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陸/注冊
第75章 各方參與

在公孫宇尚未來到縣上的時候,陳淵已經得到消息,知道上面派了人過來調查,為了避免人心惶惶,他一直隱瞞著并沒有告訴岳齊。

如今出了事,才略略有些悔意,當初若是提醒一二,說不定就能避免今日的災禍!

可是岳齊瞞著他和京城聯絡,這觸犯了他的利益,若不是因為他們是捆在一張繩上的螞蚱,此事說不定會開懷大笑。

“父親,現在怎么辦?莘然下落不明,也不知道怎么樣了?!标愒虑囡@得有些慌亂,所謂關心則亂,他擔心岳莘然出事。

“慌什么?”陳淵揉了揉額頭,“眼前最重要的還是問清事情的來龍去脈?!?/p>

陳月青搖頭,“岳齊都告訴我了,他們并沒有和赫爾族的人見到面,等待的時候莘然發現了問題,招呼他們離開,在半路上被埋伏抓住的?!?/p>

“哦?”陳淵聽了,心中松快了不少,只要沒有人贓俱獲,問題便沒有那么嚴重。

只是,如此一來,岳莘然已經入了他們的眼,岳齊也脫不了干系,以后再和赫爾族聯系,怕是很難了。

換人?哪里有那么容易,有了這一次,赫爾族定然防備更勝,更加不會輕信于人。

已經沒有時間繼續糾纏了,難道要抓緊時間和赫爾族攤牌,表明真意?

雖然很冒險,很可能功虧一簣,但是已經沒有了其他選擇,猶豫放任,只會連眼前的機會都溜走。

時間緊迫,太子等不了太久,公孫宇又步步緊逼,雙方都在給他壓力!他沒有時間繼續穩妥行事了。他之所以不敢貿然行事,是對赫爾族不了解,對赫爾族當家的少主沒有信心。

可是,如果岳莘然暴露,他陳淵的死期也不遠了,萬萬不能將岳莘然放任不管。

“沒錯,救人要緊!先把莘然救出來,剩下的事我們回頭再說?!彼€要靠岳莘然和赫爾族取得聯系,抓住這最后的機會,跟赫爾族攤牌。

這等于是賭,可是沒有別的選擇。

如果前進一步是死,后退依舊是死,那不如拼一拼。

若是陳淵知道,弘歌冒著生命危險給岳莘然送信,便會更加篤定自己的賭注沒有下錯。

陳月青松了口氣。

……

商人,若是沒有根基、無所依仗,隨便一個有些權力的芝麻官就能將其毀滅;商人,如果有大樹可依仗,就算犯了法也可以脫身;商人,只要達到一定的高度,培養屬于自己的官員,擁有自己的話語權,便能左右國家的決策。

這就是商人。

眼前的岳家,便是第二種。岳莘然想要達到的,是第三種。

這件事甚至不用上報給太子,自有底下人為其解決、排憂解難。

第二天夜里,公孫宇便收到了勸說的信函,竟是他的恩師寫來的,要他莫要傷害好人,若是沒有證據便不可過分為之,意思就是不準動私行,嚴刑逼供。公孫宇將信放在一旁。

他的恩師怕是不知道其中的彎彎繞繞,卻還是來信勸說,怕是有人求到了恩師那里。

而從這求的人,能夠察覺到蛛絲馬跡,恩師雖然沒有明說,潛在的意思他卻明白,這趟水有些深,做事留一線,莫要做得太狠,不給自己留退路。

顯然,求到他那里的人,身份有些特殊。

緊接著,便是家人來信,父親的政敵拋出來一系列攻擊手段,甚至挖出了許多年前的家族丑事威脅,大哥正要就任吏部左侍郎,卻被突然告知有變,停職等待。家族來信,均是對他的職責和勸說。

他不是孤兒,在家族中,便要有所牽累。

他猜中了結果,卻沒有猜中經過。

他想過自己領了這份差事,將要面臨的阻礙,卻不成想,剛剛有所動作對手就將他的家族推了出來。

公孫宇明白了,赫爾族勾結的事情,恐怕沒有那么簡單,岳莘然和赫爾族的生意怕也不是單純的買賣。

恩師多年的官宦生涯,形成了敏銳的嗅覺,他從中察覺到了陰謀的味道,告知自己。家族所面臨的困境,更加不容小噓,是誰有這么大的能力,他想到某種可能,心臟狂跳起來!

他不敢多想,細細分析下,鎖定了幾個人,無論誰都是他得罪不起的存在。

可是,事到如今,到底要如何處理這件事,他還沒有想好。他的家族還沒有站隊,他是皇帝陛下的臣子?,F在擺在他眼前的有兩條路,將此事上報皇帝,揪出幕后之人;或者在事態尚且可控之前,不要它擴大,小事化了。

第一條路,太難操縱!那幾位,畢竟是皇帝的兒子,沒有證據,他不但得罪了少主子,還會引發皇帝的怒火。要將這件事查清楚,他現在還沒有那么大的能量。不等他講事情弄明白,怕是已經被各種手段處理了,就連家族都要受到波及。

如果選擇第二條路,則不同了。雖然小事化了,然而他已經心中有數,日后可以隨機應變,將這件事查明的可能性更大。

如今,不是攤牌的時候,他只能伺機而動,日后查明真相。

公孫宇的眼前再次浮現岳莘然那張淡然含笑的俏臉,一時之間有些迷茫。

初次見面的時候,覺得她是個善良的商家,再次偶遇,懷疑她和赫爾族有所聯系,除了心痛外,內心深處還有一點點說不出的滋味,是失望、可惜?現在,她的嫌疑更大,卻引出了更深的驚人內幕。

她到底是什么樣的人?

內心****,他是不愿意難為她的,如此一來,竟也恰恰符合了他的心意。

罷了,罷了。

種種利益糾葛,上位者的參與下,暗潮洶涌,表面上竟然沒有一點風浪掀起。兩日后,岳莘然被釋放,自始至終也沒有見到將她們幫助的人面孔。

能夠安然無事,岳莘然有些慶幸之余,也有些遺憾,她還想見見這個派到邊境與赫爾族為敵的大人究竟是誰。

如今她已經暴露,岳家成為了眾矢之的,一切都變得不同了。

尤其是對于岳家,對于她而言。死豬不怕開水燙,束縛便少了許多。

下一章連載中
同類熱門
  • 邪王大人不好了廢材小姐要逆天邪王大人不好了廢材小姐要逆天璃嫣然|古言北城別回眸三生琥珀色西城訣轉身一世琉璃白有人用盡嫵媚,換得一生紅顏禍水而她挽嘴一笑,傾得天下為她癡狂她是21世紀的天才神偷,一次任務被迫穿越淪為蘇家廢材三小姐,孤傲的性子注定要逆天,他,人稱“一見城南誤終身”可她卻不屑“顧城南,你的臉呢!”顧城南傲嬌的輕哼一聲“在你面前,臉有何用?”蘇家三小姐逆天之旅
  • 第一凰女第一凰女魚或非|古言人前,她是端莊有禮的相府大小姐;人后,她是心思玲瓏到只需一眼就知道你在想什么的心理醫生。她聰明伶俐,慧眼獨到,卻因為涉世未深,自恃孤高而被人陷害失貞。也因此,準太子妃頭銜被剔除,改為其妹。從此,她與南軻太子天南地北,相愛不能相守。最終,在這起起伏伏的亂世紅塵之中,她能否找回屬于自己的那一片天空?(本文純屬虛構,請勿模仿。)
  • 兇悍小王妃兇悍小王妃若木扶蘇|古言兇悍又貪財的洛云霜擠掉自己妹妹強嫁了第一美男小王爺,悍妻病夫,危機四伏,庶母狠辣,大哥陰險,看不清誰暗藏殺機。內有側妃拆臺下絆,外有表妹虎視眈眈。洛云霜咬牙:小王爺病體沉珂,經不起折騰!狡詐的小王爺翻身將她壓下,“本王大病得愈,娘子你來驗驗貨……”他步步為營,只為請妻入甕。
  • 木蘭奇遇記木蘭奇遇記月是故鄉明2|古言花木蘭替父從軍,打怪升級,吊打小怪獸。太武帝時期,南宋,北魏,柔然三大強勢征戰不休,因太武帝之妹武威公主被北涼王沮渠牧犍扣押,攻打北涼的魏國大軍又處處受限,太武帝拓跋燾命太子拓跋晃為帥,緊急召集新兵支援北涼一戰。柔然深知北涼若破,魏國士氣大震,再不壓制,后患無窮,可汗大檀親自請出隱居百年的大祭司出手幫忙。大祭司是黑暗的主宰,有通能之本,召喚萬古神獸踐踏戰場。
  • 后來居上之令妃傳后來居上之令妃傳游漓夢|古言大清乾隆年間前有結發孝賢后,慧賢皇貴妃,哲憫皇貴妃后有繼后烏喇那拉氏,舒妃,嘉妃,眾妃明爭暗斗一代包衣,魏佳氏,本無心侍帝王側,只愿尋一有緣人終身廝守田園豈天不遂人愿,怎料癡女無情,帝王有意不愛則不愛,愛則傻癡,一次次深愛,一次次悲傷本不愿與人為敵,怎奈我不傷你,你要傷我是自衛?是出擊?是爭寵?是謀位?且看一代寵妃如何一步步后來居上......
  • 庶女弒王妃庶女弒王妃漂亮的菇涼|古言前世榮華一場,不過云煙,轉瞬,嫡妹奪走屬于自己的一切,自己最終卻只落得葬身火場。重來一世,自己為報仇,不惜一切,明知危險,卻與第一次見面的他合作。嫡母,嫡妹相繼得到報應,自己卻得知身世有異,一次次經歷中,也結識了自己愛的,恨的人?!酒我弧俊跋暮钏嘉?,既是你先提出的,你日后若是反悔,我便剝了你的皮囊做燈?!痹鹿庀碌哪腥?,如王者,如惡魔,明知危險,卻依然撲向他?!酒味俊八嘉?,你這是怎么了,為什么一段時間不見,你我像陌路人一般?!薄暗钕?,當日我問過你,是權利重要還是親人。你既已做出選擇。道不同不相為謀,你我還是相逢不相識的好?!薄酒稳俊跋暮钏嘉?,我給過你體面和風光,既然你自己不珍惜,非要如此。今日也就怪不得我了。你恨我也罷,愛他也罷,只要你現在是在我身邊,就夠了?!?/span>
  • 東籬宮:初卷東籬宮:初卷施微雨|古言北宸雨貴為北系護法,長老眼中的廢柴,天天抱著木木過著胡吃海喝,呼呼大睡的生活,她唯一想查清的就是她為什么從小會走失,而八歲后又被尋回,某日教主賞賜后了一個美的近妖的天奴后,日子過得越來越精彩,真相也越來越撲朔迷離.....
  • 調皮大小姐:惹上腹黑王調皮大小姐:惹上腹黑王醉落溪風|古言劇場一:某女“這位大哥,我錯了放我一馬吧”“好啊,你給我生個寶寶就放你?!眲龆骸澳銤L,我不想見到你”某女氣憤的說?!昂冒?,娘子,我們來床上滾吧?!崩咸?,你說穿就穿吧,為毛攤上這么一個腹黑主??凑{皮大小姐如何征服腹黑王
  • 暖帝追妻:財神皇后太勾魂暖帝追妻:財神皇后太勾魂瑤芳|古言她曾是商業的一朵黑玫瑰,他亦是她的摯愛,然而財富,身份,地位的誘惑,他卻在最后親手給了她一槍。老天你開什么玩笑,她可是從小充滿愛,好人好事不斷,為什么讓她死得這么白。一朝穿越重生她發誓要是從來,她一定還會斂財不斷,好人好事不干,愛情神馬不睬;可素為毛王爺總是來勾三搭訕,不好意思本姑娘只愛財,王爺神馬靠邊站,給我打江山可以但是別給我愛。歡迎跳坑,瑤芳書友群20194659歡迎加入財神皇后迷暈你
  • 后宮之妃高一籌后宮之妃高一籌從汐|古言代嫁入宮,如昔能做的就是拋棄前緣,斂聲屏息的過日子??蛇@一切卻不像她想的那樣簡單,尷尬的身份,欺君的罪名,讓她在這宮中如履薄冰。諸妃爭寵奪愛,她只想置身事外,卻越陷越深……深宮陰謀傷害,她只盼真心仍在,卻屢屢傷心……皇帝的恩寵是愛還是謀?她是手中棋還是執棋手?她是代嫁宮妃,也是傾世寵妃,時光流轉,她卻黯然興嘆,吾盡一生,只為欺君……
升利配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