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陸/注冊

第70章 風雨欲來

“不行不行!這次不算!再來再來!”

還沒走到后廂房,就聽到小天道在大吵大叫,蘇云走過去一看,兩人在桌子上不知道搗鼓什么,郭圣通正一臉無奈地嘆著氣。

“咳!”

蘇云走進房間,郭圣通聞聲轉過頭,看到是蘇云,眼中的哀怨之色一閃即逝,站起來行了一禮,“圣通見過蕭王?!闭Z氣卻是冷淡得很。

“呃,客氣客氣……”蘇云對她的態度心知肚明,人家一個如花似玉的大小姐來到這里當保姆,能有好臉色才見鬼了,可惜他現在實在是沒有心思考慮這些。

“我和小天有些話要說,你看……”

“小女告退?!惫ネㄞD身就走,干脆利落。

蘇云看著她的背影只能苦笑,看來已經得罪她慘了,搖搖頭不再多想,轉過臉看向小天道,她正在收拾桌上的紙筆,紙上畫滿了方格,里面還有不少的圈和叉。

“靠,這不是五子棋嗎?”記得讀書那會,蘇云經常和同桌在老師眼皮子底下用作業本做棋盤,玩得不亦樂乎。

“大驚小怪?!毙√斓腊琢怂谎?,怪他打擾了雅興。

“剛才我聽你喊叫,似乎在耍賴,以你的智商不至于連個古代女子都下不過吧?”蘇云好奇道。

“你懂個屁,老是贏還有誰愿意跟你玩?!毙√斓辣梢暤爻榱顺樾”亲?。

“咳咳,那也是……”蘇云無言以對,忽然想到什么,疑惑道:“你不是說不能用不屬于這個時代的東西嗎?這五子棋肯定不是這個時代的吧,你教會她沒問題嗎?”

小天道:“能夠改變大范圍改變歷史進程的玩意才會有影響,除非她出去辦個五指棋班,然后讓所有人都跟著一起玩,不然能有什么問題,再說了,她根本就沒興致在這上面,邊下棋邊打聽你的事,一點都不認真?!?/p>

“這怪不得我吧……”蘇云無奈地說道。

“而且,就算有影響,這個時空都崩潰成這個樣子了,再糟糕能糟糕到那里去,對了,大叔你今天不務正業嗎?難道是想找我切磋一下?”小天道說道這里眼睛一亮,把剛收起的紙又拿了出來,準備重新鋪開。

“別別別……我真的有正事找你?!碧K云連忙阻止她,坐下來把陰識帶來的消息和自己的猜測從頭到尾說了一遍。

“原來道魔玩的是這一手?!毙√斓酪еP桿,秀眉緊皺,“看來情況比想象的還要糟糕啊,這樣下去估計這個時空是撐不了多久了?!?/p>

“那怎么辦!”蘇云緊張地問道,現在他的軍隊雙線出擊,效率已經很快了,可要徹底掃清障礙,還需要時間。

“盡人事聽天命吧?!毙√斓罃偭藬偸?,“最近我努力努力,想個法術出來盡量幫你拖一下時間?!?/p>

蘇云聽罷沒有松氣,苦著臉道:“這時間只是其中一個問題,那王莽閉門造車,要是弄出點飛機大炮來叫我怎么打?”

“我都造不出來他能造出來?”小天道沒好氣地說道:“會是一回事,做不做得出來又是一回事,材料、工藝、技術沒有一樣是可以速成的,沒個幾年時間根本不可能?!?/p>

蘇云這才面色轉好,誰知道小天道又補充道:“不過他要弄點土炸藥,火銃什么的出來應該還是有可能的?!?/p>

“大小姐,不帶這樣嚇人的!”蘇云的心又提了起來,“這仗可沒發打了,要不然你也給我來點干貨,咱也攀攀科技樹算了?!?/p>

“你還嫌時間不夠緊嗎?有這閑工夫你還不如在戰術上好好想想對策?!毙√斓啦辉倮硭?,蹦蹦跳跳往門外走去,“郭姐姐,我們去騎馬吧!”

“喂喂喂!維護時空穩定可是你來這里的目的!怎么還有心思玩!”蘇云急忙追上去拉她。

小天道靈活地很,一低頭躲過蘇云的手,狠狠踩了他一腳,“我現在是小孩子!小孩子就是要玩!大叔你就多努力努力吧!”她做了個鬼臉一溜煙跑沒影了。

蘇云歪牙咧嘴地揉著腳,攤上這樣一個不靠譜的“上司”真是倒了八輩子霉,小天道指望不上,他只能自己絞盡腦汁想對策了。

此時還有一個人比蘇云還要焦慮,李軼看著手上一沓厚厚的求援信,盡管這個時候還在夏末,他的手腳卻是異常冰冷。

蘇云大軍勢如破竹,連下十三重鎮,離河內城已經越來越近。

河內郡位于河北河南交匯之處,東臨山東,是河南的門戶所在,自謝躬戰敗身死之后,李軼和朱鮪就開始加固城防,廣招兵卒,幾個月下來隊伍幾乎擴大了一倍,兵力已經達到近四十萬,郡內每個城鎮都派駐了重兵,看起來像個鐵桶一樣固若金湯。

可是李軼卻沒有一點安全感,不久前剛收到戰報,蘇云的另一路大軍已經拿下大半個個山東,兵鋒一轉朝著河南進發,隨時可能抄了他的后路,劉玄現在正和樊崇打得不可開交,王匡一系投了赤眉,朝中能打的將領已經屈指可數,只能靠著強征百姓入伍,拉起四十多萬大軍擺在防線上,而樊崇被蘇云抄了老家,并沒有回軍,卻********要拿下玄漢,兩軍打得不可開交,也不知道最終勝敗如何。

如果劉玄戰敗……

李軼甩了甩腦袋,現在考慮這些似乎還有些早,近在眼前的威脅是馮異的大軍,剛開始收到消息的時候李軼還頗有些自信,對方兵力不到二十萬,比自己少了近一半,可是雙方一接觸,求援的戰報就接踵而來,讓他始料未及,勾心斗角他很擅長,可在打仗方面他的天賦就少得多了,他也不想想馮異的士兵都是在河北打了近一年的百戰之師,豈是他手下那些強征來的壯丁可比的。

不管怎么說,這個結果給他帶來的恐慌無以復加,他連忙下令部隊收縮防線,現在小小的河內城里已經擠進了近二十萬守軍,可他還是覺得如坐針氈。

更氣人的是朱鮪居然還和他大吵了一架,對這位當年提拔他的元老大臣李軼現在是厭惡至極,這個時候竟然還想分兵出擊,兩人不歡而散。

李軼的恐懼隨著一封封戰報越積越深,蘇云當年在昆陽城外扇他巴掌的畫面又浮現在眼前,那個面色圓潤的家伙簡直就是惡鬼,讓他簡直夜不能寐。

“報!”

士兵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

“稟告王爺,前方送來一份急信,說是讓您親啟!”

“拿來吧?!崩钶W隨手拆開信,只掃了一眼,猛地坐直了身子,“你先下去?!?/p>

他站起來快步跑到臥房,關好了房門,這才重新把信拿出來細細閱讀,良久之后,他才驚疑不定地抬起頭,眼里滿是掙扎。

下一章連載中
同類熱門
  • 桃花國殤傳奇桃花國殤傳奇周東公|歷史宴國誕生一位平定天下的大王,卻被人所埋沒、被親兄所陷害,命運多舛。然,上天保佑與他,讓他鶴立雞群,才識淵博,他登上了大王的座椅,平定四方……
  • 晚清幅匪當道晚清幅匪當道響馬賊|歷史執戈橫槊,山川城郭,聽四郊野獸正橫行,嗥聲惡。衛家國,驅侵略,護兒女,扶老弱,急擂戰鼓搖山岳,教獸兵流血灌吾田,尸滿壑。穿越到晚清,面對湘淮楚軍的三排線列步兵,孫化城與他的幅軍反賊們邁著堅定的步伐迎面走去,排隊槍斃才是男人的浪漫。
  • 神經系統神經系統大只土蟲子|歷史這是一本好小說。一本引人注目的系統文,值得一看。
  • 三國之子安天下三國之子安天下吾為三千|歷史既不精通秦漢三國史,又無騎馬安天下之勇,我只是個普通人,卻在三國混出不平事,華千一個普普通通的名字,卻道出了歷史的沉淀…后來人,定先時事!華子安,為天下狂!
  • 三英十杰三英十杰二十四公子|歷史三國,就是三國。這次的主角不是那曹操也不是劉備更不是那東吳的孫權,重生于漢末亂世,董卓還在做惡,天下暫未三分。亂世云涌,英雄輩出,這是一個相互爭斗的時代,成王敗寇,劍鋒所指,所向披靡。
  • 棄誓者之歌棄誓者之歌雪霽天明|歷史因斯維爾大陸不是世上唯一的大陸,卻曾經是最輝煌的大陸,由塞繆爾王室建立的統一王國,其影響力曾一度主宰世界。公元元年,瘟疫降臨,外敵入侵,古老的王國在風雨飄零中分崩離析。王的誓約已被忘卻,高高在上的權貴們重復著一場場的鬧劇,轉眼已是百年。公元245年,塞葉斯王國的誓約騎士團第十一騎士長慘遭埋伏犧牲,繼承其遺志的見習騎士席諾踏上了復仇之路,隨著調查的深入,越來越多的隱情浮現出來。年輕的見習騎士,將會經受怎樣的考驗與選擇,一曲棄誓者的壯麗之歌,在這片大陸上演。-------------------------------第一本小說,還望各位多多支持,每天更新,我會用心去寫的!
  • 大唐野心家大唐野心家清風幻|歷史穿越,本就無辜,當葉清睜開眼,發現自己重生在大唐開元年間,開元盛世,天寶風流,機緣巧合,混入官場的爾虞我詐之中,且看他如何翻云覆雨,依靠智計應對爾虞我詐的陰謀漩渦。戰爭有鐵的法則,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官場的鐵則是什么,是陰險狡詐,還是拉攏人心,是算無遺策,還是手眼通天。在葉清的眼里,智計是帷幕下的畫筆,權謀便是手中之利劍,心之所向便是劍之所向!鴛鴦夢已碎,國色如惘然。君子有仇怨,十年磨一劍。京宦深似海,古冢累草積。天下皆為棋,誰擲棋子誰為棋!
  • 逐鼎天下逐鼎天下輞然|歷史亂世之中,向上的方法只有兩個,一個是腰間的錢,一個是手中的刀。徐凌,一個普通人,既沒錢,又沒刀,更可恨的是,他卻是知道歷史車輪的走向。他想當一個順民,可惜失敗了,官僚士紳們沒有一個愿意讓百姓們好好活著。他想逃向江南,依舊失敗了,被抓了壯丁。既然老天不想讓我平凡活著,那我只有用手中的刀,殺出一個朗朗乾坤!用我手中的刀,和我背后的勇士們,阻止中華走向三百年的沉淪……
  • 東宮傳東宮傳尨彧|歷史凡所有相,盡皆虛妄。權勢、地位皆因欲念而生,千百年來,或是圣賢、或是凡俗終究難逃此劫?。v觀歷史,且看人性權謀,東方版《紙牌屋》)用歷史的眼光與角度,講述每個人內心最深處的權欲江湖。(未經許可,謝絕轉載)
  • 保安族經濟社會發展研究保安族經濟社會發展研究妥進榮主編|歷史20世紀50年代,國家曾組織專門力量對我省幾個獨有民族進行了較大規模的調查研究,取得了豐碩的科研成果,但那時的調查研究側重于民族族源、民族歷史,而近兩年甘肅省民族研究所的調查研究,則側重于經濟社會的發展,突出探討在新的歷史時期各少數民族經濟社會發展的路子,對各少數民族自身發展而言,更顯得重要。長期以來,我省民族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緩慢,除歷史與現實中諸多因素影響之外,對其經濟社會發展狀況缺乏深入、系統的調查研究,也是原因之一。所以對保安族經濟社會發展變遷進行系統研究,不僅對保安族經濟社會發展具有指導意義,而且對全省民族地區經濟社會的發展具有借鑒意義。
升利配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