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陸/注冊
第24章 千面魔君

“是我!”

眾人望去,來者一身黑衣,卻戴著十分恐怖雙目滴血面具,聲音沙啞,宋公明細細觀察,覺得這人有三分面熟,只是時間久遠無法想起,丑面大漢臉頰上汗流不止,心中的恐懼己經刻在臉上,驚恐道,“放開我,我不想死,快放開我!”

瞬息間,丑面大漢殘叫著,雙手捂住雙眼,那血從手指間滴出,不出片刻,便躺在地上停止了動作。

眾人大吃一驚,明明未做一舉一動,卻結束了人的性命。

宋公明終于從深遠的記憶中找到了與之相符的人:千面魔君,據傳言,千面魔君帶什么的面具就讓人什么樣的死法。

“交出鏢物,可免一死?!?/p>

宋研小聲道,“爹,不可,鏢物不可交……”

剎那間,吳一凡急步奔出,宋公明擲銅錢飛出,只見一物閃過銅錢,直追宋研,吳一凡步法雖妙,但那細小之物靈性十足,急追不放。

一陣優雅之聲由遠而近,仿佛克制細小之物,細小之物頓時化為塵埃消失了。

“優雅山莊,優雅公子!”

“這代千面魔頭競以蠱示人,我想看看面具下你的樣子,不知魔頭賞臉否?”

千面魔君沙啞笑道,“等我取了鏢物,讓你見一見我的真容又何妨?!?/p>

優雅公子緩聲道,“這鏢你劫不得?!?/p>

千面魔君手輕摸下面孔,面孔變成了一種詭異的笑,緊接著一位鏢師倒地,那臉上掛著笑,無聲息的死去,眾人驚慌,宋公明何時受過這等窩囊氣,質問道,“在下未免太過份了吧!”

“過份?”千面魔君依舊沙啞道,“你接下斷頭錢,就己經是死人了,讓你多活一日,好象很不大情愿的樣子?!?/p>

宋公明疾手急射,五連法己經是極限,一排石頭力道各不一,虛實難辨,當年隨手交他此招的神秘人,此招手法有九,虛實偽真,神鬼莫辯,只教他一招,怕惹下殺身之禍,千面魔君陰爪手一出,抓住石頭來招借力打力,輕易化解攻勢,冷笑道,“形似神不似,說,這招何處學得?”

宋研氣道,“為什么要告訴你,哼……”

宋公明心中苦不堪言,對手實力強大,隨即抱拳道,“我說出,可放行?”

“你說與不說,重要嗎?”千面魔君失去了耐心,出手即是殺招,優雅公子并沒出手阻止。

吳一凡踏步而上,怒道,“江湖難不成是你一人的江湖,既然武林無路可尋,那我就走自己的路,我的規矩便是江湖的規矩!”

“你是何人?”千面魔君質問道。

吳一凡出手便要傾盡全力,生硬的步法慢慢讓必勝占據了,心無雜念,方能小成,步法悠然,千面魔君不記得江湖新秀中何時冒出這號人物,不過,在他眼中,此人口出狂言,步法再玄妙,也只是他手下的敗將,一招,白凈的手寒氣逼人,有種虐殺的快感,然而,他落空了,對手的身法了得,寒氣頓增,只要擊中,寒勁氣加上特配的蠱毒,對手定會痛苦萬分。

可惜,吳一凡怒火攻心,激發潛能,雖傷勢多幾分,卻渾然不知,掌法一出。

雙掌相對,一寒一陽剛,千面魔君沒料到吳一凡會拼出內傷一搏,這一招,寒勁氣帶著蠱毒回到了自己身體,一口寒血噴出,他無法戀戰,此蠱毒無解藥,他從未想過自己中了自己的蠱毒,心里便生了退意。

一旁的眾人驚呆了,優雅公子生了結交之心,但他尊貴的身份不容他有半分屈尊結交,他有種想試試這位名不經傳的同齡人,算了,胡家莊的事未解決,不易節外生枝,隨著千面魔君負傷而去。

宋研一句說不出口,異樣看著吳一凡,似乎她從來未真正的認識過這男子,心中的波瀾一時半刻無法言表。

吳一凡自己只是吐盡心中的郁氣,他從未想過高調的囂張,只是覺得這江湖,這武林憑什么以資格論英雄,憑什么以貴賤決定生死,他目光中升起了奮斗的目標,那年,我在江湖,不曾后悔,不曾氣餒,我的路,你不懂。

宋公明只是猜測吳一凡出身非凡,他只想順利壓完這鏢,那塊天下第一鏢的匾就非他莫屬了。

吳一凡策馬開路,前方卻是落腳的地方,三三兩兩人進進出出,看到鏢旗時,也有人頓生邪念。

一個奇怪的人,穿著打扮甚是怪異,也不理會吳一凡等人愿意不愿意便拼到一桌上,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你不應該坐這里?!眳且环部吹搅藲?。

那人喝口酒,問道,“我應該坐哪里?”

“這里人并不多?!?/p>

那人吃口肉,講道,“是不多?!?/p>

吳一凡問道,“一個人,不會用劍,卻帶把劍在身邊?!?/p>

那人笑道,“我以為你喜歡,其實我最擅長用毒?!?/p>

宋研欲開口,卻被宋公明制止了。

吳一凡笑了笑,不言語。

那人也不講話,該喝酒便大口喝,該吃肉便大口吃,并不著急。

吳一凡起身上了二層閣樓,那人并無任何阻攔,他笑了下,講道,“你很像一個人?!?/p>

那人停下所有的動作,嚴肅道,“很像說明我還不是他,你為什么不說他象我?”

“看來你只是給自己找個動手的理由?!?/p>

那人笑道,“你又給我一個不動手的理由,我只是來謝謝你,這把劍送給你?!?/p>

“謝謝!”

那人離開了,宋研好奇道,“他是誰?你們認識?”

吳一凡平靜道,“千面魔君!”

宋研不懂,正要問卻發現吳一凡進房休息,只好問宋公明,“爹,他們說什么為何我不明白?”

“我也不明白,他有自己的路,女兒,剛才那人極厲害,有殺氣,卻被他三言兩語化為無形,研兒,不要對他產生好奇?!?/p>

宋研點了點頭,但目光一直看著二層樓閣。

吳一凡早看出這劍眼熟,仔細看才發現這是于馨兒父親珍愛之劍,再見此物只能睹物思人,難道馨兒有危險?他自己也不知為什么這樣迫切想找一個人,該離開了。有時他想,天書是不是陰謀,無法解開,武林中真有傳言:天書出,浩劫現。

打開天書,無名口訣不慬,反復練習只有些脹痛,還有九式手法,也無法模擬,沒有實力,懷中有天書又如何?

下一章連載中
同類熱門
  • 應龍少年志應龍少年志龍辰絕戀|武俠主角是一個身世迷離的少年,體內似乎有不可控的神秘力量。作為一個亂世中的神秘人物,能否拯救時空,解救現世東漢?
  • 武俠群英召喚錄武俠群英召喚錄張曦Zlex|武俠主角受到各個武俠人物的心愿召喚,來到了武俠的世界,在幫助完成各個武俠群英的心愿,收集【命格】的同時,也習得了各門派的武功絕學,成為了傳說中的一代豪俠……
  • 江湖事,江湖了江湖事,江湖了蕭陌然|武俠這是一把劍和武林的故事,有人的地方便是江湖,有江湖的地方便會有紛爭。
  • 俠武正道俠武正道縷風|武俠武,是什么?俠,又為何物?一身俠武,立于今世,又有何作為!
  • 石馬鎖鑰劍石馬鎖鑰劍建南山人|武俠《石馬鎖鑰劍》作者:【建南山人】向光輝楔子(曠世奇緣)石馬對石鼓,金銀五萬五。若想破此鼓,鎖鑰雙劍出。誰人能識破,買下重慶府。家住指拇石,腳踏大龍灘。手提銅鑼錘,打破石穿山。闖王過木城,財寶留萬千。有緣人覓得,石馬鎖鑰劍。穿山月似鉤,神鷹鳴啾啾。日照生紫煙,石鼓一線箭。雄劍將軍守,雌劍女兒溝。奇寶緣獲者,誓從闖王志。滅明反清寇,江山秀千秋。江湖中流傳著這樣幾句順口溜,給世人留下了許多好奇和難解之謎。這幾句的大意是:在鄂西利川建南鎮境內的石馬山和石鼓山之間,隱埋秘藏著大量的金銀財寶。傳說中這批寶藏要獲得兩柄雌雄鎖鑰劍方能打開,尋得這批寶藏后便能富可敵國買下整個重慶州府。是誰留下的這批寶藏呢?
  • 邪客行邪客行殤城血|武俠若這世間病入沉珂,我愿舉一場焚天業火,天既不道,我以我道仗劍替天行
  • 縱橫天下之天殘地缺縱橫天下之天殘地缺遠紅|武俠這是一門奇異的功夫,不同的人修習了后有不同的能力,有為一已之私利而無限地滿足自己的欲望的,有為自己受到非人的折磨而報復尋仇的,有為人世間不公平而四處游走匡扶正義的,詛咒,血腥,愚昧,欲望,癡情,上當,斗智,奇幻,瘋狂,靈魂無可依托,為尋找自己的自由之身,歷經千辛萬苦,仍然不離不棄。。。
  • 夢網江湖夢網江湖那時藍風.CS|武俠胡見藍意外的卷入一場江湖紛爭,從此步入一個接一個的陷阱。美人如夢,相思如網。他雖屢獲奇遇,卻一路兇險,一路驚魂,每一步都走得奇詭波折,匪夷所思。魅眼是什么?父母離奇失蹤的背后,又隱藏著什么驚人的秘密?流傳千年的寶藏傳說,攪動怎樣的風云變幻?血雨腥風的江湖,卻看“賤男”如何縱橫捭闔,擁美同行!本書又名《賤男的江湖》,歡迎圍觀,歡迎拍磚!
  • 刀劍斗江湖刀劍斗江湖撲克臉的憂傷|武俠刀與劍的快意恩仇,愛與恨的纏綿悱惻,劍未備妥,出門已是滿城風雨。
  • 不一樣的風云不一樣的風云兮徊徘|武俠反了你們了。雄霸,在你滅我霍家滿門時就已經種下殺心了。
升利配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