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陸/注冊
第486章 梭磷銀焰

“見過前輩,不知前輩如何稱呼?”

深吸一口氣,林敬修盡量讓自己心態恢復平靜,略一拱手的向著鶴發童顏的老者說道。

老者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不過只是一閃而逝,然后一擺手:“老夫的名號已經數百年未曾提起過了,你稱老夫禹宗師便可?!?/p>

宗師?靈藥閣居然會派一位靈嬰級別的煉丹宗師。要知道,即便是在靈藥閣,煉丹宗師雙手可數的,而靈嬰道君,絕對是超過雙手之數。

“你剛才使用的可是熔銀戈,老夫記得那是江楓師侄的隨身法寶吧!”

還不待林敬修說話,禹姓老者便雙眼一瞇,聲音也變得冰冷起來。仿佛只要林敬修的回答有一言不合他意,便會立即動手。

“是又如何?不是又當如何?”

林敬修臉色絲毫不變,似乎并不畏懼眼前這位跺跺腳大地都要抖上三抖的靈嬰道君。

“也對,無論如何,你今天也離不開這里!”對于林敬修的無理,禹姓老者臉上的笑意反而更濃。

“青蓮化焰決——木生火”

林敬修不再說話,他與靈藥閣之間的恩怨已經不是三言兩語可以化解的了,多說也是無益。如今的情況,如何保住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青蓮化身雖然只是丹靈初期,但已臻至初期頂峰,此刻雖不能恢復全部實力,但也能發揮出七八成了,當然,這中間還有剛才他吞下去大量靈丹的緣故。

屈指一彈,落鳳鼎、天地陰陽扇分別落在雙手之上,同時腳下輕點,先前接近虛幻的九品青蓮再次變得凝實起來。

面對貨真價實的靈嬰道君,他可是絲毫不敢大意,更別說是扮豬吃老虎了,那都是毫無意義的。

“火木雙屬性靈力貫通轉化,不知是功法的緣故還是傳承靈焰的能力?不過這靈力又是如何而來呢?”

對于林敬修的動作,禹姓老者絲毫沒有要阻止的意思。不過察覺到林敬修身上暴漲的氣勢后,口中說道。像是在詢問林敬修,又像是喃喃自語。任他活了數百年之久,也猜不到林敬修體內有著青蓮化身的存在。畢竟身外化身之術,即便是靈嬰道君也鮮有練成的。

“鼎震天下”

反手一推,落鳳鼎直直飛出且迎風而漲,一圈圈無形波紋向四周瘋狂蔓延。

禹姓老者袖口一甩,一道金色圓環飛出,在四周布下一層金色光幕,任由那波紋如何攻擊始終無法撼動。

林敬修冷笑一聲,也不見他有多余的動作,原本無形的波紋瞬間化為赤焰般的紅色。內斂,狂暴的氣息絲毫不加以掩飾,然后猶如巨浪般一次又一次的撞擊在金色光幕之上。

禹姓老者的臉色第一次有了變化,原本巍然不動的金色光幕開始變暗。

隨即沖著頭頂上的金色圓環搖搖一指,原本靜止的金色圓環頓時旋轉起來,那些猶如巨浪的赤焰波紋還未靠近,便被借力打力般的推了出去。

見防御無恙后,禹姓老者再一次出手。嘴巴一張,一道銀色光芒飛射而出,最終化為銀色古鏡。

銀色古鏡虛空一晃,一道銀色火焰光柱噴射而出。

那些仿若巨浪的赤焰波紋毫無反應,便被銀色火焰光柱貫穿,并且直直的向著落鳳鼎飛去,連林敬修都沒來得及反應。

那銀色火焰不知是何種火焰,落鳳鼎之上的赤焰完全無視,直直的擊中落鳳鼎的本體上。

想象中的碰撞聲并沒有出現,一接觸落鳳鼎,銀色火焰便迅速蔓延,一副要將落鳳鼎完全包裹的架勢。

林敬修微微一愣,只是抬起的手還未來得及有所行動,一絲絲驚愕便瞬間爬上了他的臉,他與落鳳鼎之間的聯系居然在減弱。要知道落鳳鼎乃是他心神相連的本命法寶,如果換做其他法寶,恐怕瞬間便斷了聯系。

如此想著,腳下九品青蓮閃爍,帶著他瞬間來到落鳳鼎的上方。雙手探出,一團金焰覆蓋其上,直直的向著銀色火焰抓去。

雖然不知道那銀色火焰是何靈焰,但其對于法寶的克制十分明顯,因此沒有再動用法寶,而是直接融合了兩種丹焰。

兩種靈焰一接觸,便猶如冰雪遇見沸水般,發出“滋滋……”的聲響。

“咦?”

對于梭磷銀焰的威力,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此靈焰乃是他根據靈藥閣傳承靈焰而領悟出來的,其具備的乃是貨真價實的空間之力。要知道,即便是靈嬰道君也不具備空間之力,唯有靈嬰后期方才領悟一絲皮毛,由此可知梭磷銀焰的威力。

當初也正是因為修煉梭磷銀焰,消耗了百余年的時間,讓他的修為一直停留在靈嬰初期。即便如此,他的身份在靈藥閣也是僅次于閣主和大長老的存在,此次出關純粹是奔著林敬修身上的傳承靈焰而來。

“不過也就到此為止了!”

禹宗師收回目光,如果對方祭出的是傳承靈焰,他或許還會忌憚一二,但此刻這金焰顯然不是。嘴唇微微一動,依附在落鳳鼎上的梭磷銀焰光芒大盛,原本處于僵持狀態的金焰所有防御瞬間瓦解。

林敬修身體一顫,顧不得嘴角溢出的血跡,頓時化為一道火焰流光直直的沒入大開的落鳳鼎之內。與此同時,落鳳鼎之上燃燒的赤焰也轉化為金焰,試圖再次抵擋梭磷銀焰。

只見兩者之間的差距顯然很大,金焰雖威力暴漲,但依舊不能完全抵擋。梭磷銀焰一點點的蠶食著落鳳鼎,而只要落鳳鼎完全被梭磷銀焰所覆蓋,此寶就是立刻易主。

“砰”

不過就在落鳳鼎即將被梭磷銀焰所覆蓋時,猛地傳出一聲巨響,一朵燦爛的金色蘑菇云升騰而起,原本巨大的丹鼎化為漫天金焰,然后再化為朵朵金焰蓮花。

除了顏色之外,與先前的九品青蓮倒是十分相似。

金焰蓮花突破了梭磷銀焰的控制后,立刻朝著不同方向激射而去,眨眼便拉開了數十米的距離。

“哼”

見此,禹宗師冷哼一聲,一層層魚鱗般的波紋向四周蔓延而去。如此肆無忌憚的對同為煉丹宗師的林敬修使用靈識攻擊,顯然是對自己的靈識之力有著極大的信心。

果然,激射而出的金焰蓮花一接觸到波紋便“轟”的一聲潰散開來。

林敬修自知無法抵擋,再次現出身影,不過其身上血光涌動,雙手不斷地捏動靈決,似乎在施展什么靈術一般。

“鳳翔九天”

禹宗師剛欲有所行動,林敬修便猶如一只血色火鳥騰空而起,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下一章連載中
同類熱門
  • 暗影異界重生暗影異界重生暗影衛|玄幻我講的就是再不好,你也不能當著我面前大模大樣的睡覺吧!睡就睡吧!口水流了滿桌也就罷了,我也可以裝作沒看見,可你那呼嚕聲能不能再小一點???這聲音!恐怕就連隔壁的班級都能聽的清清楚楚了!這種情況如果她再裝作無視,以后可就真的不能在這學院混下去了。---------------------------------------------------------------------------------------這是一個史上最強保鏢的異界重生故事,當然也是一部比較輕松的爽文!
  • 混在魔法界混在魔法界唐僧也寂寞|玄幻想知道中國人為什么沒有人拿到過諾貝爾獎嗎?看了前面幾章你就會明白!想知道你為什么學了那么多年外語還沒學好嗎?看了前面幾章你就恍然大悟!人生不如意,何不書中游?跟著主角,一個生活潦倒,事業剛剛有點起色的國際槍手,一起去異世利用現代科技與魔法界的強者們一決高下。汝劍利,吾劍何嘗不利!
  • 破鈞仙路破鈞仙路炎黃子BZ|玄幻大神們都在玩電腦,某人穿越也變成了坑爹事,一個老實巴交的小子,原本從不被人看好。卻因某坑貨的出現,從此踏上修線路。并且,莫名其妙的扛上了破界稱尊的重擔……茫茫修仙路難行,唯有破軍是稱尊!
  • 麒麟血竭麒麟血竭西野圭儂|玄幻血竭原植物,木高數丈,婆娑可愛。其脂液從木中流出,滴下如膠飴狀,久而堅凝,乃成竭,赤作血色,采無時?!短票静荨房缭角甑氖兰o之謎,等你揭開。
  • 凱伊之主凱伊之主末落天平|玄幻凱伊大陸,這個世界充滿著神魔之間的斗爭,而在這無數的淵源之中卻誕生了神魔之間愛情的結晶——安特。這是一個神魔互相仇視的世界,禁忌的血緣,注定了無法被接納的結局?!热簧衲Ф既莶幌挛?,——那我便自立為王。大陸之主,與神爭,與魔爭。
  • 魂轉仙靈魂轉仙靈一念天海|玄幻仙靈大陸乃是異世大陸,無魔卻有妖,無法師卻有馭靈者。馭靈師,有靈種之類人也,能以強者之力席卷天下,包舉宇內,囊括四海,哪聽的那妖言惑眾,危害蒼生?
  • 幽藍羽圣國之詩幽藍羽圣國之詩我名鬼妖|玄幻如果與眾不懂,是否注定廢物。我就是想去走沒人走的哪一條路。而這條路的盡頭會是什么。眼前我所看到的,將讓我從這一刻起,必須走上世界的巔峰。
  • 罪囚大陸罪囚大陸路耳|玄幻在蒼茫的海面上,天空烏黑一片,水天一色,仿佛要融入彼此。在海天之間,空中漂浮著一個青衫青年和一個黑袍青年,他們彼此對峙著,在他們的背后依約可見有兩片大陸的影子,兩片大陸上的修士全都將心神放在他們身上。所有人都在期待著一場宿命之戰,除了這兩個主角。片刻后,黑袍青年忽然笑著說道:“林子,我不想打了?!鼻嗌狼嗄暾f道:“這不是宿命之戰嗎?”黑袍青年笑道:“對于兩個不信命的天命之子,宿命對于我們有說服力嗎?”然后,他們相視一笑。沖向對方.......
  • 帝靈泣帝靈泣無心有淚|玄幻幸好小時候是父母親將我抱了回來,不然我就不能和哥哥一起長大啦。傻丫頭,哥哥會一直陪著你的。只是哥哥嗎?......我會一直在你身前,為你遮風擋雨,替你殺盡天下敵。我也會一直陪在你身旁,那一曲霓裳,只為君來跳。......喂,混小子,還好你當初不識抬舉,不然今天也不會栽到本姑娘手上,嘻嘻!是啊,是啊,瘋子被你這瘋丫頭征服了。征服?嘿嘿,我喜歡這個說法!.......
  • 吃貨天尊吃貨天尊得閑盞茶|玄幻穿越異世,變身廢材胖子,看胖子華麗逆襲。胖子豪言:別人修煉數十載,抵不上我吃上一整晚!如何才能成圣稱尊?吃貨告訴你:吃的更多,吃的更飽,吃的更好!
升利配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