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陸/注冊
第30章 想念親人

‘啪……啪……’

兩個巴掌落在了嚴凱的臉上,他目瞪口呆的看著安莫愁,隨后轉頭才發現是王婷婷。

王婷婷趕到現場的時候,她沒有看見林老板,卻聽見嚴凱和安莫愁的對話,她怎么也沒有想到,嚴凱居然為了自己的利益,讓讓安莫愁做出賣身體的事情。

“媽媽,你怎么可以打人呢?”安莫愁連忙撫摸嚴凱的臉頰,關心的問道:“嚴凱,你沒事吧?疼嗎?”

“傻孩子,嚴凱都讓你去陪其他男人了,你現在居然還……唉,被人賣了都不知道,還要幫人數錢啊?!蓖蹑面脤Π材钫娴氖翘?。

“伯母,我……”這件事情被王婷婷知道了,后果很嚴重,就算現在嚴凱怎么解釋也沒有用了。

“媽媽,不是這樣的,事情不是你看見的這樣,是……”安莫愁拉著王婷婷的手,怕她還會再給嚴凱耳光。

“還不快跟我回家,是不是嫌不夠丟人啊?!蓖蹑面梅藗€白眼,拉著安莫愁離開了。

“莫愁,我們電話聯系啊?!眹绖P見王婷婷走了,這才松了一口氣。

這一夜,安可欣翻來覆去,怎么也睡不著,見一旁的龍昊天睡的這么香,也不敢打擾他,就自顧自的起身了。

站在窗臺前,她望天,都說當你看見天空上最亮的那顆星星,那就是你死去的親人在看著你。

她太想念爸爸了,多希望爸爸還能夠陪伴在她的身邊,疼她,愛她,寵著她。

“這么晚了,怎么還不睡覺?”也不知道龍昊天是什么時候起身的,從背后抱住了安可欣。

“嗯?你怎么起來啦?”安可欣轉頭,看了一眼龍昊天,淡淡一笑。

“在想什么???想的那么入神的?”龍昊天松開了手,走到了安可欣的身邊。

“我想爸爸了?!卑部尚赖男那橛行┦?。

“快時間吧,明天還要去公司?!饼堦惶煺f完,又倒頭大睡了。

失去親人的滋味龍昊天是不會明白的,外表堅強的安可欣,其實她的內心是很脆弱的,她需要一個能夠像爸爸一樣疼愛她的男人。

可是這個男人會是龍昊天嗎?

有時候安可欣就在想,為了奪回安氏集團,而犧牲自己去陪一個完全不了解的男人,這樣做到底值不值得呢?

即使在心里問自己一百遍,她還是沒有找到答案。

“不要再想了,快睡覺吧,你好好的活著,才是最重要的?!饼堦惶焐焓窒胍嘀部尚?,卻摸了個空,才知道原來她還沒有上床。

“你睡吧,我今夜是失眠了?!卑部尚罁u了搖頭,坐在了床邊上。

天亮了,安可欣就坐在,靠在床頭睡著了,龍昊天醒來的時候,才抱著她躺下的。

看來她是因為昨晚一夜沒睡,早上太卷了,所以睡著了。

為了不打擾她睡覺,他悄悄的起床,洗漱完畢之后,換好了一身西裝,就下樓去吃早餐了。

“少爺?!标愂逡呀涀寕蛉藴蕚淞她堦惶旌桶部尚赖脑绮?。

“就讓可欣多睡一會兒吧?!饼堦惶煊袝r候還挺體貼的。

“好的,少爺,你快用餐吧?!标愂妩c了點頭,幫龍昊天把椅子拉了出來。

“對了,如果可欣下樓吃早餐,就叫她今天別去公司了,然后你聯系司機,讓司機送她去墓地吧?!敝腊部尚老肽罡赣H,所以龍昊天就讓她去祭拜安大鵬。

“好的,我知道了?!标愂妩c了點頭。

用完早餐,龍昊天就自己開著車去龍氏集團了,一路上,他的腦子里居然都是出現安可欣的畫面,看來她不在身邊,還有些不習慣了。

‘嘟……嘟……嘟……’

于是,他拿出手機,打電話給了安可欣,電話響了很久都沒有人接聽,可能是她睡的太沉了。

被電話吵醒了,安可欣迷迷糊糊的接起電話,“喂,誰???大清早的?!?/p>

“起床了,小懶蟲?!?/p>

電話里傳來龍昊天的說話聲音,安可欣看了一眼自己的身旁,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你不在家里嗎?”

“我在去公司的路上了?!?/p>

“那……那現在……”安可欣看了時間才知道,現在已經快八點了,她直接把電話掛掉,連忙起身洗漱。

下樓,看見陳叔正坐在客廳看報紙,安可欣自顧自的走向餐桌,見陳叔走來,朝著他笑了笑。

“安小姐,少爺說了,你今天可以不用去龍氏集團?!标愂宀]有對安可欣笑,反而是嚴肅的說道。

“哦,我知道了?!卑部尚傈c了點頭。

“少爺還說,今天派司機送安小姐去墓地,祭拜安董事長?!标愂宀铧c兒忘記這件事情了。

“我可以不用去龍氏集團啦,那我……我現在就換衣服?!卑部尚捞恿?,不吃早餐,就跑上樓去換衣服。

換了一身黑色的西裝外套和西褲,下樓的時候,就看見車子已經停在了門口,司機大概是在等安可欣了吧。

現在沒有什么比去祭拜安大鵬還要重要了,她領著黑色包包就走出門口了。

“哎,安小姐,你的早餐還沒有吃呢?!眰蛉艘姲部尚雷叱鲩T,連忙叫道。

“謝謝你阿姨,我就不吃了?!卑部尚擂D頭,沖著傭人笑著搖了搖頭。

“安小姐?!彼緳C看見安可欣走來,連忙給她打開車門。

坐上了車,安可欣還想著要準備一束花的,正想告訴司機先去花店的時候,看見身旁就有一束花了。

大概是龍昊天準備的吧,這幾天感覺讓安可欣覺得他有變化,以前他是一個冰冷的總裁大人,而現在他變得越來越有人情味了。

司機往后視鏡看了一眼安可欣,并沒有說話,其實司機和管家都一樣的疑惑,為什么他們的龍少會對一個被趕出家門的安小姐這么上心呢?

車子停了,安可欣拿著花下了車,走在牧場的時候,她的心里很沉重,她的方向感并不好,找了很久才找到安大鵬的墓碑是再哪個地方。

有一個陌生女人的身影,她也是來祭拜安大鵬的吧,如果是王婷婷的話,安可欣一眼就會認出來了,但這個女人的背影卻是很陌生。

女人轉身,雖然站在遠處看不清楚那個女人的樣貌,但是卻從她的裝扮上來看,應該是一位四五十歲的婦女吧。

“你是來祭拜我爸爸的嗎?”安可欣快步的朝著前面走去,開口問道。

女人看見安可欣走來,連忙轉過身,似乎不敢看著她,并沒有作答,看了一眼右邊和左邊的方向,想著趕緊離開的。

久久都沒有聽見女人的回應,安可欣覺得很奇怪,再次問道:“你好,你是我爸爸的朋友嗎?”

還有沒有人回應,女人戴上墨鏡,轉身看了一眼安可欣,沖著她笑了笑,便沖沖的離開了。

真是奇怪,為什么都不理人呢?

可是剛才當那個女人經過安可欣身邊的時候,她卻覺得有一種莫名的親切感。

女人走了很久,轉身看向安可欣的背影,她這才將墨鏡摘了下來,“可欣,我的女兒,我不是你爸爸的朋友,我是你的媽媽啊,可欣,媽媽很想念你?!?/p>

其實女人就是安可欣的媽媽江海星,當年安大鵬和保姆王婷婷好上了以后,她只有選擇離婚,離婚以后,她就出國去,再也沒有回來了。

如果不是因為前不久聽到安大鵬的死訊,江海星也不會回國的,可是她并不知道安可欣現在過的好不好。

如果江海星知道安可欣現在過的不好,一定會接她走的,可現在還不是時候。

江海星還不知道應該要怎么面對安可欣,畢竟當初自己沒有爭取女兒的撫養權,始終都覺得有些愧疚。

跪在安大鵬墳前的安可欣,呆呆的望著他的照片,眼淚不知不覺流了下來。

同時她也在想剛才那個女人究竟是誰,她想到了,“會不會是媽媽?對,是媽媽?!?/p>

第一個反應就是,安可欣要去追那個女人,因為那個女人很有可能就是她的媽媽。

可是好像那個女人消失了一般,一眼望去,都沒有再看見那個女人的身影了。

如果真的是媽媽的話,安可欣一定會認的,即使這么多年,沒有見面,也沒有聯系,可她卻從來都沒有恨過怨過。

相信媽媽不愿意出現,也是有苦衷的吧。

離開墓地之后,司機的車子還在,是在等著安可欣,要把她安全的送回帝景名城。

“安小姐?!彼緳C給安可欣打開車門,見她淚流滿面,連忙遞上餐巾紙。

“對了,你剛才可有看見穿著黑衣的中年婦女嗎?還戴著墨鏡的?!卑部尚肋@才想起來問司機,說不定他有看見呢。

“穿黑衣的中年婦女?”司機想了想,他剛才并沒有太注意車外,想了很久,“好像有看見,她的身材很好,跟少女似得,我還以為看見了美女,原來是中年婦女啊?!?/p>

“那后來她去了哪里你知道嗎?”安可欣連忙問道。

“她后來就開車走了,去哪里我就不可能知道了?!彼緳C一臉疑惑,不知道安可欣問一個陌生女人做什么。

“好吧,沒事了?!卑部尚烂銖姷男α诵?,搖了搖頭。

“我送先安小姐回帝景名城吧,少爺今天下午還要去應酬?!彼緳C說完,就開車走了。

一路上,安可欣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她越來越肯定剛才看見的那個女人就是媽媽了。

可是她不明白,如果真的是江海星的話,為什么不理她呢?

難道媽媽就這么討厭看見她嗎?

“我想要一趟龍城東區可以嗎?”安可欣突然很想回一趟安家,即使她知道王婷婷不讓她進門,但是她也想在遠處看看。

“好的,安小姐?!彼緳C是聽從安可欣的吩咐的,掉頭就往龍城東區的方向開走了。

一個小時半,車子就開到了龍城東區的門口,保安突然攔住了,他們認得安可欣。

就是因為認出了安可欣,所以才不讓這輛車進去的,再前幾天,安大鵬去世以后,王婷婷害怕安可欣回偷偷回家,所以就交代了保安,如果看見她回來,一直要攔攔著她,絕對不能夠讓她進龍城東區。

不知道怎么回事,這里的保安從來都不會隨隨便便攔住車輛的,而且他們也都是認識安可欣的啊。

“安小姐,我們好像進不去?!彼緳C往后視鏡看去,看著安可欣說道。

“怎么會呢?這里的保安我認識的?!卑部尚勒f完,就把車窗拉了下來。

“抱歉,安小姐,你不可以進龍城東區?!币晃槐0驳陌嚅L走到了安可欣的車窗前,一臉抱歉的說道。

“為什么?”安可欣不明白,疑惑的問道。

“這是……這是……”班長猶豫了很久,這才開口說道:“這是安太太的仿佛,抱歉?!?/p>

安可欣覺得很無奈,冷笑了一聲,對著司機說道:“我們回世紀錦城吧?!?/p>

下一章全書完
同類熱門
  • 學姐向前沖學姐向前沖大魚吃蝦米|現言我永遠也忘不了那天陽光正好,歲月不遲,我遇見了你后來,我也總是遇見你然后,強硬的闖入你的世界
  • 已成往事逝已成往事逝椰果罐頭|現言溫故軒昂火琉華容你縱舞,嚴寒韶華盡無傷淺笑如初。你永遠不會孤獨,總有人是你的心腹。愛,總是你的賭局。
  • 雙面炮灰女雙面炮灰女喵喵貓咪|現言十六年前朦朧雨夜,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一個女嬰被抱錯,陰差陽錯的流落他鄉。十六年后七夕佳節,一位男裝少女因救場登臺,一展妙音震撼整個梨園!一朝成名為人嫉恨,亂仇憤懣迷亂人心。本來只應發生在古代的故事,卻偏偏發生在了現代!縱使女扮男裝生活艱辛,縱然為了成全別人而甘心自當炮灰,苦難總有出頭日,雙面佳人終會逆襲為王……
  • 一條河,流動的往事一條河,流動的往事大嘴和卡夫卡|現言關于感情同性友情親情社會人生是一條河,或者說我的人生是一條河,里面有許多的落難者,掙扎著,是情感,里面飄著些許的浮木,等待著,是理智。有的抓住了浮木,有的共享浮木,有的為浮木爭奪,有的則沒抓到浮木。那些抓住浮木的逃生了,獲救了;那些共享浮木的休息著,停歇著;那些為浮木爭奪的吶喊著,廝殺著;而那些沒有抓到浮木的消沉了,永生了。
  • 冷面總裁霸道愛冷面總裁霸道愛苗子白|現言她叫言冰沫,因為生了一場大病醒來以后就什么都不記得了。所以她的朋友,也就是km總裁秋季辰告訴她她的父母將她交給了他照顧,原以為父母托付的人定是與她關系很好,可是為什么她卻總是很怕他,而也他總是禁止她跟別的男人來往。他開始抱她開始吻她。她以為他是喜歡她的,剛要拒絕他卻告訴她他不喜歡她而且他是有女友的。她相信了,最終卻是被他一次次占有。(本文純屬虛構,請勿模仿。)
  • 時光尚好時光尚好倩噠噠|現言時光無悔。只是在錯的時間遇上了對的人。就當全世界都在討厭你,TA卻在討厭著保護你。(我寫的都是一些特別簡短的小說,感受一下,不會很久。
  • 少女的失城少女的失城漓又亦|現言可不可能有一天我睡得正熟預感卻讓我睜開雙眼你就站在那面陽光穿過的向南窗子前對我說“四處晃蕩之后還是你最愛我”
  • 古墓探險之悍妞兒別逃古墓探險之悍妞兒別逃悠悠依然|現言冰棺被打開,冰山美男復活,當山石崩裂,不死族被圍困的秘密被揭開,為了尋找自己的兒子,他的父親帶著現代傭兵進入荒蕪的山林,當人性面臨種種危險,當貪婪遇上死劫,他們又該如何選擇?(本文純屬虛構,請勿模仿。)
  • 一網情深:抱個帥哥回家去一網情深:抱個帥哥回家去就說逗不逗|現言她是個作家。不,是作者。不不不,她是個底層的透明小寫手,呵呵噠。俗話說得好,有人的地方,就他丫的有江湖。你要問她江湖是什么?嗨呀,這還不簡單?長江知道不?洞庭湖聽說過沒?喏,這就是江湖。啊呸,她隨口開玩笑的。江湖就是一杯穿腸毒酒,來得快,去得也快,死不死的就是那一瞬間的事。江湖就是一支過喉煙草,左磨著你,右也磨著,把你半死不活地吊著。嗯,這就是江湖了?,F在我就來好好說一說,一個名為溫虞涼的小透明作者,她在網站上寫小說是一種什么樣的體驗!
  • 藍圖之后來的后來藍圖之后來的后來韋敏只帥三秒|現言如果往事可以被原諒的話,那么那些死去的靈魂又該怎樣被安置呢?有時候我不止一邊的的想著,如果當年那場車禍死的人是我那該會有多好!只可惜上天似乎并沒能讓我如愿而是讓我此一生都將活在痛苦掙扎的世界里。我又失眠了一如往日,不知道為什么過去總還是一遍遍的纏著我,讓我始終無法拜托,感覺自己快瘋了,那種感覺似乎逼死還要難受,雖然我沒有嘗試過死亡是什么樣的感覺但是我相信至少比我現在會好受的多,我這是怎么了?凌晨兩點,我摸索著起身,打開電腦。此時窗外天空的顏色異常的難看,如我這般倉皇的狼狽。
升利配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