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陸/注冊
第75章 玄清斗酒(二)

鐘、顏二人不好酒道,聽這年青和尚說要喝這整整一缸酒,自然是驚愕萬分。

就連江幫主和二虎朱闖也面露驚異之色。

“喝這缸酒?那自然可以?!苯瓗椭鲉柕溃骸澳惴謳状魏韧??”

玄清微微一笑:“既是斗酒,自然是一口喝干?!闭f著托起酒缸,仰頭便飲,諾大的酒缸被他舉過頭頂,竟似毫不費力。見這小和尚的力氣著實不小,鐘蘊朗心中暗贊了聲,已生比較之意。

一道酒柱從缸內涌出,傾瀉而下,但見玄清喉結上下跳動,這一缸清酒已逐漸流入他肚中了。這模樣還真全然不似少林弟子,倒是頗有幾分英雄氣概。

缸內酒量漸少,斜舉酒缸已不能將酒水傾倒而出。只見玄清雙手使力,在酒缸邊緣輕輕帶了一下。酒缸即刻被拋擲空中,旋轉起來,酒水借著這一旋之力,落入玄清口中,竟是一滴不剩。

酒缸在空中停留了片刻,這才墜下,玄清伸手接住,緩緩放下地來。

“謝過江幫主美酒?!毙咫p手合十,微微一拜,適才飲酒時姿態盡去。此時僧袍微擺,眉目莊嚴,竟又是個得道小僧形象。

江幫主和朱闖齊聲贊道:“小師父好酒量?!?/p>

鐘蘊朗和顏如羽卻是被他這一手擲缸的功夫震撼,叫了聲:“小師父好武功?!眱扇司?,少林派貴為中原第一大派,比望城觀、正陽盟歷時更久,果真名副其實。門下一個小弟子都有此功夫,少林寺定是人才濟濟。

朱闖哈哈一笑:“江幫主,小師父,咱們可說是同道中人了,這飲酒嘛我倒是有一絕佳的去處,咱三人同去正好!”他說的這絕佳去處自然就是杯窖酒窖了,鐘蘊朗之前見過的。

玄清和江幫主聞言均是大喜,有絕佳之處飲酒,自然是求之不得。

朱闖甚是開懷,正要領著二人去酒窖。忽地天邊傳來一聲清唳,似是猛禽所發。

玄清一敲額角,面色悵然:“江幫主,朱二哥,今日可真不巧,師兄在叫我回去了?!鼻鍏柕镍B鳴越來越近,顯然這飛禽速度極快。等眾人抬眼看去時,這猛禽已飛到近前。

眾人先前聽它叫聲,只道它是只猛禽。誰知一見之下,盡皆愕然,這‘猛禽’體態精巧,一身柔順的羽毛黑白相間,俊美異常。落在玄清肩上,相得益彰,十分合適。分明就是一只家禽的模樣。

顏如羽仔細看了幾眼,發覺不對:“利爪鋒銳,鷹目有神,毛羽有光華色澤,長于遼東,絕世猛禽。這是一只海東青??!”

玄清見他識貨,朝他一笑:“顏公子說得不錯,這只海東青從小便與我在一起,不曾分開?!闭f著向那海東青說道:“阿清,師哥在哪?”

那只海東青‘咕咕’叫了幾聲,一聲清唳,揚了揚左翅。玄清‘呀’了一聲,說道:“阿清,你是說師兄已經到了?給他看到我這般喝酒可不好?!?/p>

眾人見他喊這海東青為‘阿清’與他自己法號‘玄清’幾乎重名,均覺有趣。待見他和這海東青說上了話,更覺新奇。正在猜想這海東青是否真的如此有靈性,能與人交流,忽聽得有人叫道:“玄清師弟,原來你在這里!怎么一個人跑到這來了?”

鐘蘊朗‘嘿’地一聲,贊道,這海東青可真有靈性。這說話之人只怕就是玄清的師兄了。

朝說話這人看去,只見一青年僧侶身著磚黃僧袍,立掌于胸前,眉目低垂,瞧來年紀不大,但卻顯得十分老成,給人一種穩重之感。

玄清面色尷尬,回頭望去:“師兄……我見此處臨江風景極佳,故而坐下觀賞?!辩娞N朗不禁莞爾,這玄清不敢在師兄面前直言飲酒之事,自然是違背戒律而為了。鐘蘊朗歷來掌刑賞執法,最重規矩,但今日見玄清違背戒律肆意妄為竟不覺得他有何不對,反倒覺得這小和尚隨性而為,頗有意思。

那青年僧侶微微搖頭,顯是知道玄清的所做所為,但卻也不加指責。徑自走到江匡身前,雙掌合十行禮:“小僧少林玄悲,見過江幫主?!鄙倭蛛m不甚遵循俗世禮法,但作為武林第一大派,這江湖見面的規矩,卻也不能少了。

“原來是少林大弟子玄悲,少年英才啊?!苯瓗椭鼽c頭回禮:“尊師近來可好?此次可有隨方丈大師前來?”

玄悲仍是雙掌合十,答道:“有勞江幫主掛念,家師一切安好,此次武林大會將與方丈大師同來,再有一兩日便到?!?/p>

這少林諸位弟子均是武僧院首座了凡的弟子,方丈了塵從不收徒,眾弟子只以方丈大師相稱。了塵、了凡二人均是有道高僧,于佛學自有極高造詣,武藝在江湖上更是享譽已久。兩人早年間便已是宗師境界巔峰,如今不知是否再有突破。

“少林寺這兩個后輩弟子都到了,怎地了塵大師和了凡大師竟沒有與他兩同來?!辩娞N朗心中想著,頗覺奇怪,但這是少林家事,卻也不便過問。

玄悲與眾人一一行過禮,交談起來。鐘蘊朗見他談吐舉止頗為得體老道,均是心中暗贊,這位少林大弟子果真是青年才俊,大有掌門之風。一旁玄清不發一言,只微笑瞧著那只海東青。那只海東青在玄清肩上跳來跳去,不時在玄清臉上蹭一蹭,一人一禽,甚是親昵。

玄悲與眾人小敘片刻,便即告辭:“小僧與眾師弟來此,尚有他事,不便在此多耽,這便告辭了?!眲e過眾人,領著玄清緩步遠去。

。

少林兩弟子走遠,少了玄清作陪,江幫主仍是酒興不減,拉著朱闖進客棧去了。朱闖自帶著江幫主去酒窖飲酒,喝多喝少,那不必說,反正路掌柜這許多珍藏美酒,怕是的消耗大半了。

鐘蘊朗與顏如羽不善酒道,自去青川城中游逛。鐘蘊朗見青川縣衙仍是冷冷清清,縣令和齊捕頭仍是未歸,不禁微覺奇怪,但想著兩人說不定路上四處游玩耽擱了,倒也并未放在心上。與顏如羽閑逛了一日,直到黃昏時分這才返身回山。

進了望城觀大門,只見燈火通明,熱鬧非凡,摩肩擦踵,人山人海。

這后輩弟子的比試竟這么早就開始了,姑且稱他為‘英雄小宴’吧。來參與這‘英雄小宴’的后輩弟子,不分大幫小派,皆有推舉的幾人上場,場面自然盛大。

望城觀,正陽盟,丐幫,崆峒,五岳,金蛇崖,青龍幫……就差少林了,這么多人可怎么比。顏如羽望著這許多人,不禁替掌教真人操心起來,這比試到半夜也比不完啊。

正想詢問比試的規矩,鐘蘊朗把他肩膀一拍:“顏兄,你看那!”

顏如羽順著鐘蘊朗手指往角落看去,只見五名年青僧侶正立在一旁,凝目注視臺上。

為首的一名較為老成,正是今日遇見的少林大弟子玄悲。

身旁一人面容清秀,肩上落著一只猛禽,神態放松,僧袍破舊,正是玄清。

看樣子,他們也是來參加這‘英雄小宴’的了。

下一章連載中
同類熱門
  • 俠之大者1518俠之大者1518柳長街.CS|武俠沒有顯赫身世,沒有特殊奇遇,沒有神奇秘籍,一位普通獵戶家的兒子,憑借樸素的做人理念、骨子里力爭上游的精神和不懈的努力,成為一代武林盟主、抗倭英雄。。。。。。
  • 囿于凡塵囿于凡塵山間放牛|武俠修煉一途,何為捷徑?是斬斷紅塵,潛心悟道;還是融入凡間,俗世煉心?平靜之下,早已暗流洶涌,折戟邪兵注將掀起腥風血雨。幼龍遺骨,神秘巨劍,背負起前輩遺志的少年,注定要于這亂世之中,面對自己未知的命運!每個時代,都會造就自己的英雄!
  • 不遇江湖不遇江湖PTSD|武俠夜雨聲煩,蕭鼓如舊,萬事不過歌吹。三千路忘卻青冢,七十載水畔聽鐘,了卻了此生。也看殘燈,銹刀不忍,英雄白頭。悲喜該無話矣,人間千杯酒,誰解此一愁。
  • 尋找夢的蝶靈尋找夢的蝶靈白麓玖|武俠“嗯哼!你膽子很大??!”“呵!和你有關系!”哼哼這是一場關于友情和愛的蛻變,那個干凈的女孩啊,你何時才能長大………………………“什么?_?不完成就不能回去!為什么??!”…………“執行命令吧,你還剩二十年時間,如果二十年后你未完成任務,那么請你在空間亂流里待一輩子吧!”…………“不!我恨你?。。?!”
  • 這的武林是我們的這的武林是我們的井隅|武俠這里有義氣、執著、愛恨和情仇,英雄肝膽兩相照,江湖兒女日漸少,這里是我們最開始的夢想,最愛的江湖!這里的世界很江湖,這里的人兒很大俠;這的武林是我們的?!俺褜ξ鋫b的珍重和敬重,相信不管哪一個時代,我們總能孤身或者并肩戰斗,去尋找自由與愛。這就是我們的武林,我們的江湖?!睔g迎你和我一起闖江湖!
  • 神州陸沉神州陸沉啟一林|武俠千年以往,這段歷史,不被提及,這段傳奇,無人歌頌。神州大地,五胡亂華。魑魅魍魎,悉數登場。亂哄哄你方唱罷我登場,認他鄉是故鄉,甚是荒唐!有人言:“天地生人,有大異者無非大仁大惡,若大仁者,應運而生,修治天下;若大惡者,應劫而生,撓亂天下?!边@大仁大惡又豈會是天生,殊不知這亂世之中多得是仁者作孽,惡者行俠之事。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故事盡在《神州陸沉》
  • 亂花間集亂花間集清巖叟|武俠某一日,稱霸武林近三百年的百花宮中,來了一位應招雜役的少年……
  • 最滄系列之幽冥如雪最滄系列之幽冥如雪最滄|武俠《最滄》是一部系列武俠小說,每部之間環環相扣,又可以成獨立的一本,主要講述由主人公白如雪,展開的宏偉武俠故事。一個心的江湖!
  • 天劍玄書天劍玄書鐘悅樂|武俠兩晉隋唐的歷史充滿了生殺予奪,攻伐叛亂;一時間,豪俠揮劍舞情仇,墨客吟詩嘆古今;仙道撫琴凌六虛,佛門鐘聲了無塵。本是豪俠佛道恣意的江湖,實難偏安一隅;也是波詭云譎,殺機四伏;這段歷史糾纏,江湖紛爭的背后,到底隱藏了多少陰謀真相,多少恩怨情仇,卻鮮有人去涉足;故作斯文,以饗同道。
  • 山海石昔山海石昔子雨木|武俠傳說中山海經與山海圖包含了世間萬物,除此之外,還有一塊山海石擁有控制世間萬物的力量。為了追尋這塊山海石,他花費了一生中最寶貴的光陰,到最后一無所有。當他決定平平淡淡的生活時,卻又傳來山海石的消息,并讓他知道了隱藏在世間的一群人。
升利配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