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陸/注冊
第60章 不死不活

薛姐用食指跟中指夾著萬人錢,嘴里默念著經文。

陳凡已經來到了店門口,一滴一滴的鮮血,從他那肉泥一般的臉上滴下,落在了地上。

原本是暗淡無色的萬人錢,慢慢有了些光亮。

天空中傳來了烏鴉的叫聲,上次就是這玩意兒拉了一泡屎,把萬人錢給污了,害得我和薛姐差些丟了性命。

萬人錢是有靈性的,上次被那烏鴉污過,因此“呀呀”的叫聲一傳來,萬人錢上原本已經泛出的光亮,立馬就識趣地弱了下去。

薛姐皺起了眉頭,瞪了那正在空中盤旋的烏鴉一眼。有那玩意兒牽制,就算強行動用萬人錢,效果也得大打折扣。

見機會來了,陳凡像瘋了一般撲了過來。

沒有萬人錢聚的萬人氣,單憑歐陽懿布的風水局,是擋不住陳凡這樣的厲鬼的。

陳凡沖進了大門,薛姐見狀,趕緊從兜里抽出了一道符。

銀符?薛姐拿出來的居然是那道銀符?這符我知道,是歐陽懿留給薛姐,讓她用來保命的。對付一個陳凡,就把這銀符給用了,著實有些太浪費了。

“啪!”

薛姐一巴掌將那銀符拍在了陳凡的頸子上,符文封著的那地方,是天突穴。

天突能通利氣道,用銀符封住那里,陳凡的天地人三魂,必然無法相互交融,甚至被強行分開。

用符的時候,配上符語,其威力才能更大。薛姐雖是用了銀符,但并沒念咒。她知道陳凡的死,我多少還是有些責任的,如果直接用銀符讓其魂飛魄散,對我的運道會有很不好的影響。

用符分三魂,過更可再合。若不施經咒,金銀皆白紙。

從入夜到天明,一共是五更天,一更是兩個小時。

這話的意思是,用符強行分開厲鬼的三魂,兩個小時后,其三魂就可以重新合一。在用符的時候,若不配上經文符語,就算用的是金符、銀符,那也跟白紙一樣,對厲鬼造不成任何傷害。

薛姐把保命用的銀符當白紙用,這是想讓陳凡知難而退。

銀符已用,三魂已分。不管陳凡識不識趣,在接下來的兩個小時之內,他都做不了什么了。我和薛姐,也暫時贏得了喘息的機會。

“哐……哐……”

有敲銅鑼的聲音。

遠處來了一個駝背,他穿著青衣,戴著斗笠。就憑這身裝扮,來的這位,不是那趕尸人吳老四,還能是誰?

一個趕尸的,不去接活行腳,跑到這里來拿著銅鑼瞎敲,肯定不會有什么好事。

“你說可笑不可笑,身為由人不識藥。半罐葫蘆響叮當,死人錢財也敢要?!眳抢纤男呛堑貙χ夷钇鹆隧樋诹?。

這家伙,哪像是趕尸的??!就他編的這段子,分明就是一說相聲的嘛!

“不識哪味藥???”我問。

“安息香?!眳抢纤摹斑选钡厍昧艘宦曘~鑼,從嘴里吐了這么三個字出來。

“你怎么知道安息香?”薛姐狐疑地打量起了吳老四。

“我就一趕尸匠,今天來這里,是有趕尸的活兒要接?!眳抢纤霓D移了話題。

“這里沒死人,更沒有趕尸的活兒?!毖阏f。

“現在沒有,不等于一會兒沒有。人肯定是要死的,不過是男還是女,是單還是雙,暫且還說不準?!?/p>

吳老四向著黑色面包車去了,花姨搖下車窗,跟他嘀咕了幾句。

一個是前來收魂的,一個是跑來趕尸的。

這兩位,該不會是一伙的吧?

手機響了,來電顯示是陳慕慕。這個節骨眼兒上,她給我打什么電話???薛姐看到了我手機上顯示的名字,立馬就用那種滿含醋意的眼神,瞪了我一眼。

收魂的,收尸的全都來了,陳凡那厲鬼,雖然暫時是消停著的,但誰又能保證,一會兒其三魂合一之后,不會又搞出幺蛾子???我和薛姐的小命,現在都是半吊著的,哪里還分得出精力去管陳慕慕的事?

我直接把電話掛了,但很快,陳慕慕又給我打了過來。

“想接就接?!?/p>

薛姐說的這是氣話,不過我卻****地當了真,按下了接聽鍵。陳慕慕問我在沒在藥店,我剛說了聲在,她便把電話掛了。

一輛紅色的SLK拐進了路口,那是陳慕慕的車。我就說她怎么只問了句我在不在藥店就把電話給掛了,原來她人都已經來了。

“不僅收命的來了,這收你心的,也來了??磥斫裢?,你不僅要丟掉尸體,丟掉魂,心也得飛了??!”只要陳慕慕一出現,不管是何時何地,不管是在什么情況下,薛姐說話都是酸溜溜的。

“夏神醫,求求你,快救救我媽!”

陳慕慕打開了車門,把肚子腫得像個大皮球,一臉黑氣,不省人事的王鳳菊,從副駕駛上抱了下來。

“還不快去接??!”薛姐兇了我一句,然后三步并作兩步地跑進了屋,把沙發收拾了出來。

我幫著陳慕慕一起,把她媽抱到了沙發上。

四滿虧,氣海隱,三陰交無跡。

在用銀針探了王鳳菊這三穴之后,基本上可以斷定,她沒什么救了。

四滿穴虧,崩漏不止。這個崩漏,指的是女人來月經。

大量出血為崩,淋漓不絕為漏。女人在懷孕之后,是不會來月經的。從萬鳳菊褲子上的血跡來看,她不僅來了,而且還來得有些兇。

我悄悄問了陳慕慕幾句,她的回答,跟我從四滿穴上判斷出的結果沒什么出入。她媽這幾天不僅身上來了,而且還來得很猛烈,把她睡的那黑棺材都給染紅了。

氣海穴乃氣之海洋,海納百氣。人之精氣、神氣、元氣、血氣等皆匯于此。氣海穴隱,百氣殆盡,只存陰鬼。人的身上,若剩下只有陰鬼之氣,自然是再難還陽的。

三陰交穴是太陰、厥陰、少陰三條陰經的交匯之處,尋不到此穴,便可斷出三經至少是斷了其二。

“連自己的小命都保不住了,還在這里浪費時間折騰死人!”

江夢來了,她穿著那身大紅色的旗袍,快步走到了我跟前,說:“趕緊跟我回家,別在這里惹禍。五行八方鎮坎店,璽失店破小嬋亡!這是天劫,誰都阻止不了。就算沒有你,那五行八方璽也得失?!?/p>

五行八方璽已經讓張勝從青云觀偷回來了,就藏在坎店的某個角落。江夢現在說這話,自然是唬不住我的。

見我不在意,江夢突然冷笑了一聲,說她知道,我們已經讓張勝偷回了五行八方璽。不過,薛姐可能不知道,張勝之所以能從里面出來,便是因為他師父收回了逐出師門之令,并有任務指派給他。

正因為張勝被逐出了師門,不再是薛姐的師弟,才能規避掉那所立的血契。

“回歸師門這事乃師父之令,張勝自然不敢往外說。不過,薛老板對其有恩,他也沒有害你們。當時,他雖是進了青云觀,但只取了裝五行八方璽的盒子,并沒有取璽。所以,血契薛老板你還是沒有違的,不過那五行八方璽,確實沒有在你這坎店里。要不然,就憑那璽的氣場,也得把我這樣的小角色鎮住,哪還敢大搖大擺的走進來,跟你搶男人???”

江夢一把拉住了我的手,拽著我便要往門外走。

我甩開了江夢的手,說就算是死,我也得跟薛姐在一起。

“妙手回春搶死妻,引火燒身害自己?!?/p>

江夢笑吟吟地對著我念了這么一句,這是當時我在八門村的時候,花姨念的打油詩。我只知道,這一句,跟我爸媽有關。

“為了一個女人去死,對爹媽的死活不管不顧。你這樣的兒子,生下來就該被掐死。當父母的,還用二十幾年不人不鬼,甚至賠上整個村子的代價去換你活命,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江夢用那極其失望的眼神看著我,說。

二十幾年不人不鬼?這說的是我爸媽嗎?

賠上整個村子,難道是指的五林村?

記得小的時候,除了劉大頭之外,村里別的小孩都不跟我玩,那些大人也不搭理我。我當時以為,是我們夏家跟村民們的關系不好,所以才這樣的。

難道,這里面還有別的隱情?

“夏二爺在把藥店傳給你的時候怎么交待的?千叮嚀萬囑咐,讓你不要跟這女人有任何來往。而你是怎么做的,夏二爺才離開幾天,你就跟這女人纏在了一起。為了討好她,為了給她買鉆石項鏈,闖新禍去補舊禍,禍越闖越多!直到現在,你還執迷不悟?”

“別說了?!毖愦驍嗔私瓑舻脑?,紅著眼睛看向了我,說:“活人成親可再離,鬼****婚終一夫。你既在七日之內回了婚房,不管認與不認,都算是成了這門陰親。江夢生前如何我不做評判,但現在她是你的妻子,自然是不會害你的。要不是她怕傷著了你,你也不可能從藥店成功逃到我這里??驳曛準翘旖?,不是因你而起。你小子命犯桃花,這輩子喜歡的女人,不知道會有多少個。但生你的父母,是不可替代的?!?/p>

薛姐這話,像是最后的交待。

下一章全書完
同類熱門
  • 符箓師符箓師九天光|靈異凡人版:我從小認為我爺爺就是一個神棍,但是自從我高中同桌的一個哥們出了意外來找我后,我才知道,原來這個世界真的有鬼。愛情版:在通往去大學的火車上,我遇到一個女神級別的妹紙,讓我想起爺爺從小對我說的那些鬼話,同時不知道為何,我對她有種淡淡特殊的感覺!
  • 尸亂人間尸亂人間雨海|靈異詛咒靈驗,死者復活,死亡步步逼近,恐懼吞噬了我的理智,我改何去何從……
  • 孤島之謎孤島之謎臨江翁|靈異一場毀滅性的地震在太平洋深處暴發,引發了一段離奇的海上之旅……神秘的孤島……詭魘的大墓……奇異的寶藏……謎底最終被一步一步揭曉。
  • 惡靈回魂惡靈回魂雨石II|靈異沒有人知道含冤而死的人會怎么樣?也不知道她們死后會不會化為怨靈報復。頻頻被害的少女,她們的怨恨是否真的就此而結束?主人公涵涵從小喜歡研究靈異事件,本以為好奇結果卻被惡靈盯住,她是否能在陸震天的幫助下,揭開謎題呢?
  • 天書伏魔傳天書伏魔傳渃水洳汐|靈異發生在一個剛剛踏入大學男生身上的離奇故事,偶得奇書竟讓自己陷于麻煩之中,孤傲冷峻卻與野仙為友,感情波折緣于五弊三缺,色心一顆千般情劫卻注定孤獨一人,奇遇頻頻命數所致,捉妖斗鬼道術平平卻有野仙相助,每到絕境又能絕處逢生。求收藏、求推薦、求評價、求打賞、求點贊、各位讀者大大,動動你們發財的小手,回報你們一份精彩的閱讀感受。推薦小說:《淡定的愛情》適合女生宅男的小說《天書伏魔傳》閑聊群:549496048
  • 八字奇輕八字奇輕柳三生|靈異你打小是否聽過民間各種離奇怪事呢?我要講的各位看官當成一個故事來聽就行了,我家祖上幾代都是八字奇輕的主,說點明白話,就像磁鐵一樣越邪乎的事越往咱身邊招呼。迫于無奈,咱幾輩都是吃陰陽飯的主,通俗的講我們老一輩的人女的稱之為“仙娘婆”,男的常言稱之為方士,術士,陰陽先生之類的。本書講就是我這些年經歷的離奇怪事,若你搭上這條路在當代棒打牛蛇棍子的社會,你將何去何從呢?
  • 香雪海香雪海香雪海香雪海時云飛|靈異風起時,珠箔飄燈,而我依然記得傘下你秀巧的面龐,都說緣定三生,而我仿佛是做了一個夢,夢里階柳庭花,晨風夕月,而我和你坐在梅樹下,花落了一地,又要到春天了,夢醒來,你卻也像花瓣一樣,消失得不見了身影!轉身,已是淚濕沾襟!
  • 靈異追蹤筆記靈異追蹤筆記方文雀|靈異我是一名靈異記者,專門追蹤有關靈異事件的真相,卻不想一次又一次地卷入各種詭異事件當中。百年古宅、山村精怪、幽魂怨鬼。嬰兒慘死,食腦髓的尖嘴怪貓真是偷生鬼?無人山谷,月黑風高,白衣女人驚現水塘,確有其事?家中大蛇,是保家神還是妖物鬼怪?精神迷幻,水鬼抓替身是否真實?一件件人類無法解釋的謎題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 失情崖失情崖牛糞哇|靈異癡情只是一把鎖,癡不得你就會鎖了她。無情原是一把刀,哪管你又癡又傻又嘮叨。失情卻是一面崖,一腳踏空就入畫。
  • 天迷之藍海詭事天迷之藍海詭事jersy|靈異我,新手偵查官曹莫,第一天上班就被派發奇怪的任務。十五個人消失在藍海深處,他們去了哪里?隨著調查的深入,我經歷了太多古怪的事:藍海黑洞、巨型怪魚、不腐之畫、神仙幻影、神秘的信……死亡不斷地威脅著我,這已經不是一個任務那么簡單,這些竟然關系到我的家族?十五個人尋找的東西,又是什么?這些疑團的背后,是怎樣的真相?
升利配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