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陸/注冊
第40章 手機

葉盼知道,自己太拒絕喬占南,會讓他大為不快,而且他也明顯是在試探她。

只是,他試探的代價太大了,商業機密一旦讓竟爭對手知道,后果是可想而知的。

葉盼到底沒有打開紙袋,只說:“我沒必要看,看也看不懂,和韓國人見面時,只幫你轉交?!?/p>

喬占南不再吭聲,眸光深暗。

……

沒想到到了晚上,葉盼就接到了許世生打來的電話,樸海鎮在山莊酒店定了位子,請葉盼吃飯。

葉盼赴約,并按喬占南的意思,在與樸海鎮的交談中,把紙袋轉交給他。

喬占南是倫敦大學金融系高材生,葉盼相信由他經手的商業文件,絕對完美無缺。

于是在當晚葉盼被送回住處后,喬占南就接到了樸海鎮親自打來的電話。

大概是樸海鎮看過了方案和意向書后,大為高興,所以連夜就邀請了喬占南,共同商量合作上的事情。

喬占南一夜未歸,葉盼早上醒來,獨自吃了早餐。

葉盼走到窗邊,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沿著通往山莊酒店的小路走去,葉盼獨自繞過了一處花海,扭頭望向一旁的叢林。

記得那一天,她就是在這個地方,看見的那兩個人——站在那棵大榕樹下偷情的男女。

女人是唐婉,男人是……喬占北。

對,是喬占北。

那天喬占北最后一個趕到酒店,他的脖子上帶了吻痕,而且他的身高身形,也與那個男人吻合。

她是昨天前往山莊酒店時,才想起了這件事,因而她也回憶起,當時唐婉曾對喬占北說過的一句話。

唐婉說:親愛的,以后我們就天天在這里約會,好不好?

那么也就是說,唐婉有可能還會和喬占北到這個地方來偷情……

葉盼這樣揣測著,便決定留守在這里,等著這兩個人出現。

她并不是想守株待兔,她猜想,既然喬占南此刻正忙著談成和韓國人那筆生意,那么喬安久也一定會參加。

唐婉與喬占北偷情,一定是選擇喬安久忙碌不在她身邊的時候。

葉盼在周圍轉了幾圈,到了上午十點,也沒有看見她想遇到的那兩個人。

有些恢心,葉盼想想還是算了。

……

“怎么,還在為昨天的事情生氣?”

送走樸海鎮和他的翻譯,喬安久的臉上流露出了滿意,父子二人一同走出會議室,喬安久看向喬占南問道。

見喬占南沒吭聲,喬安久繼續說,“如果你那么生氣,爸爸也只好為你趕走唐婉,避孕藥一事就算在她身上。只是,唐婉畢竟跟了我兩年,我還是有些舍不得的?!?/p>

“占南,你究竟想讓爸爸如何?雖說知道了這一切,并且懷疑葉盼是秦家的人,我畢竟沒有對她怎么樣,也沒有逼她從你身邊離開?!?/p>

“好了,不要再說了,從現在開始爸您不要再談這件事情?!?/p>

喬安久驚訝,而后笑了笑,“那好,不談,以后不談了?!?/p>

“遠山,占北呢?”

喬安久看了看表,抬頭問聶遠山。

“都這個時候了,韓國人都走了,他怎么還沒到?”

喬安久背手,換成一副嚴肅模樣,聶遠山恭身答道:“久哥,剛才北少來了,又突然說他頭疼,就先走了?!?/p>

“不像話!”

喬安久嘆口氣,“每次出來談生意,不是頭疼就是屁股疼,什么時候能把頑劣的性子改掉!”

……

“北少,抱緊我,摟緊我,像這樣,嗯……嗯……”

男人身上穿的黑色襯衫,已被女人纖細靈活的雙手解開了全部衣扣,此刻敞開著,衣領被剝到了肩頭。

女人半瞇著眼,妖艷的紅唇,反復流連著男人年輕健碩的胸膛,“北……嗯……你好壯……”

葉盼躲在一株綠色球灌的后面,蜷著身子,不敢發出一瞇聲音。

剛才正當她恢心想要撤離時,卻意外看到了這兩個人來到這里。

她小心翼翼掏出了手機,捂緊嘴巴,按開了手機攝像功能。

那邊喬占北卻忽然扯住了唐婉長發,動作毫不溫柔,仿佛夾雜著不耐煩,“好了,夠了,我還有事呢?!?/p>

“嗯……不要嘛,北,你不想我嗎?”唐婉不依不饒,戀戀不舍的摟緊他的壯腰。

“北,今晚我去你住的地方好不好?”

“你瘋了嗎?走開!”

雖然喬占北這樣罵著,但對于女人勾引,他顯然招架不住。

唐婉嬌嗔:“久哥正忙著與韓國人談事情,今晚肯定又不在,是真的……北,你不是說很喜歡這種刺激的感覺嗎?”

“那就今晚八點,我準時到你那里敲門……”

手機不但清晰拍錄下兩個衣衫不整的畫面,連同聲音,也一并收入。

葉盼緊張,一面怕自己被發現,一面又怕拍的不夠完整,她輕輕挪動身體,忽然聽到了“嘶——”的一聲。

她回頭,原來是腰部被一根樹枝劃了一下,裙子破開一條,腰身微疼,皮膚也被劃出了一條血口。

她皺眉,仍是不敢大動,堅持拍到最后,直到唐婉和喬占北整理衣著后匆匆離開,她才長長的吁出了口濁氣。

……

時間已經到了中午,葉盼不確定此時喬占南有沒有回來,她小心用鑰匙擰開住處的大門。

不過,卻在玄關處看到了喬占南的一雙鞋子。

葉盼小心的蹲下身,解開涼鞋的鞋帶,這時,聽到了從臥室里傳出的腳步聲。

一抬頭,即是一張雕刻般的俊臉,漆黑的雙眸,正居高臨下凝望著她。

“去哪了?”

喬占南的目光敏銳,一眼即發現了葉盼腰后的裙子布料,破了一條長口。

葉盼眨了眨眼,笑容有些機械,“今天空氣不錯,我去外面走了走?!?/p>

她換上鞋子,一只手即被喬占南握住,他輕而易舉就將她身子轉了半圈。

喬占南皺眉,看到了她皮膚上的血口。

“在哪劃傷的?”

葉盼心虛,剛想回答,身子便被抱了起來,喬占南抱她時總像抱只小貓一樣輕巧。

“剛才蕩秋千了,不小心被秋千上的木刺劃到了,不礙事,也不疼,我下次不去蕩了?!?/p>

葉盼趴臥在床上,上身已經****,喬占南蹲在床邊,正用酒精棉往她的傷口消毒。

葉盼覺得自己這個謊編的不好,可話已出口,幸好此時是背對著他,否則難逃他那雙幽深的俊眸。

喬占南沒有說話,酒精讓葉盼蜇的“嘶”了一下,他看了看她,俯身在她傷口上方,小心輕輕吹了吹。

葉盼重新換了一件衣裳,轉回頭,這時喬占南仍矗在她身后,他看了看她裙子的衣兜,突然問:“你手機呢?”

下一章全書完
同類熱門
  • 上癮上癮千秋歲|現言有些人生來悲慘,比如我??扇松菚淖兊?。我在等,等一日應了紅顏禍水這個名頭。
  • 姻緣由誰定姻緣由誰定河邊看柳|現言當寡淡遇上濃烈,當平凡遇上清貴。誰先淪陷?當初說好的愛情是如何一步步走向相互折磨。風雨飄搖中的感情能否堅持到最后?什么才是生活的救贖?
  • 隱婚之墨少的殺手妻隱婚之墨少的殺手妻蘑菇sm|現言一場婚約將本該錯過的兩個人重新綁在一起。他的占有欲讓他一次次的去了解她,也一次次的淪陷…她因為一次任務的失敗和他有了關系紐帶…---墨翊,墨家大少,傳說擁有天人之姿,卻在她面前一次次露出自己的狼狽。尹雪陌本該是快樂無憂的千金小姐,卻以為一場認為的車禍,失去愛她的母親,當這兩個人的命運碰撞在一起又會產生什么樣的反應……
  • 婚不受色:老公愛的好兇猛婚不受色:老公愛的好兇猛南風回暖|現言某天早上醒來,程若珂一開門就看到幾個人守在她門口,還來不及反抗,她就被拖到了婚禮現場。而這婚禮現場,站在新郎位置的,卻是本市有名的黃金單身漢——展勒言。雖然每個女人都對展勒言趨之若鶩,可她程若珂卻看不上。好在展勒言對程若珂也是一樣?;楹髢扇死硭鶓斶^的毫無交集,可婚禮當晚,程若珂的婚紗,就被撕破了。
  • 風留人不歸風留人不歸南城夜溪.CS|現言路風曾經說過自己不算是正經人。即使他是好學生。蘇以也說過她是流氓。連好學生都算不上。只是自己成績比較好。天造地設,通俗一點,就是,天王蓋地虎,小雞燉蘑菇。
  • 惡魔專屬丫頭別跑惡魔專屬丫頭別跑凱源璽支持你|現言十年不見……你……還…好嗎?“方洛宸。你這幾年是不是忘了我了我要告訴……方媽媽”………………………?!媸遣豢衫碛鲉鑶琛?/span>
  • 權少的獨寵嬌妻權少的獨寵嬌妻珍丸子|現言結婚前,某女還湊不要臉的勾引權少結婚后,某女不在囂張了,是的,他怕了她沒想過結婚后的權少居然如此兇猛…“小妖精,還誘惑爺嗎”權少低沉的說著“不敢了不敢了,爺我們休息一會吧”某女立刻投降,說完還挪了挪身子。
  • 活捉美男總裁活捉美男總裁飛天南瓜湯|現言小記者任意意精心打扮了一番到KTV應聘,打算曝個大新聞,然而——“這也算不錯?胸小腰粗沒屁股腿還短,笨手笨腳,請她來嚇跑客人嗎?”來巡視的總裁如是說。任意意的小宇宙噌的一下爆發了,當即撲到這個毒舍總裁強吻了一通??墒悄莻€臭男人居然還親上癮了,上班的時候纏住她,下班了還纏住她,尼瑪的這樣她怎么裝攝像頭偷拍新聞嘛!然而——她無意中得到了有人要刺殺他的消息,救他一命為自己惹來殺身之禍被綁架的時候,綁匪打電話給他要贖金,他居然說不認識她!更可惡的是這個男人居然上了她還不敢認!任意意的小宇宙徹底要爆發了,她決定帶著某人的種,嫁給自己的竹馬哥哥!喂喂喂,安總你干嘛?有本事你別來搶新娘??!
  • 愛情毒蝎子愛情毒蝎子蝴蝶島主|現言他為愛輾轉反側;她為情左右為難。到底是誰對誰錯!繁華散盡,一場云煙!只剩下一段段故事留給我們這些多愁善感的男女——
  • 男神總裁:求輕點!男神總裁:求輕點!安倫倫|現言他是全國最權貴的商業帝皇;她是被渣男拋棄的懷恨之人;一場偶遇,兩人一拍即合,沆瀣一氣;虐渣男,斗白蓮,借著他的勢力,她過得順風順水;直到一天,她扶著老腰從男人身上滾下來,她才徹底明白過來,這原來都是男人算計好的!
升利配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