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陸/注冊

第30章 早產

齊妙前世并沒有陪伴小姑子的經歷,家里也沒有姊妹,寢室里的姐妹們相處的也融洽的很,哪里就有面前這倆這么難纏?她一直都沉寡言由著兩個小姑子一唱一和,直等他們說累了要告辭了,才松了口氣。

果真這倆人是遺傳了張氏,刁鉆刻薄不說,還很不講理,她們倆面上是來與新嫂拉近關系,實際卻是來探聽沁園消息的。

齊妙與愛蓮和碧苑將人送到院門前,那兩個還不忘了回頭道:“二嫂到底是出身將門,陪嫁必定不少吧?瞧這園子里的人月例銀子都不用從公中出了,就知道齊將軍必定是給了不少的銀子?!?/p>

真是忍夠了!

“是啊?!饼R妙微笑著道:“我爹雖是武將,俸祿沒有多少,可是家里有一些祖產,我繼母也有些銀子,此番出閣給我陪嫁了一大半,一生衣食無憂是足夠了。我也與我爹說‘銀子都給了我,你們可怎么夠呢?!业鶇s說,最疼愛的就是我,只希望我過好日子,旁的都不用我理會。如今我看兩位妹妹也到了說親的年齡吧?將來出閣時讓婆母也照著‘一生衣食無憂’的程度來給你們預備,我想婆母那么愛護你們,定然應允的?!?/p>

碧苑聽齊妙這樣說,眼睛都直了。好好的如此炫耀真的好嗎?

而那兩個狠狠的瞪她一眼才走。

齊妙揉著額頭,扶住愛蓮的手臂夸張的道:“與她們那樣繞彎子說話真是太累了,沒的浪費了我多少精力,晚上要多吃多少才補的回來?!?/p>

愛蓮被逗的噗嗤笑了,這位夫人比意想之中的要容易相處的多。

白希云的身體現在是齊妙的心病,此時白希云尚在休息,是以她也不急著回房,就先去了小廚房單獨開辟了熬藥用的屋子。將今晚預備藥膳要用的藥材先行預備下。

正忙著,卻忽然聽見院子里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愛蓮,夫人呢?!”

“夫人在小廚房?!?/p>

緊接著就見碧苑沖了進來,見了面行禮都顧不上,拉著齊妙道:“夫人不好了!才剛將軍府里來人傳話,說是大小姐今日摔了一跤,動了胎氣,如今怕是不好!將軍說讓您趕緊去梅翰林府上,否則恐怕……”

后頭的話沒說出口,碧苑的眼淚就已經先涌了上來。

齊妙的腦袋嗡的一聲響。其實她與大姐齊好目前為止只是陌生人??墒沁@具身體仿佛有自己的意識一般,心都已經狂跳起來。翻找回憶,齊妙就理解了原主對大姐的感情何來,也將那部分關于齊好的記憶原封不動的融入到自己的感情中。

他們的生母是她年幼時去的。她與大姐齊好差了四歲。

別看只差了四歲,齊好卻一直小大人一樣的照顧她。在苗氏進門后,長久以來姐妹倆都是相依為命,彼此是彼此的依靠。

后來大姐被父親嫁給了梅翰林的長子梅若莘,別看姐夫名字秀稚的像個女人,可實質上他卻是個孔武有力的癡傻人兒。據說是年少時吃藥吃壞了腦子,到現在智力還仿若稚齡孩童。

大姐雖不是生的多么才華驚人樣貌出眾,可嫁給一個到二十五才討到老婆,長得像頭熊卻孩子氣的男人,也絕對是暴殄天物了。

然而這樣的親事,他們的好父親偏偏同意了!

之后她也見過大姐幾次。見她雖然要如老媽子一般照顧丈夫,可是梅若莘雖然傻,對大姐卻十分依賴。

她之前就想,如果不理會旁人怎么說,與一個單純的傻子活一輩子,至少大姐不會受氣吧?至少傻子不會還變心吧?不會將自己的兒女當做籌碼來換取自己的高升吧?

她出閣前,齊好身孕近九個月,即將臨盆了。

苗氏就是利用齊好的身孕來威脅她,逼著她代替齊婥嫁給白希云的。

齊妙的記憶融入腦?;匚兑环膊贿^眨眼之間,將涌上的眼淚逼回去,齊妙吩咐道:“去備車,還有,不要驚動世子了,世子在睡,冰蓮和問蓮留下服侍世子,待會兒是自起身了就告訴他一聲,說我去梅翰林府上了?!?/p>

摘了圍裙放在桌上,齊妙快走了兩步又停下,道:“愛蓮和碧苑跟我同去吧。玉蓮也留下?!?/p>

“是,夫人?!?/p>

愛蓮和碧苑一左一右的陪著齊妙出來,上了轎子飛快的往府門前去,早就已經有粗使的丫頭來報了信兒,就連朱輪華蓋的藍幄馬車都預備好了。

齊妙點了兩名護院,一名車夫,愛蓮和碧苑跟在馬車兩旁,一行就飛速的往梅翰林府上而去。

齊妙的馬車剛剛拐出街角,就有個做小廝打扮的年輕小子從大門前石獅子由頭探出半個腦袋來,想了想,就進了府去了外院。

外院的書房中,白永春正在更衣,隨身服侍的小廝替他換了一身深藍色的錦緞直裰,又跪下服侍他穿鞋。

門前探頭探腦的那小廝就進了門來,行禮諂媚道:“侯爺,才剛世子夫人的馬車已經出府了?!?/p>

白永春聞言眉開眼笑,道:“好。很好。去備馬,不要聲張,待會兒就你們倆跟著我出去,其余人哪里就不必要告訴我出門去的事兒了?!?/p>

“是?!蹦切P飛奔著出去備馬。

白永春扣上藍寶石的帶扣,將一把匕首斜挎在腰間,又對著西洋美人鏡照了照。

身旁小廝奉承道:“侯爺英姿不減當年,依舊是玉樹臨風倜儻瀟灑?!?/p>

“這還用你說?”白永春對自己的外貌素來是十分自信的,見時辰差不多了,就快步出門,騎著馬飛奔而去。

%

齊妙這廂坐在馬車里,聽著吱嘎吱嘎的車轅滾動聲,心里十分焦急煩躁。這個年代最快的交通工具應該是騎馬吧?可惜她不會。就只能乘車。

撩起車簾,齊妙焦急的問:“還有多遠?”

兩名護院沒說話。

車夫道:“夫人,不遠了?!?/p>

“那就加快速度吧。愛蓮,碧苑,你們上來與我同乘,還能快一些?!?/p>

畢竟是趕時間,他們兩個姑娘跟著馬車走,弄個不好還要馬車等他們,沒的拖慢了腳步。

愛蓮和碧苑也清楚,就隨著跳上了車,碧苑到了里頭與齊妙同做,愛蓮則是側坐在車轅。

馬車的速度明顯的快了起來,齊妙就在心里默默的回憶從前診治過的一些動了胎氣的婦人的癥狀,還有醫術上寫過的內容。

如此走了約莫一炷香時間,道路開始顛簸起來。并不似在城中時候那般平坦了。

齊妙撩起車簾往外看去,就見遠處青山碧水,路兩側綠草林蔭,卻是已經出了城,走在了略有些坑洼的官道上。

齊妙心里就突的一跳。

“這是去哪里的路?”

車夫回道:“回世子夫人,梅翰林的長子如今是住在莊子上的,大夫人也是在莊子上出的事兒,是以咱們現在是往城外三十里的莊子去?!?/p>

點點頭,齊妙狐疑的瞇著眼四周打量。

愛蓮面色嚴肅的對齊妙使了個眼色。

齊妙退回了馬車中。

情況似乎不大對。

梅翰林在城外的確是有莊子的,具體在何處她也不知道,不過有莊子倒也是正常事。只是即將臨盆的兒媳婦,至少應該放在就醫方便的城中,在莊子里除非已經養了穩婆和醫婆,否則是很危險的。

“碧苑?!饼R妙壓低聲音以氣音問道:“才剛是誰告訴你我姐姐出事了的?”

碧苑雖然為人老實,卻也不傻,見齊妙面色凝重,就知道必然是有事,也同樣低聲道:“是二門上的一個媽媽來咱們院子里傳話的?!?/p>

二門?

齊妙越加覺得事情蹊蹺了。

正當這時,原本不甚清朗的天空中忽然打了道閃電,隨即悶雷聲大作,暗淡的云光仿佛濃重的墨彩被打翻,漸漸的在天幕上暈染開來。豆大的雨滴先是打在棚頂,一滴密過一滴,竟是傾盆而下。

齊妙撩起窗紗的一角悄然看向外頭,唇角揚起一個笑容,就道:“下雨了,咱們這樣趕路不安全,還是先尋個去處避雨為妙?!?/p>

車夫道:“這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夫人還是忍耐一下吧?!?/p>

愛蓮坐在外頭,身上已經被澆濕,聽聞車夫說的話不對,立即怒聲道:“夫人是千金玉體,萬一染了風寒你能付得起責任嗎?還不聽夫人的吩咐!”

那車夫略想了想,左右看看,正看到了方才齊妙在馬車里看到的方向,“那邊有一座破廟,不如先去避雨,等雨停了再走?!?/p>

“如此甚好?!?/p>

馬車就在路上轉了個彎,轉入了岔路,前行約莫三里地,到了一座破廟跟前。

那破廟年久失修,棚頂的瓦片已經丟了一部分,外面下大雨,廟宇里下小雨,殿內正中間的菩薩泥塑寶相莊嚴,不過背后簾幕破損,還掛了許多的蛛網。

齊妙與碧苑下車,尋了一處干凈所在。

車夫和兩名護衛拴好馬匹也算進了門廊下,只是男女有別,不好往里頭來。

愛蓮和碧苑兩個尋了破碎的桌椅生火,好半天才點起來一堆篝火給齊妙取暖。

齊妙衣裳有些潮濕,鬢角的碎發濕潤后貼在臉上,越發顯得巴掌大的小臉肌膚瑩潤。她在才剛帶來的軟墊上坐下,手中把玩著一跟柴火,道:“侯爺到底吩咐你們將我帶去何處?”

下一章全書完
同類熱門
  • 上古傲夢上古傲夢莫貍追|古言一個游戲,聯通虛擬與現實;一枚護心鏡,讓她看見他的一生??墒怯螒虻囊磺性缫驯辉O定好,而鏡面所反射出來的圖像,并不是真實的東西。千秋霸業亦或兒女情長,到頭來,難道真的只會是一場傲夢嗎?【這僅僅是一個很普通的短篇小故事。(微笑)】請關注《廚娘不為妃》!
  • 云若初蕊云若初蕊戀月兒|古言一段百思不解的夢境,三個各有千秋的男子。面對的強敵竟是前世的情人,愛慕她的翩翩公子也竟是前世的兄
  • 不軌之臣:廢柴國師要翻天不軌之臣:廢柴國師要翻天一步謠|古言她面上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心里卻跟明鏡似的,宅里斗,深宮斗,朝堂斗,其斗無窮其樂也無窮。她一步步地由深閨小姐到一朝國師,一步步地要助他登上皇位。她雖甘為一國之重臣,卻懷不軌之心。到最后,塵封多年的秘密揭開后才曉得,原來他們前塵舊事,不僅僅是這二十年來的互相牽絆,它還遠到很久很久以前,遠到今生來世,生生世世……千年守候,逆天而行,能否換你一世相陪?
  • 緣來如此:拐個相公回現代緣來如此:拐個相公回現代月沫殤|古言因執行任務而乘坐時光機回到幾千年前的寧曉遲,不會知道她人生中所有的意外會在這里發生。莫名其妙的成為了王妃,王爺卻不曾露面?打個架都能牽出一個驚天身份,成為絕世孤女?幾個老頭整天跟在后面跑,害得她連個安寧的飯都不能了?!拔也还苣闶钦l,我只知道你是我的!”某妖孽男摟著少女的腰不放,搖了搖手里的烤雞。某女言笑晏晏地說:“看在你每天給我弄各種吃的份上,那我就勉強收了你吧!”說完,便撲向了烤雞…
  • 媒來掩去媒來掩去呆呆栗|古言清坪鎮上有二女,性格迥異,相貌差異甚大。顧府千金一向被傳貌丑難嫁,可一群莫名而來的媒婆團又是鬧哪樣?貌美的李千金朝那群沒眼色的點痣婆大叫:“你們拜錯府了!”可是那些大嬸沒看她半眼,直把顧府的大門給壓倒了。......
  • 郡主狂傲,皇上請拜倒郡主狂傲,皇上請拜倒紅杉蛇|古言聯姻?本郡主才不嫁給糟老頭,分分鐘帶著烤兔子光明正大的逃婚。喂喂喂有木有搞錯,說好的糟老頭怎么變成小鮮肉了!道聽途說,皇甫帝王冷血無情,喂喂喂有木有搞錯,現在在我旁邊笑得跟一只狐貍似的是誰!“小冉冉~朕餓了~”“給你!”舒曉冉拿起盤中糕點往某皇帝嘴里一塞。某皇帝不開心了:“朕不要吃糕點?!薄澳悄阋允裁?!”“朕要吃……你!”“喂!拿開你的咸豬手!啊啊啊啊??!”第二天,某皇帝鎮定地帶著巴掌印走上了朝堂。下面的老頭子們都嚇壞了。一對一,女主可腹黑可冷血,金牌偷手卻偷走了帝王之心。男主唯對一人小孩子氣,江山神馬的都不及美人一笑,最愛干的事情就是吃!豆!腐!
  • 白一研白一研王曄婷|古言在二十一世紀被自己最疼愛的妹妹給殺害,一朝穿越變成土匪女兒又遭遇寨子被血洗,一夜之間變成孤女,又被派遣到宮里刺探事情真相……
  • 邪王隔空掠愛,王妃哪里逃邪王隔空掠愛,王妃哪里逃桐歌|古言一朝穿越,竟然成了一個小萌寶的娘親,這是不是很驚悚的事情,不過沒關系,有什么事情是能難得住我二十一世紀王牌特工的。帶著萌寶出賣色相換取錢財的財迷娘親,打皇子,斗嫡妹,她玩的得心應手??墒菫槭裁催@個男人這么的難對付,論腹黑等級,她甘拜下風,論不要臉的功力,她那是小巫見大巫?!褒埳俪?,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殺了你?”某男手牽萌寶,笑得一臉狡黠,“娘子若是下得去手,舍得咱們寶貝沒有爹,那就……動手吧!”且看腹黑穿越女如何帶著萌寶玩轉古代?!厩楣澨摌?,請勿模仿】
  • 權計天下權計天下緣晰|古言一位史詩般傳奇的女人,跌宕起伏的一生。從亡國公主的落魄女兒,到朝廷上的無名小卒,再到皇上命重的傾權宰相,又到后宮中說一不二的寵妃,最后成為母儀天下的太后。九十載春秋,六十年執政,歷經三朝,無數風雨,坐擁這天下的大好河山,成為一只浴火而出的鳳凰。
  • 傾城憐妃:替婚不替身傾城憐妃:替婚不替身葬藍淺淺|古言為什么不論在現代還是在古代她都擺脫不了‘拖油瓶’這三個字眼?是老天在跟自己開了個玩笑,還是真的讓她重生?在古代會比現代幸福嗎?難道自己連個死人都比不上嗎?無故成了兩個國家的王妃,面對兩個不愛自己的丈夫,她該怎么辦!眼看著自己的孩子慘死在自己眼前,她卻無能為力。她暫時的順從只為還他之前欠下的債;但是她不甘屈服命運!她泣,她悲,欲火鳳凰,欲火重生,重生之日,她發誓,從今起她再不會踏入宮廷半步!
升利配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