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陸/注冊
第33章 34.拍賣會

大致講了一些拍賣的規矩后,孔弘毅從一名女修提著的花籃里取出托盤,揭開蓋在上面的錦帕,一個子彈形狀的法寶在燈光下流光溢彩。他指著墻上投影儀放大到一人多高的畫面說:“第一件拍品,云際飛梭,出自南海烈火島幽焰真人之手。諸位請看,這艘仙船通體銀光湛然,正是千丈海底的巖晶煉成。里面的陳設用具多為鳳梧木所制,置身其中,淡香優雅。起價五千靈石?!?/p>

趙云松手里翻閱著那本《九州風物志》,原來修真界所指的南海,并非凡人世界普遍認為的香港以南的海域,而是包括印度洋在內的遼闊海域。

姬月從精美的棺樽里輕飄飄飛起,廣袖浮動,裙裾翩躚,如瀑的青絲上點綴著精巧的金色頭飾,華美不可方物。她纖手一招,那副棺樽連同回到上面的蓋子一起,化作一個兩頭尖尖的的盒子,兩寸寬,半尺長,落到趙云松手里。

姬月道:“這是北海玄冰和幽州鐵樹煉制的辟地梭,能夠斂息藏形,只有土木靈根的修士才能駕馭著它在地下穿行,送你了?!?/p>

趙云松道謝之后把辟地梭收入儲物戒,突然想到一件事,連忙沖半空的姬月拱手說:“前輩這是打算到何處去?”開玩笑,把這么一個睡了兩千多年的上古修士突然放出來,天知道她會不會對現代的人視如妖魅大開殺戒?

姬月一雙美目如幽深的潭水,晦暗難明。半晌才幽幽嘆道:“不知如今世間姬姓族人都分封在何處?”

趙云松愕然,很快回過神來說:“自前輩隱沒之后,華夏大地幾經治亂,已經度過了兩千多個春秋。方今世界呼吁人權,提倡人人平等,就算是修真門派之內,也沒聽說過以姬姓為貴的事了?!比缓蠡撕靡粫汗Ψ蚋г麓笾轮v述了如今的世界大環境,并且告訴她,姬姓雖為上古八大姓之一,尊貴無比,但是如今已經極其罕見,很多人甚至一輩子都不知道有這個姓。

姬月聽著趙云松說起如今凡人社會依靠科技帶來的種種便利,不禁悠然神往,落下來走到他面前說:“你看我到貴府借住一段時日如何?”

趙云松:“……”

也不見姬月駕馭什么法寶,就那樣一襲廣袖長裙,憑虛御風,悠哉悠哉地與踏著疾風陣旗的趙云松并肩向秦州市的方向飛去。呼思爾與肩頭的小靈貓大眼瞪小眼,也追了上去。

趙云松:“不知前輩如何稱呼?”

姬月:“我現在修為只比你高了一個階位,不用叫我前輩。至于我的名字……一別多年,也不知當年的仇人還有幾個留在此方世界……”她目光凝視著遠方,似乎又回到了那個戰亂頻仍的年代,沉吟半晌,喃喃道:“北風其喈,雨雪其霏,惠而好我,攜手同歸……以后我的名字就叫許霏吧?!?/p>

趙云松:“許霏姐,我住的地方其實很小,如果您不介意,倒是可以跟對面兩個女孩子住在一起,你看如何?”

許霏:“行吧,你看著辦就是?!?/p>

回到秦州市的時候已經是后半夜三點半了,敲開對面的門,兩個女孩一起停下修煉來到客廳,趙云松跟她們介紹:“這是許霏姐,你看能不能讓她暫時住在你這里?”周雪點點頭,示意許霏跟她一起去看房間。趙云松給了許霏一個“你自己解釋的眼神”,說:“我還有事,就先走了哈?!崩瞵摀]揮手:“快走快走!大半夜來敲門,我還以為又有買賣上門了呢!”

趙云松一愣,隨即明白她所說的買賣正是像上次一樣殺了個魔修然后得到一大批贓物的事情,無奈地搖搖頭,出門而去。

來到復印社,鄭佳佳還沒有醒來,趙云松不禁有些擔心。握住她的手輸入神識查探,發現只是心神受驚導致的元氣虧虛,松了口氣,分出一絲真元緩緩輸了進去,鄭佳佳一個呼吸之后眼睛緩緩睜開,看到趙云松竟然絲毫沒有驚訝,兩個人對視半晌,鄭佳佳突然想起了什么,抓住趙云松的手坐起來,環視一圈店里的環境,說:“不是做夢?”

趙云松莞爾,手背貼上她的額頭說:“你現在感覺怎么樣,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鄭佳佳瞇起眼睛,說:“好像沒事,就是有點暈暈的。怎么,發生了什么事?”

趙云松想了想,說:“我傍晚過來的時候,你都累得趴在桌子上睡著了,所以我索性就把你放在這里,沒想到你竟然睡到這個時候才醒。怎么,不記得白天發生什么事了?

鄭佳佳臉一紅,嗔怪道:“你竟然也不叫醒我,難道就這樣一直看著人家睡覺?”她雙手飛快整理著頭發和衣服,抬頭看了一眼墻上的鐘表,驚呼:“我去!都快四點了!”站起來走到門口,看著外面的夜色,不停敲著自己的額頭一遍又一遍說:“我真的不是在做夢?下午我明明不困的啊,怎么就睡了這么久?”

趙云松伸手拉下她不停蹂躪額頭的手指,安慰道:“別想那些無關緊要的事情了,走,我送你回家?!?/p>

關門之前,鄭佳佳轉身看了看桌子旁邊的一大包A4紙,不滿道:“這個王亞軍,竟然沒把紙放進柜子里,下次看到一定好好說說他!”

把鄭佳佳送回家,一個人走在凌晨四點半的寧靜街頭,趙云松仰視著靜謐悠遠的星空,感受著撲面而來的清爽夜風,回想著最近經歷的生死斗法,只覺修真的生活與以往平靜如水的日子相比,多了許多新奇和精彩,雖然偶爾也會靠近死亡邊緣,但修士就是在充滿爭斗和未知的經歷中才能一點點成長起來。亂云飛渡又何懼,尸山血海更稱心!

真元在經絡中周流不息,全身的毛孔貪婪地汲取著周圍稀薄的靈氣,趙云松胸懷大暢,忍不住縱身而起,向著隱沒在黑云后的月亮騰空直上,很快,地面上的高樓大廈紛紛變成指頭大小。聚靈陣旗一展,方圓數里的靈氣源源不斷匯集過來,丹田中生氣勃勃,靈氣被飛快地煉化,就這樣在一千米的高空,趙云松憑空虛浮,進入了入定狀態,修為一點點攀升。

方圓數里的靈氣很快被他攫取一空,趙云松真元一催,疾風陣旗見風而漲,非絲非帛的旗面放大得像一張席子托著他換個地方,繼續搜刮靈氣。

一個小時過去,趙云松已經換了五個地方,東邊晨曦初露。下方云霧絲絲縷縷,隱隱看到村舍點點,農田片片,也不知飛到了什么地界。

數里內的靈氣紛紛向他匯聚,數里內的范圍也都在他的神識感應范圍之內。忽然,南方三里外一道遁光忽然闖入,大概是也察覺到了這一帶靈氣的異常,很快放慢速度,神識向這邊掃過來。趙云松退出修煉運起目力看過去,對方是一個御劍飛行的修士,模樣三十歲上下,筑基后期修為。他踏著疾風陣旗飛過去,主動打招呼道:“在下青城弟子趙云松,敢問道兄這是要去哪?”

那修士面無表情打量他幾眼,淡淡地道:“今日陰歷初七,適逢華陰坊市,自然是去看看的?!?/p>

華陰坊市?趙云松心里一動,秦州市向東五十里就是華陰縣,那里正是華山派的腳下。華山派自五代末期陳摶老祖之后名揚天下,修士云集,那里的坊市想必一定大有可看。他最近剛好得了一些有用沒用的東西,不妨也去碰碰運起。于是抱拳道:“不知道兄怎么稱呼?可否同行?”

“天師道弟子何惟方?!焙挝┓矫嫔跃?,也抱拳還禮:“道友能在千米高空頂風入定,想必也是悟性超群之人,正好路上交流一些修煉上的心得,一起去吧!”看來他只是性格嚴肅,并非倚仗修為高就傲慢無禮的那類人。

龍虎山天師道弟子,一向最擅長踏罡步斗、設壇驅靈。何惟一腳下那把玉皇劍,劍身上兩排古樸的篆字透著厚重的土屬性法寶氣息,本身就是一個小型的法壇。站在這樣一把劍上面施展法術,有威力增幅的作用。見趙云松總是好奇地盯著自己腳下玉皇劍上的篆文,何惟一就跟他介紹了一些關于天師道的常識。

上大學的時候,仰慕修仙的趙云松就來過華山。華山號稱天下第一險,群峰如劍戟林立,危崖如斧劈刀削。那時他一介凡人,沿著人工開辟的游道入山二十里,最后在無路可走的落雁峰上放眼眺望,游人如織,并不見一個仙人高道,終于失望而返。

如今身為筑基修士,迎朝陽架長風,直接飛過外圍六七座峰頭,筑基初期的洞明玄光觀察入微,這才發現北斗坪勢如刀削的危崖向外五六丈遠的地方,一個清光流轉的結界入口就那樣靜靜地懸浮在虛空之中。何惟一速度不減,御劍直接飛過去,身形一閃,就消失在結界中。

陰歷初七,華山景區也不再接待游人,趙云松注意到山道上攀爬的都是一些煉氣期的初階修士,所以也放下心來,飛進傳送結界。

下一章連載中
同類熱門
  • 隱靈仙隱靈仙右右狐|仙俠這是一只帶著位面交易的修仙者,看她如何在弱肉強食的修仙世界混的風生水起。本文虛構慢熱,水平有限,不喜勿噴。
  • 天縱遨游天縱遨游醉攬佳人|仙俠都說“穿越者牛逼不解釋”,可是許天穿越之后,不但不牛逼,還是一個傻子。一個傻子也就罷了,至少有一個威嚇四方的爹罩著吧,至少有爹好辦事啊??墒撬牡谷恢皇且粋€小村長的酒鬼,一個酒鬼也就罷了,至少也要有一個什么金手指之類的,可是他卻忘記自己是一個穿越過的人,完全融入到這個社會。什么蘿莉、御姐的,和自己通通都沒有關系。好不容易將院長的寶貝給吸收了,結果還被發現,不但寶貝被封印,連他自身也被封印。這世上好像所有倒霉的事情都被他遇到,而這個傻子,卻在某一天發生了變化……(新人新書需要大家的支持,求推薦、點擊、收藏,在這里先謝過啦~)
  • 仙俠師徒戀之封魔仙俠師徒戀之封魔天舍|仙俠從古老的戰場到千百年的修道,他依舊是他,無論是天地有大多,他卻永遠都是那束光芒。而她卻不一樣,從開始她就注定被人嫌棄,而唯有仙道可以成全她,但一切向往,卻在她得到之時慢慢的離去!生于死,誰會在乎,是師徒,還是愛人?誰會珍惜?誰又會執著?
  • 古今一手泡古今一手泡俯瞰上帝|仙俠2015年,命運的轉折點。只是因為,他撿到了一個水晶。三種顏色的水晶,讓他發現了一個秘密。從此,一心想要‘隱居’的宅男王賞,開始了他豐富多彩,花兒滿天飛,金幣滾滾來的生活。每一個宅男成功的背后,都有著無數的——女人!
  • 仙蒞仙蒞米飯丶lin|仙俠小叫花:“花哥……你總說自己是神仙,可是為什么我們還是要討飯啊~”“神仙是神仙,討飯是討飯,我堂堂一個神仙難道就不能討飯了嗎?”小叫花:“那你總該變出個金銀財寶,好讓我們去買它個一斤八兩的肉包子來吧!”“哼!神仙的法力是用來降妖伏魔的,哪里是來變東西的!”“噓!別說了,人都上街了,快哭……快哭,哭的像一點,我現在就裝死……”小叫花:“嗚嗚嗚嗚嗚……至小無依無靠,如今哥哥你又先我而去……做弟弟的該如何活下去……”路人:“好可憐的小孩?!薄笆前?,相公,這兩銀子都給他罷?!薄啊边@是一個關于行乞的故事……停停?!üP誤)這是一個關于神仙的故事……“那為什么不變出金銀財寶來啊……”“就你話多!”
  • 修真之理想國修真之理想國工部小木|仙俠那一天,我搖動所有的經桶,不為超度,只為觸摸你的指尖;那一年,在山路匍匐,不為覲見,只為貼著你的溫暖;那一次次的轉山,不為修來世,只為途中與你相見?!獋}央嘉措修真者是神通廣大的,但也無法憑借肉身離開星球,橫渡宇宙??墒?,這是一個即將毀滅的星球,不離開,只有死路一條。修真者們聯合了起來,他們會想出什么辦法離開星球?他們能否成功?他們又能去向哪里?而本書的主角衛戈,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從地球轉世到這個世界。背負著一段刻骨銘心愛情的他,又該何去何從……
  • 瘋狂的靈天師瘋狂的靈天師十一琉|仙俠當奚楓是一名普通修士時,他是天才中的天才,令得那些自詡天才的修士們全都黯然失色。當奚楓換上一張陌生的假面時,他是一名瘋狂的靈天師,對敵人殺伐果斷,毫不留情,令敵人聞風喪膽,但不論是誰都無法在事后尋到他的蹤跡,而且,整個仙靈大陸最強的三大宗門都在以天價懸賞他的行蹤。而奚楓要做的就是,讓敵人全都跪伏在他的面前顫抖!
  • 乞丐與妃子乞丐與妃子才舊|仙俠瘋子佳節不做樂,乞丐爛橋獨奏歌。不問天宮紅顏在,訣別一曲誰來合。
  • 十老抬棺十老抬棺主公曉一回|仙俠17歲少年賈壁半夜睡不著突然起來去海邊晨跑偶遇十個老頭迎面而來,陰風陣陣,硬著頭皮路過,驀然回首,十個老頭肩上卻是一個巨大的棺材。接下來陽氣鼎盛的除夕卻遭遇鬼打墻,遇見神秘組織,未知的力量沖著十老抬棺而來,危機越大收獲越大,年少的主人公是唯一的見證人。被陰間,身著深藍衣服的高手,神秘組織,甚至傳說中的修真門派.....PS:這將是一本章節字數平均2500字的小說,雖然剛剛開始寫作,但我賭上一個男人的尊嚴來保證這本小說絕對不會太監。所有各位喜歡本書的書友能收藏的收藏,有多余的推薦票就推薦下,感激不盡。
  • 蓋世邪神蓋世邪神菩提煮師|仙俠跳出三界外,不在六道中。何為邪?無是非,無黑白,無我無他!正道非正,邪道非邪,正邪只在一念之間。邪,便一邪成神,殺,便殺盡天下該殺之人,我命本由我,無人能改之!
升利配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