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陸/注冊
第210章 你這是趕我走嗎2

連代樾有些無奈,站了起來,略微沉吟道。

“覺得度日如年的話,我打電話讓她過來?!?/p>

果然,叔驊閉著的眼睜開,帶著一種桀驁和堅持。

“不用!我死不了?!?/p>

沙啞的聲音,疲憊的神態,死撐的語氣,像極了沙漠里瀕臨死亡的旅人,目光釘在天花板上一樣,唇角抿著,最后慢慢閉上了眼睛。

“確定除了沈融,不想見其他的人?”

連代樾的話成功讓叔驊微微睜開了眼。

“不是我通知他們過來的,應該是想孩子了,你準備瞞他們一輩子嗎?”

“你為沈融做任何事,我都沒有意見,但那畢竟是?!?/p>

叔驊閉上了眼睛道。

“出去吧,太吵?!?/p>

連代樾見狀,顯然是了解他的脾氣的,不再說多余的話,走出了病房。

叔驊一臉落寞的睜著眼睛,不知道等了多久,漸漸的閉上。

沈融接回來連鳴已經是八點鐘,粥已經煮好,裝了起來,連鳴卻要跟著一起,沈融想了想,答應了這個要求。

母子兩個趕到醫院的時候,已經是九點鐘,剛到了病房門口,就看到穿著粉色制服的護士和醫生正一臉無奈的站在那里,醫生正冷著臉下定決心進去。

“怎么回事?病人情況好點了嗎?”

護士看到她,想到了主任的特別叮囑,立刻兩眼放光的看著她道。

“您來了,太好了,現在病人情緒不太穩定,血壓降低,脈搏比率不穩定,還不允許我們治療,剛把我們轟了出來?!?/p>

沈融沒有聽完已經拉著連鳴進去,房門被打開又關上,而躺在床上的人似乎都沒有反應一樣,但眉心緊蹙,臉色蒼白,額頭冒著冷汗,說明了他現在身體狀況相當糟糕,居然不允許醫生治療。

沈融放下了保溫桶,示意醫生和護士趕緊進來。

“先給病人量一下體溫!”

小護士拿了溫度計,看著叔驊,有點兒不敢下手,沈融伸手接了過來,還沒有抬起叔驊的手,就被一股力道撥開。

“滾出去!”

沈融的手被撥的很疼,但依舊沒有扔掉溫度計,旁邊的連鳴看見了忍不住開口道。

“叔叔對媽媽真兇?!?/p>

連鳴的聲音像是一道天籟驚醒了抿緊了唇瓣的男人,只見他猛的睜開了眼睛,看到了拿著溫度計的沈融,明明虛弱至極的身體,卻渾身上下都繃緊了一樣。

“你這是趕我走嗎?”

沈融迎上叔驊那如同燃燒了火焰的目光,唇角抿著,口吻嚴厲,絲毫沒有退避。

如果時光可以重來,我們都需要一個機會,來保護自己最深愛的人。

沈融,我們重新開始吧?

沈融,我只需要一個公平的機會!

就在沈融的唇角慢慢的露出一抹淺笑時,下一秒變色,因為那個眼神熾熱的男人顯然忘記了自己還帶著傷的身體,猛然間坐了起來,在他還沒有來得及伸出手的時候,雙眼一閉,昏迷暈倒了過去。

“連意?!?/p>

沈融一下子慌了心神,醫生和護士也被這一情景嚇倒,旁邊的連鳴忍不住哭了出來喊叔叔。

病房里一片兵荒馬亂,醫生忙著急救,沈融擔心的握緊了他的手,大家都沒有注意到昏迷休克的人,唇角掛著一絲笑。

叔驊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是午夜十二點。

目光正在安靜的房間里掃視一遍,最后落在了病床的人身上。

眼前的人臉越來越清晰,清晰到讓叔驊本來帶著淡淡笑容和期待的臉,慢慢凝固。

“醒了?看到我就這種表情?”

連代樾俯視著叔驊,責備的口吻很是明顯,眼看叔驊瞬間變化的臉,又要坐起來的樣子,連代樾連忙開口。

“如果還想留點力氣談戀愛的話,還是不要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p>

叔驊卻沒有多少心思,臉上臭臭的,整個人都顯得沒有精神。

“我剛到家就被沈融的電話招了回來,你以為鬼門關是觀光區嗎?”

“你可以閉嘴了?!?/p>

叔驊閉上眼睛,皺起了眉,顯然不想聽連代樾再多說一句話。

“耐心這么差,怎么和別人相處?”

“沈融送孩子回家了,一會兒回來,如果不想讓她擔心的話,最好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緒,想要追求人家,以后多的是時間?!?/p>

連代樾說完就拿起自己的外套準備離開,沈融一開門就看到了病床上的人臉色不太好看。

“怎么了你們?”

連代樾略微無奈的聳了聳肩,轉身看了一眼病床,又對沈融道。

“鬧情緒,看我不順眼?!?/p>

沈融尷尬的笑了笑,和連代樾點頭再見,看向床上的傷員,皺眉道。

“一定要讓人擔心來找存在感嗎?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幼稚!”

被這樣批評挖苦,叔驊卻是絲毫不生氣,目光一直留在沈融的身上,最后閉上眼睛哼了一聲。

“我以為剛才只是做了個夢!”

醒來一切都是空,你再也不在我身邊。

沈融的臉上不由柔和了下來,走過去抓住了他的手,后者睜開了眼睛,兩個人再次相對,久久無語,卻一切盡在不言中。

“叔驊,機會只有一次,所以,趕緊好起來?!?/p>

四天后,連鳴和戀戀不舍的爺爺奶奶告別,連崢提醒道。

“我們還會再來看他的,如果那個男的不接受孩子,麻煩告訴我們?!?/p>

沈融笑著回答道。

“他很喜歡鳴鳴,當親生的一樣對待?!?/p>

連崢郁悶的轉身而去,沈融卻是揉了揉連鳴的頭,看著三人離去的背影。

醫院VIP病房內。

連鳴趴在床邊,看著半靠在病床上的人,安裝遙控飛機零件,安裝完后又開始試飛,等到沈融進來后,險些撞到了臉上,不由皺眉。

“這飛機哪里來的?”

沈融沒有追問病號,而是低頭看著連鳴,連鳴瞄了病號一眼,小聲回答。

“叔叔從網上買的!”

沈融把視線調到了某個臉上絲毫沒有愧疚感的人身上。

“身體好到可以上網購物了?”

某人立刻半死不活狀的靠在了那里,一臉無辜的道。

“護士看我們爺倆大眼瞪小眼的怪可憐,所以就幫我們完成了一個愿望?!?/p>

連鳴立刻舉手表示贊同。

“叔叔說的是真的?!?/p>

沈融聽了不由笑道。

“看來叔叔的魅力很高呢,不需要我們照顧了?!?/p>

沈融說完拉著連鳴就要走,本來半死不活的某人突然間就來了精神。

“我這是為了和連鳴促進感情,也為了早日康復,早點出院,就不用你們每天這樣跑來跑去了?!?/p>

沈融轉臉看著叔驊皺眉的樣子,后者的眼底里寫滿了真誠。

“我想早點兒健健康康的和你們在一起?!?/p>

見沈融不吭聲了,某人抬眸看了一眼墻上的鬧鐘。

“才八點半呢,你們走了,我現在也睡不著,還要面對護士的騷擾?!?/p>

沈融看了一眼時間,約莫感覺哪里有點兒不對,但是聽了他的話,還是放棄立刻就走的打算,平時也會陪到九點鐘的,再加上連鳴也喜歡和他在一起,有些事情還是需要做一些鋪墊的。

“我讓你買的書,帶來了嗎?”

見沈融已經回轉心思,某人立刻轉移注意力,沈融聽了,從包里拿出來買的書,《整容時代解密》,《兒童心理學案例》。

關于兒童方面的,沈融還可以理解,畢竟這是某人現在的職業,但是關于整容方面的,沈融則有些不解了。

不過,不一會兒沈融就理解了,因為某人開始給四歲的孩子講述整容是什么東西了。

回去的路上連鳴就開始一個接一個的問題問了起來。

“媽媽,幼兒園的小豬爸爸是不是也整容了?”

小豬?沈融仔細想了想,好像是某個電視臺節目女主持人的兒子,聽其他的家長講過,主持人剛剛和老公辦了離婚官司,現任經常幫助她接送孩子。

“你怎么會覺得小豬爸爸整容了呢?”

沈融疑惑孩子的思維能力,卻聽得連鳴有些期待的道。

“因為叔叔說他就是爸爸變的。為了讓媽媽更喜歡,變更帥了!小豬爸爸也變帥了?!?/p>

沈融回想著剛才父子兩個嘀嘀咕咕的情景,不由瞠目,某人就這么著急的想要恢復自己的身份嗎?而孩子的發散思維,讓她有些擔心被領到歧路上去。

“你覺得他像爸爸嗎?”

心急歸心急,但是能夠給連鳴更多的幸福,也就不和他一般見識了。

“不像!”

沈融停住步伐,連鳴有些小心翼翼的補充道。

“好像比爸爸話多!”

沈融不由笑了出來,這小子居然如此區別某人,不知道把這個評價告訴他,會不會更令人期待。

回到家,還沒有換鞋,就聽得墻壁上的鐘擺咚咚的敲了十下。

“怎么這么快就十點鐘了嗎?”沈融疑惑的看了一眼時間。

“你們今天怎么回來的這么晚???”媽媽顯然已經困了,坐在輪椅上就睡著了。

“和平時一樣的時間回來的??!”

沈融不解的回答著。

“不會啊,晚了一個小時呢,是不是連鳴和叔叔玩的開心,不想回來了?”

基于沈融養成的習慣,十點鐘,連鳴就要睡覺了,果然沈融剛給他脫了衣服,給他洗著澡,小家伙站著就睡著了。

醫院病房內,被趕走的護士有些詢問病號有什么需要幫助的。

“把那個鬧鐘的時間調整正常時間?!?/p>

護士看著閉目養神的男人,默默的把時間調整了回來。

“先生,您可以讓家屬留下來陪您過夜的?!?/p>

既然這么想一家人團聚,連時間都調整了,護士索性好心提醒,但某人睜開眼,看著旁邊那窄小的陪護床位,不置一詞。

第二天,沈融看著時間,晚去了一個小時,對了一下時間,一切正常,不由懷疑自己的多疑。

既然如此,沈融決定多留一個小時陪某人。

但是沒有料到的是,某人有些不耐煩的催她早點回去照顧孩子,沈融也不勉強,便提著包包離開,某人因為貪吃了一個半個水果,比平時早點兒想去洗手間,又不喜歡護士照顧,索性一個人皺眉下了床。

沈融剛進了電梯又想到鑰匙好像鑰匙隨手放在了病房內,檢查了一下包包,果然沒有,沈融原路返回,進了病房卻不見某人的影子。

“叔驊?!?/p>

沈融剛喊了一聲,只聽得洗手間噗通一聲,嚇了一跳,沒有多想就沖了進去。

某人很厚的臉上頓時間出現了羞惱的顏色,扶著盥洗臺的手用力撐著,一只手趕緊去把褲子扯上來,卻是越忙越亂。

“你怎么又回來了?”

沈融看著某人轉身著急的樣子,一時間忘了尷尬,更沒有著急關門離開,而是走了進去,一把扶住了他。

“這么著急把我趕走就是想去洗手間嗎?你之前也是一個人去洗手間的嗎?”

話說做手術時,可是除了病號服,里面可是什么都沒有穿的。沈融詢問的淡定,目光也很淡定,倒令某人覺得渾身不自在起來。

“當然不是,有護士?!?/p>

“見到護士也這么緊張嗎?”

看著沈融眼眸里一絲揶揄的味道,某人終于有些黑臉了。

“沈融,你這個女人好像比以前變壞了?!?/p>

某人咬牙切齒起來。

“我們以前認識嗎?”

沈融反問的輕描淡寫,但目光似乎可以穿透靈魂,某人微微一怔,嘴角有些抽搐。

“我在夢里見過你?!?/p>

沈融怔住,某人眉心微蹙,目光卻是明亮的很,完美的身高差讓他就勢低頭,落在了她的唇上。

兩個月后,某人成功的獲得了到隔壁蹭飯的權利。

四個月后,某人成功的獲得了孩子的認可,只是認可之后,連鳴忍不住有些期待。

“爸爸,你什么時候變回來???”

下一章連載中
同類熱門
  • 喵喵傳說喵喵傳說細雨游風|現言男人勿進,女人勿近,本書主角非人類而是一只貓,一只好吃懶做、奸狡乖張、飛揚跋扈名叫大懶的貓,而這只貓相貌頗似加菲,在女性面前又極擅偽裝天賦,女性緣極佳,耍淘氣、裝可愛、扮機靈的討好方式是它的拿手絕活。故事前瞻:開篇講述了這只貓伙同一個具有自我人格和自主學習能力的次世代人工智能系統,共同殘虐地欺負他們主人仁杰的暴笑故事,可憐的仁杰被狼狽為奸的一貓一系統所組成的犯罪團伙惡意捉弄,稀里糊涂接二連三地卷進了一個又一個的謎團、陰謀和旋渦,莫名其妙地被一群身份各異的美女特工騷擾與魅惑,想要了解仁杰痛并性福著的危險經歷?點擊[開始閱讀]后,刺激而又心跳的劇情便會隨著你的投入而急速進行……
  • 感謝自己夠勇敢感謝自己夠勇敢李國強01|現言這個是屬于一個傻子的舞會,我們都一樣,天真地傻認為,也傻得理所當然,仿佛在心底都已經烙下了刻印,還在沒心沒肺地浪費自己的人生。而我知道,同住一個地球,二個不同分集的人,你會相信緣分和地面吸引力的蠢話嗎?
  • 霸道總裁:輕輕寵霸道總裁:輕輕寵酒與舊友|現言一場雨,沖散了他關于她所以記憶,在某一天一個偶然的情況下讓原本已經毫無關系的兩條平行線交纏在了一起,這一次,他君離不會再一次忘了屬于他的獨家寵愛
  • 霸道校草的腹黑小姐霸道校草的腹黑小姐冰雪尒|現言夏冰雅被自己老媽坑蒙拐騙的騙回國,嗚嗚,但這理由會嚇死人的!媽,人嚇人會嚇死人的,好嗎??!我的小心靈承受不起??!“你看看你老大不小了,去淚櫻?雨學院騙個,不對,釣個金龜婿來!”某人老媽苦口婆心的勸著某夏?!拔也哦啻蟀?,你看看我才18歲耶,打死我都不去!”某夏說?!安蝗ヒ残?,那就給我去相親去!我都找好人了!”某人老媽氣勢洶洶的說?!皨?,這都什么時代了!還去相親什么的!都out了!再次強調打死我不去!”某夏很震驚?!癗ONONO,這可由不得你選擇。不去我也要捆你去!”某人老媽向某人老爸招手,說:“來人!上幫捆住她?!薄安灰蹦诚暮鷣y掙扎。
  • 幸福城堡幸福城堡黛德蘭|現言李黎最大的心愿是讀完大學學業之后能在會計事務所發展,因為對于一個來自鄉下、無依無靠的女孩子來說,會計師是一個靠自身努力就可以向上爬升的高尚職業,讓她可以在城里立足,過上舒適太平的日子。戀情改變了她的生活軌道。她帶著受傷的心,來到私人企業發展。職場斗爭不斷,一次又一次將她推到風口浪尖,然而天道酬勤,也正是這一波又一波的沖擊,讓她一階一階更接近她的幸福城堡。
  • 你是我的一往情深你是我的一往情深西剪月|現言情不知所起,趁風而來。卓妍俊從不認為有人能困住他,就如同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撼動得了地球一樣??墒?,天涯海角,總有那么一個人,讓你猝不及防。一個是從不談情說愛的校圣,一個是默然無聞的貧寒女。應該說,前無瓜葛,后無相逢??墒怯幸惶?,他說:“凌微波,我看上你了,做我女朋友?!备咧巧痰颓樯痰乃豢诨亟^。他皺眉:“答應做我女朋友就這么難?”她笑了:“卓少,答應做你女朋友一點兒都不難,難的是,我要下很大的決心拒絕你?!笔⑹狼啻?,一場歲月如花,誰是你今生不可錯過的唯一。韶華之年,人海娉婷,只愿這一路風雨兼程里,執吾之愛,與子偕老。
  • 雇傭兵老大的殺手娘子雇傭兵老大的殺手娘子落雪落無聲|現言他,冷酷嗜血,一腔柔情卻只為她。她,陰冷腹黑,卻獨對他狠不下心腸。雇傭兵老大與金牌殺手不得不說的故事。本人離墨,剛剛接觸寫小說這個職業,寫的不好的請多指教。
  • 重生—我的嫵媚重生—我的嫵媚嫵媚重生|現言她一直以為自己過著幸福的婚姻生活,不想一天,小三登門,丈夫無情,婆婆刻薄,讓她在一夕之間失去了所有。重生豪門,人生,再次開啟,她決心做一次壞女人,她的嫵媚,將是害過她的人,一輩子都走不出的劫!
  • 重生異能商女:軍少,別亂撩重生異能商女:軍少,別亂撩葉幽幽|現言【新書《軍寵蜜愛:重生最強天后》已發,求支持!】病入膏肓之時,被渣爹繼妹綁架想要奪得她的遺產。再次醒來,重生在懦弱高一女生的身體里。竟然也有渣爹繼妹,惡毒后媽。身攜異能,斷金識玉,賺錢的不亦樂乎。欺她,辱她,蔑她,她當如何?揍他,揍他,揍他丫的。世人皆傳她臉皮之厚,抱上那隱世家族家主,神秘部隊負責人,堪比神的人物金大腿?!疤菩〗?,請問,您是如何攀上厲少的?”唐瑾嚴肅臉:“一準,二狠!”
  • 盛寵豪門:獸夫大人,要親親盛寵豪門:獸夫大人,要親親蘇盞盞|現言兇猛的野獸緩緩靠近,云曦嚇得快要暈倒?!皝砣税?,有沒有人,救救我!”話剛說完,就發現面前的野獸,突然一下,就變成了一個英俊的年輕男人,還赤/裸著身體。他逼近她,氣息灼熱撩人:“怎么?不是叫人救你嗎?我來了呀,寶貝兒,想讓我怎么救你?”云曦嚇傻了,野獸變的人,到底還是不是人?————————————————“不要,放開我,你這個衣冠禽獸!”男人腳下一頓,邪笑道:“哦?原來你喜歡禽獸???”說完呼啦一下,剛才危險霸道的男人,一下就變成了一頭華麗兇猛的雪豹。云曦目瞪口呆,原來不是衣冠禽獸,是真的禽獸??!
升利配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