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陸/注冊
第227章 大結局完

沈云錦轉過頭,點了點頭,跟在顧青身后,快速的送后面離開。

整個戲院內外已經亂作一團。

景御珩人在宮中,但是很快就得到了消息,一時間,只覺得自己三魂七魄都要離體了。

不管夏皇還在說著什么,大步流星的向宮外走去,緊繃的一張臉滿是肅殺之氣,身側的暗衛秉著呼吸,連大氣都不敢出。

心中暗暗后悔,怎么就沒有看好沈云錦。

還沒有走出宮門,景御珩心中焦急,甚至沒有架馬,直接飛身使用輕功向宮外飛身而去。

那名暗衛微微詫異,沒想到一向嚴謹的太子殿下居然會在皇宮里就這么的使用輕功。

太子可以,但是他 不行,只能苦逼的大步跟在后面跑、。

用盡全力,景御珩很快就趕到了戲院,已經有不少人跑了出來,他目光飛快的掃視著,尋找著那道讓他擔憂不已的身影。

“殿下?!币坏缼е耷坏呐曧懫?。

景御珩看向身邊滿臉黑灰的女子,眸子越加冷然:“云錦呢?沈云錦呢?”幾乎是 怒吼出聲。

雪兒被嚇得渾身一顫,一邊哭著一邊說道:“姑娘,姑娘她還沒有出來,我去找了,沒有找到?!?/p>

說完,竟是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景御珩被她哭的心煩,揮手讓她下去,隨后就要進入火光沖天的戲院。

“殿下,現在里面火勢太大了,您不能進去?!币幻敌l見狀擋在他身前,阻攔到。

“滾開?!本坝竦穆曇魤旱煤艿?,仿佛從喉嚨深處擠壓出來的,低沉壓抑,幾欲爆發。

“殿下,屬下進去就好?!蹦敲敌l一咬牙,轉身進了火場,雖然知道可能不能或者出來了,但是不能讓殿下進去。

“還愣著干什么,救火?!本坝衽鹨宦?,隨后不顧人阻攔,進了火場。

現場的人開始救火。

火勢太大,幾乎染紅了半邊天,熱浪汩汩傳來,灼的人皮膚生疼。

遠離戲院的地方,沈云錦身上的的戲服染上了不少灰黑,但是小臉卻是被保護的好好的。

顧青一身狼狽,看著沈云錦,松了一口氣。

“主子,我們快點出城吧,洛神醫已經等在城外了?!鳖櫱嗾f道。

沈云錦點了點頭,二人上了早就準備好了的馬車,快速的往城門口處出去。

馬車上的沈云錦雙手緊緊捏在一起,很是緊張,只要沒有出了這夏城,她就不能安心。

不過事情倒是很順利,馬車順利的出了城。

與此同時,已經被撲滅了的戲院。

景御珩面色陰寒可怖,看著那一副面目全非的尸體,周身冰寒的讓人不敢靠近。

他腳步有些踉蹌,靠近幾步,看著那已經看不出模樣的人,只覺得喉頭一哽。

雪緞,只有宮里才有的布料,基本大部分都被他要走了,用途,自然都是給沈云錦做了衣服。

但是此時,這具尸體的身上,卻是依稀可以看見那沒有被燒盡的雪緞。

景御珩走進幾步,蹲下身,將那已經看不出肌膚的女人服了起來,忽然,他身子一顫,猛地將那焦黑的尸體推到地上,站起身,面色滿是陰狠。

“馬上,封了城門,一個螞蟻都不許放出去?!彼呗曇缓?,身子也在瞬間向著城門的方向而去。

那人……不是云錦。、

城外,馬車一路進了林子,那里,有另一輛馬車正在等著他們。

沈云錦的戲服已經換了下來,但是妝容還未卸,到了地方,匆忙下了馬車,只見不遠處,一個身影佝僂的小老頭正焦急的張望著。

看著那許久未見的人,沈云錦眼眶微紅,大步走了 過去:“師父?!?/p>

洛神醫眸色通紅的看著沈云錦,抬起的手有些顫抖:“哎,丫頭?!?/p>

師徒二人抱在一起,喜悅的氣氛包圍著二人。

洛神醫雖然最近一段時間看上去沒心沒肺的,但是心中擔憂沈云錦的心思卻是不比任何人差,當初聽到沈云錦出事的時候,他幾乎嚇得心臟都快停止了。

好在,好在她沒事。

“師父,我好想你?!鄙蛟棋\憋著嘴,撒嬌似得說道。

洛神醫嘿嘿一笑:“還算你這丫頭有良心?!?/p>

話音剛落,一聲低笑聲響起,似乎在笑沈云錦的孩子氣一般。

沈云錦卻是在聽到小聲的時候,面色倏地僵住,眼中滿是震驚之色,有些僵硬的抬起頭,看向不遠處從馬車上緩緩下來的人,一時間,竟是連呼吸都忘記了,怔怔的看著那人。

男子緩緩下了馬車,眼中滿是炙熱,身影有些微晃,勉強站住身子,看向幾步開外的女子,他只覺得身側的手掌都在顫動。

沈云錦向前幾步,看向那人,眼眶微熱,淚水將眼前的視線模糊,卻依舊模糊不了那道身影。

她快步走了幾步,最后,奔跑起來,用力的撞進吧個溫熱的懷抱。

二人身子貼在一起,皆是一顫,隨后,容瀾手掌微顫,帶著試探性的抱住懷中的人,隨后,越抱越緊4,似乎要將她揉進骨血之中。

沈云錦也是緊緊的抱著他,好似只有這樣,才能感受到彼此,不是做夢,不是臆想。

而是實實在在的,感受到對方的體溫呼吸。

“容瀾?!鄙蛟棋\聲音沙啞,帶著一絲試探。

“阿錦,我在?!比轂懙拖骂^,將臉埋進她的發絲中,用力吸吮屬于她的馨香。

緊繃了一個多月的心情在此時,盡數崩斷,他現在只想抱著懷中的女子,直到天荒地老,也不要在松手。

“阿錦,對不起?!彼穆曇艉艿?,帶著濃濃的歉意和自責。

沈云錦已經嗚咽出聲,不能說話,只得一個勁兒的搖頭。

顧青看著相擁在一起的二人,嘴角微微勾起。

洛神醫則是撇著嘴,一臉的不樂意,但是眼中的喜色卻是怎么也掩飾不了。

就在二人緊緊相擁的時候,遠處,馬蹄聲響起。

沈云錦心中一慌,回過頭,看向那人群中央的人,心下微沉。

馬車上,她已經聽到了顧青的計劃,但是沒想到,景御珩居然能猜到那人不是她,更加沒想到,他居然這么快就追過來了。

遠遠的,看著相擁在一起的二人,景御珩的眼睛被狠狠的刺痛,心臟里似乎插了一把刀,用力的攪著,疼的他不能呼吸。

“容瀾,你還真是好本事?!彼廁v的看向容瀾。

容瀾毫不示弱的抬起頭,目光森冷薄涼:“景太子也是好本事,設了那么一場局?!?/p>

想起景御珩的所作所為,他就恨不得殺了他。

景御珩沒有在理會他,而是看向沈云錦:“云錦,你說過,會試著接受我的,跟我回去好不好,現在沈家已經沒有了,楚國,沒有你的立席之地?!彼€在試圖勸說著。

沈云錦眸色微涼:“景御珩,你殺了憐兒,你我之間,隔了一條命?!?/p>

一席話,狠狠的插進景御珩的心里,沒想到,那個女子的命,沈云錦居然這么看重,之前她一直未提,景御珩也絲毫沒有在意。、。

現在看來,不過就是沈云錦為了讓他松懈而故作乖巧。

“云錦,你一直在騙我?”他苦笑一聲。

不是沒有想過沈云錦不過是在用緩兵之計消除他的戒備罷了,但是聽到那一席令人心動的話,他下意識的想要把那當成真話,就算是假的,他也想要當成真的。

因為他幻想著,或許沈云錦真的想要接受他呢?

到最后,幻想,不過還是幻想,不能成真。

沈云錦她,心里始終沒有他。

“騙你又如何?”

景御珩看向那臉色寡淡疏離的女子,苦笑一聲,原來她的笑容,都是偽裝,現在,她連一絲笑意都不愿施舍給他了。

“你們出不了夏國的?!本坝窭淞嗣佳?,說道。

容瀾忽然一笑:“景太子一向這么有自信?”

他輕飄飄的說道。

隨后,附近的林子里,窸窸窣窣的聲音不斷響起,無數人影手持弓箭,對著景御珩等人。

景御珩心下一跳,暗道一聲不好。

“呵,果然是容王,絕不做沒有把我的事,但是,就這幾人,就像出夏國?”

“容家軍雖然人數不多,但是皆是精英,出不出得了夏國我不知,但是,現在就取了景太子的首級,我很有自信?!?/p>

容瀾一字一句的說道。

景御珩臉色已經徹底黑了,容家軍的威名他不是沒聽過,他相信,容瀾有能力在夏國軍隊來之前,殺了他們。

“云錦,若是我執意,你們很難走出夏國,哪怕,是有容家軍?!?/p>

沈云錦忽然粲然一笑,卻不是笑給他的,而是,給她身邊的男人。

“出不去又如何?大不了就是再死一次,不過在這次,不是我一個人?!?/p>

容瀾心下微跳,心底滿上一絲甜甜的感覺,眸色溫柔的看著她,似乎在訴說著生死相隨的誓言。

這一幕深深的刺激到了景御珩,他猛地閉上了眼睛,不忍再看。

好一會,他才緩緩睜開眼,但是腦海中,沈云錦那笑意若是如何也揮之不去。

那樣的笑容,他一輩子也不可能擁有,或許只要沈云錦和他在一起,他覺得,這輩子,她都不會再有那樣粲然的笑容。

“我們,回去?!陛p緩的,帶著一絲疲憊和悲涼的聲音緩緩響起。

話落,深深的看向沈云錦一眼,駕馬快速離去,似乎想要逃離這里一般,好似晚一秒,他就會改變主意。

他沒有辦法繼續逼迫她了,尤其是在她許下必死的決心之后,他有怎么能繼續強迫她呢?

冷冽的寒風刮著他的臉頰,臉上有些濕意,在寒風之下,更加覺得冰冷。

看著忽然離去的景御珩,沈云錦有些微愣,似乎沒想到他居然真的離開了、

容瀾目光幽深的看著那遠去的人,眸色越來越深,最后,收回目光。

“阿錦,我們回家?!?/p>

他笑的溫雅,沈云錦看向他,心中滿滿的滿足感。

眾人迅速撤離,以免景御珩反悔。

馬車上,沈云錦靠在容瀾肩頭,有些納悶。

“他是怎么看出來那人不是我的?”高矮胖瘦明明差不多的。

容瀾摟著女子的手臂微微用力,為她驅寒。

默了一會,才悠悠啟口:“你和孟心憐,個頭差了不到半尺?!?/p>

沈云錦聞言一愣,不過半尺,也會注意到?

不過事情已經過去了,她也不會去糾結了。

但是,現在沈家已經被抄家了,就連她,也是已死之人的身份,會去楚國,恐怕會掀起波瀾。

看著女子微微擰起的眉頭,容瀾忽然一笑,松開她的肩頭,握住她的手,讓她正視著自己,眸色滿是深情。

“容王府,缺個王妃了?!?/p>

輕緩的聲音在馬車里響起,沈云錦微微一愣,隨后才反應過來,微微抿唇,隨后試探性的看向容瀾。

“你……剛剛是在求婚嗎?”

……………………

十二月份,已經是隆冬季節,整個城池都被白色覆蓋,寒冷,卻又美麗。

在這樣的日子里,城中一條街道,卻滿是鮮紅。

喜氣將這冬季的寒冷都驅散了幾分。

坐在梳妝臺前,沈云錦看著鏡子中,那妝容精致的女子,緩緩微笑,那彎起的嘴角好似抹了蜜一般,甜到心里。

“小姐,你真是太美了?!?/p>

一旁的夏羽愣愣的看著面前的女子,雖然一直知道自家主子很美,但是在這么精致的妝容下,更是美得令人窒息。

沈云錦嬌嗔的看了她一眼,笑道:“你這小嘴是越來越甜了?!?/p>

夏羽吐了吐舌頭:“哪有,明明就是實話好吧,容王真是有福氣啊?!?/p>

沈云錦回過頭,看向鏡子中的人,輕嘆一聲。

不過一年光影,竟是發生了這么多事,連帶著,她的命運也轉變了。

有洛神醫在,容瀾的蠱毒已經解了。

當時,全部藥材只剩下無根花這一種。

饒是洛神醫也 沒有想到,那一直尋不得的無根花,根本不是藥材。

而是……

沈云錦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瞬間紅了臉,連帶著脖項都紅了,隨后彎唇一笑,不勝嬌羞。

此花比喻的,不是花朵,而是女人,無根,則是失魂。

他們一直尋不到的無根花,竟是她這異世之魂。

“時辰到了,快點快點,新娘要上花轎了?!遍T外,喜婆的聲音響起。

沈云錦被沈唯君背上了花轎。

從城西上轎,一路敲鑼打鼓的到了容王府。

容瀾一襲紅裝,俊朗非凡,臉上蒼白的病態已經盡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紅潤健康的色澤。

他走上前,掀起轎簾,將那個蓋著紅蓋頭的女子迎了出來,一路跨火盆,從門口走到前廳。

二人父母都不在了,坐在長輩的位置上的,是洛神醫。

老人看著這一對璧人,眼眶也有些紅了,這丫頭,也是要嫁人了啊。

“一拜天地?!?/p>

二人對著門外彎身一拜。

“二拜高堂?!倍宿D過身,對著洛神醫,深深鞠躬。

“夫妻對拜?!?/p>

容瀾扶著沈云錦,面對面站著,容瀾剛要彎身,只見沈云錦忽然身子顫了一下。

身子微微前傾,抬手捂上胸口。

“阿錦?”容瀾有些焦急的到。

忽然,沈云錦摘下蓋頭,臉色蒼白:“唔——”

她猛地捂住唇,隨后忍不住干嘔了起來。、

“那個,送入洞房啊?!?/p>

看著沈云錦有越吐越兇的架勢,主婚人連忙喊道。

一時間,大廳里亂成一片。

“是不是有人摸玫瑰香的香粉了,小姐最近孕吐厲害,聞不得這個味道?!?/p>

“我知道啊,吩咐了不需有人摸玫瑰味的花粉的?!?/p>

“哎呀,這盤點心好像是玫瑰糕啊?!?/p>

雜亂的聲音不斷響起。

莊重的婚禮卻在新娘子的孕吐下匆匆進入了喜宴的環節。

婚房里,沈云錦臉色蒼白,抱著盆不斷的吐著,一旁的容瀾焦急不已。

“怎么這么嚴重?!?/p>

“沒事,懷孕都是這樣的,唔?!?/p>

容瀾眸色越加幽深,已經在算計著,這個臭小子出來以后,要怎么教育他了。

原本的洞房花燭夜,就在沈云錦強烈的孕吐下度過了。

窗外,喜鵲成雙的落在枝頭,帶來一片喜色。

下一章連載中
同類熱門
  • 舊人不敷舊人不敷久而舊之|古言朔風,暴雪,鼓聲寒起;馭馬,揮刀,血染戰旗;前世姐妹相殘,無人疼愛,轉世而生的安冉終于得到了渴望的家庭溫暖;南柯一夢,一場戰爭,討伐的是她的家,戰敗的是她的天真;從此柔軟女子,誓與一國為敵;壯志饑餐蕭氏肉,笑談渴飲龍城血!
  • 王爺你別跑本妃要劫色王爺你別跑本妃要劫色水凝墨|古言為愛犧牲,為愛重生。上一世,你舍命護我,這一世,我將傾盡所有護你安好。
  • 邪王盛寵腹黑小嬌妻邪王盛寵腹黑小嬌妻月琊|古言前世被陷害致死來到異世,不巧放出了大魔王,好心救他一命卻被纏上,被一個靈力不定的大魔王一路坑著還怎么報仇?只能幫他四處找藥以求解放。卻不想等凡塵事了,大魔王卻又狠狠地坑了她一筆,誰來告訴她,為什么她要幫一個大魔王去對付神界的天帝?“這種雜碎,何須卿卿動手,本尊一個手指便能捏死他!”“你忘了,今天的你連我都打不過,你竟然還敢給我招惹這種兇獸我特么滅了你!”【情節虛構,請勿模仿】
  • 天下唯吾獨尊:墨冥奇緣天下唯吾獨尊:墨冥奇緣小提琴的憂傷|古言她,一國王爺,本是女兒身卻因母妃的自私做了一生的男子。才華橫溢,風華絕代,奈何身有舊疾。在爭奪權欲中,不幸病發。一朝重生,她是否可以恢復女兒身,又該如何阻止前世的悲劇。他,是現代商業巨子,亦是黑道暗帝。身價上億,殺伐果斷,奈何兀然穿越。在未知的時空中,他該如何取舍。他們,本是毫無交集的平行線,卻因為一把神奇的古劍相遇?!拔覀冊趺纯赡??皇兄,你是我的哥哥??!”“為你,我可以等待。我說過的,我不會逼你。所以,相信我?!被拾梁轭D了頓,驀然嘴角勾起一抹邪笑,“莫非你只在意我們有血緣關系?呵呵~”“你,我是男人!”“是么?我可不這么覺得?!?/span>
  • 皇上,臣妾要做官皇上,臣妾要做官純甜|古言“那個、那個,皇上要是沒事的話臣告退了”。某女因看到皇上的裸體哦不,是上半身的裸體,不停的咽口水,因為此時的皇上無比的妖嬈,讓人想入非非……某皇很滿意“他”露出的表情,勾勾手指道:“愛卿,來服侍朕就寢”。那魅惑人心的聲音響起~我頓時快忍不住撲上去了,自己對自己說,“忍住,我堂堂一個現代人什么沒見過,不要被迷惑”~皇上看我躍躍欲試的樣子,更加放肆的勾引著我,啊啊??!我心里好煩難道皇上知道我是女人了,我不禁默默汗顏……
  • 凝月傳凝月傳當代孫思邈|古言她代替她家小姐去選妃,忽然半路遇難,一個來自21世紀的靈魂穿越到她身上來了??此葱亩方?,怎樣步步為贏的
  • 本王專寵萌妻本王專寵萌妻圍圍瓶|古言因為上帝和神父打的一個賭,一位無辜的現代女孩被送到了一個不知名的朝代,里邊有一位冷酷的王爺,他很少說話,但他很溫柔,日久生情,最后王爺喜歡上了女孩,女孩也喜歡上了王爺。
  • 云青青兮欲雨云青青兮欲雨書回歸|古言禁宮高墻,誰主沉浮?我,嵩佳青青,要過好自己想要的生活,我不會害人,但人也休想害我
  • 泠泠一水間:神偷傲嬌公主泠泠一水間:神偷傲嬌公主千姬泠香洳|古言她是皇室中最年輕的公主,多才多藝,聰慧傾城,卻有著不為人知的一面。他是鄰國帝皇的獨子,政治天才,面容秒殺一切同性。欺負閨蜜?一個個排著隊上來送死!想害自己與皇兄大人?先掂量掂量自己有幾斤幾兩!自己可是千年一見的天系修煉者,什么第一天才在自己眼前簡直就是螻蟻!可為什么偏偏跳出來個魂性體質的妖孽,不停的騷擾自己!本來還想出手教訓教訓,三招之內就倒地吐血了!大爺求放過!
  • 所謂王妃,在王爺懷中所謂王妃,在王爺懷中忘目憂|古言她是二十一世紀當紅明星,但實際上她是WT王牌特工,不料,一朝穿越,醒來已在花轎,對方是個冷漠王爺,但事總會變.....某女:“gun!你怎么在我床上!”某王爺:“娘子你忘了?我們昨日已有夫妻之實,要不我再幫你回憶一下?”
升利配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