挑眉問道:嘿,要不要上天?
升利配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