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陸/注冊

第26章 從狗洞進去

“姐姐,我們以后還回來么?”

馬車疾馳而去,桃遠之有些留戀地看了眼越來越遠的山莊,這山莊他從出生就住到現在,已經成了他的生命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現在要離開這個留下他無數記憶的地方,奔赴一個虎狼之窩,小小的臉上不禁有些擔憂。

“也許吧?!?/p>

桃之枖清冷的眼微閃過淡淡的霧氣,看著幾乎快看不到了莊子,微漾復雜。

“娘,為什么這么早把那小賤人叫回來?難道您不嫌看著堵心么?”

桃寒蕊聽說連氏把桃之枖這么早就叫回來,十分不高興的沖到了連氏屋里。

連氏對著沈嬤嬤使了個眼色,沈嬤嬤連忙走出了屋子,坐在門口,防止別人偷聽,而自己卻尖著耳朵聽著里面的動靜。

連氏輕嘆了聲,拉著桃寒蕊坐了下來道:“你以為我愿意讓她回來么?還不是襄陽王世子點名的?”

“什么?襄陽王世子怎么會認識這個小賤人?又怎么會點她的名?”

“倒不是襄陽王世子認識她,點她的名,而是襄陽王世子得了皇上的圣旨,把三品大員以上人家所有的庶女都登記在冊了,所以她也在名冊里,你說我能不讓她回來么?

先不說襄陽王世子就不好惹,這事還得了皇上的旨,我要是不讓她回來,豈不是變相的抗旨么?”

桃寒蕊眼微閃了閃,擔憂道:“娘,為什么我總覺得這事有些不對勁???想那襄陽王世子要庶女當丫環,憑著他現在得寵的模樣,哪家不是緊趕著送上去?他又何必多此一舉請了圣旨造了花名冊呢?這會不會是針對那小賤人的?”

“嗤!”連氏嗤之以鼻道:“蕊兒你真是想多了吧?襄陽王世子是什么人?那小賤人又是什么人?莫說兩人不可能有任何的交集,便是有見面的機會,世子那樣的人才能看上她那種小模小樣沒長開的豆芽菜?你也太小看世子了?!?/p>

桃寒蕊想了想,也笑了起來:“也是,我真是多心了。不過小賤人回來了,那小賤種一定也跟著回來,在莊子里是一回事,現在回到候府了,娘總得給他請個西席吧?不然傳了出去,豈不是說娘不慈容不下庶子么?”

連氏聽到這,眼里閃起了寒光,銀牙一咬道:“左右是個短命的貨,即使是才高八斗又如何?”

“娘,其實您也不用擔心,到時在他身邊安幾個不安份的小僮,只把他往歪里帶,這樣不管他短不短命,反正都是歹命 !”

連氏頓時笑了起來,夸道:“還是我的蕊兒聰明!我之前還怕你進了四皇子府將來吃虧了呢,沒想到你卻是這么的聰明伶俐,倒是我白****心了?!?/p>

“娘……”桃寒蕊聽提起四皇子,小臉含羞,撒嬌的膩入了連氏的懷里,嘟著唇道:“我嫁到四皇子府就是王妃,哪個不開眼的敢給我虧吃?何況四皇子說了,我不生嫡子,決不會讓任何人先生下庶子的?!?/p>

連氏聽了欣慰不已,又耳提面命一番:“雖然四皇子這么說了,但女人要想盡快立住腳根,還是得靠子嗣,所以啊,等你嫁入王府后,你可得攏著四皇子的心,也不用害臊,多使些手段把四皇子勾在你房里,最好把四皇子榨干了,讓他即使是對著旁的女人也是有心無力!”

“娘……”桃寒蕊的臉更紅了,嗔道:“您現在就跟我說這些做什么?”

看著嬌羞不已的女兒,母愛泛濫開來,笑道:“好,好,好,我不說了,唉,眼見著就要嫁人了,這么大的人卻還往娘的懷里蹭,這倒是不害羞了?”

“再大也是娘的女兒嘛!除非娘嫌棄女兒!”

“瞧你說的,娘怎么可能嫌棄你?娘疼你還來不及呢?!?/p>

“我就知道娘最疼我!”桃寒蕊心滿意足的嬌笑著。

“那是自然,你要才有才,要貌有貌,又體貼,又孝順,是天下最好的女兒,娘自然是最疼你的?!?/p>

連氏說罷摟得更緊了,想到不過半年后桃寒蕊就要嫁到那四皇子府,又有吾家有女初長成的喜悅,又有對王府深宅的擔憂。

門外,沈嬤嬤有些惴惴的看著面露笑容的桃棲梧,不知道為什么,這位五小姐的笑總是讓她有種陰森森的感覺。

剛才連氏與桃寒蕊說話時,桃棲梧就來了,看到桃棲梧時,沈嬤嬤本來是要稟告的,奈何桃棲梧制止了她,說是要給連氏一個驚喜。

沈嬤嬤感覺有些怪異,可是看著桃棲梧巧笑嫣然的樣子,想到連氏對桃棲梧的虧欠,遂答應了下來。

可是答應之后,聽到了大小姐與連氏的對話,她不禁又擔心地看向了桃棲梧。

就在這時,桃棲梧一臉燦爛的推開了門,親切的叫道:“娘,姐姐?!?/p>

連氏聽到有人進來先是一驚,待看到是桃棲梧,眼神瞬間柔和,大步走了上去,扶著桃棲梧心疼道:“你怎么來了?有什么事讓丫環來告知一聲便是?!?/p>

桃棲梧調皮一笑道:“娘難道是不想我來么?”

“盡胡說,娘怎么能不想你來呢?還不是怕你……”

說到這時,連氏戛然而止,看向桃棲梧的眼神有些躲閃。

桃棲梧淡然一笑道:“娘不必顧忌什么,我這腿疾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又不是說不提及就不存在了!我都已經習慣了,娘以后別老是顧及著我,說話做事都藏著掖著的,倒讓女兒心里更不好過了?!?/p>

這話不說倒罷,一說倒讓連氏更是心疼得快掉淚。

這個女兒真是太懂事了。

桃寒蕊見桃棲梧一來就惹得連氏掉眼淚,有些不高興道:“好了,妹妹,你瞧你難得來一回,倒惹得娘傷心了?!?/p>

桃棲梧連忙拉住了連氏的手,撒嬌道:“娘,快別傷心了,要是你再掉金豆子,說不得姐姐就把我趕出去了,誰讓姐姐是最孝順的呢!”

這話連氏聽起來不過是小女兒開玩笑的話,可是沈嬤嬤卻總覺得是意有所指。

桃寒蕊倒并沒有聽出什么滋味來,而是傲然道:“你知道就好,等以后我出了閣,娘定然會不習慣一陣,你身為娘的女兒,可一定要多陪陪娘,好好在娘身邊盡孝才是?!?/p>

桃棲梧甜甜一笑道:“姐姐便是不說,我也省得,難道我便不是娘的女兒么?”

連氏啐道:“盡胡說八道,越說越沒邊了,你要不是娘身上掉下來的肉,娘能這么心疼你么?”

桃棲梧捂著唇吃吃的笑道:“娘不是最心疼姐姐么?”

連氏一愣,目光有些犀利的掃向了沈嬤嬤。

桃棲梧立刻道:“娘可是生氣了?女兒不過是跟娘開個玩笑罷了,女兒怎么能不知道娘其實是最心疼我的?”

連氏尷尬地笑了笑,兩個都是女兒,手心手背都是肉,她剛說過最疼大女兒,轉眼間要再說最疼小女兒,那大女兒必然會傷心,而小女兒也只會把她的話當成了敷衍。

這可是兩頭不落好的事,她不能回答。

見連氏不答,桃棲梧的眼微黯了黯,本來有些小掙扎的心更是堅硬了。

她從懷里掏出了抹額遞給了連氏:“娘,這是我繡的抹額,上次送您的已經過時了,快把新的換上吧?!?/p>

說著也不由連氏反對,把連氏現在戴的抹額摘了下來。

連氏笑道:“女兒一針一線繡出來的, 哪有過時不過時之說,梧兒,你也別太累著了,仔細眼睛,以后這些活就給丫環們做便是了?!?/p>

“丫環們做的怎么能比得上女兒親手做的?”桃棲梧將用過了抹額放在了懷里,接過了連氏手里的幫連氏戴了起來。

桃寒蕊打量了一番后,贊道:“娘,你別說,妹妹的繡功還真不是吹的,這繡活我可干不了?!?/p>

連氏笑道:“你堂堂一個郡主要做什么繡活?將來更是四皇子妃,什么好的會沒有?哪還用得著親自動手?”

桃棲梧給連氏戴抹額的手微僵了僵,隨后若無其事的系好。

連氏這話一出口,就覺得有些不對了,難道大女兒因為身份高貴不用親自動手,小女兒身份就不高貴了么?

生怕桃棲梧多心,她歉然地看了眼桃棲梧,訕然道:“梧兒……娘的意思是……”

“娘,怎么了?”桃棲梧眨著清澈的眼,一副莫名其妙的樣了。

連氏緊緊地盯著桃棲梧,在她臉上沒有找到傷心的痕跡,遂放下了心來,暗笑自己心思太多,把梧兒想得太復雜了。

梧兒不過九歲,哪懂得這么多彎彎繞?

“沒事,娘的意思是你繡的真好看?!?/p>

桃寒蕊打量了一番后,也贊道:“是啊,妹妹這手藝確實是巧奪天工,不過俗話,好衣配美人,這抹額之所以顯得這么漂亮還多虧了娘長得美若天仙呢,妹妹說是不是?”

桃棲梧捂著唇,笑得花枝亂顫。

連氏臉一紅啐道:“沒大沒小的丫頭片子,連自己的娘也敢打趣!”

話雖這么說,看向桃寒蕊的眼睛卻柔得要滴出水。

桃棲梧還在笑著,只是笑意卻不達眼底。

桃寒蕊則道:“妹妹覺得姐姐長得怎么樣?”

“那還用說么?自然是國色天香,美得讓人不能呼吸,要不四皇子怎么會為了姐姐神魂顛倒呢?”

這話雖然說是夸了桃寒蕊,總是有些輕佻之意,要是旁人這么說,連氏肯定要呵斥了,不過是桃棲梧說的,連氏自然是舍不得罵了。

只是笑了笑道:“四皇子是什么樣的人?那可是人中龍鳳, 怎么能被女色所迷呢?還不是因為心悅你姐姐才能這般深情的?”

“那是自然?!碧覘嘧炖镞@么說著,心里卻不以為然,要是桃寒蕊沒有了這身份,沒有了這容顏,四皇子還能心悅桃寒蕊么?

想到……

她的唇間笑意更濃了。

“好了,娘您就別再夸四皇子了,他都夠驕傲了,再說他好的話,他還不傲到天去?”

這話儼然就已把四皇子當成了自己的人了。

連氏假裝沒有聽出來,心里卻有些酸酸的,養了十幾年,疼了十幾年的女兒就這么被四皇子勾走了魂。

桃寒蕊并不管這些,而是對桃棲梧道:“妹妹,你也說姐姐長得漂亮了,不過剛才姐姐也說了,好衣配美人嘛,你的手這么巧,姐姐的嫁衣就勞煩你來繡了好么?”

桃棲梧還沒答應,連氏馬上就反對道:“不行,絕對不行,嫁衣可不是抹額,繡起來費心費力費功夫還費眼睛,這只大半年的時間也太趕了,累著了梧兒怎么辦?我不同意?!?/p>

“娘,別人繡的嫁衣我不放心嘛!明明妹妹的繡功這么好,為什么不讓自己妹妹繡呢?到時我要穿著最漂亮的嫁衣嫁給四皇子,別人看了自然會問我的嫁衣是哪里出來的,我要說是妹妹繡的,那豈不是給妹妹揚了名?

您想想,四皇子的婚宴,來參加的非富即貴,全是人上之人,要是入了這些貴婦人的眼,妹妹以后的婚事也有了著落,那豈不是兩全其美的辦法?”

連氏一陣遲疑,一面心疼自己的小女兒,一面又想為小女兒籌謀。

桃棲梧眼微閃了閃道:“娘,就讓女兒繡吧,姐姐要出閣了,我也沒有什么可給姐姐的,繡個嫁衣還是可以的?!?/p>

聽桃棲梧這么說,連氏遂點頭道:“好吧,不過你一定得注意身體,要是累了就立刻休息知道么?”

“知道了?!碧覘嘬涇浀膽寺?。

桃寒蕊見自己的嫁衣有了著落,心情更好了,說話更不走腦子了。

道:“可恨那小賤人從小在莊子里呆著,鐵定是沒有人教她繡活,不然我就讓她把我所有的繡活都包了?!?/p>

桃棲梧眼微冷了冷,敢情把她當成桃之枖一類的人么?心里冷笑不已,這就是她的姐姐,自私之極的姐姐。

因著說起桃之枖的事,連氏心里不舒服就沒顧及到桃棲梧,沒有看到桃棲梧眼底的冰冷。

而是冷笑道:“一個什么也不會的庶女,便是去了襄陽王府也是被趕出來的命。說來真是前世欠了她們母女的,這都在莊子里呆了這么幾年了,緊趕著回來還是給候府丟人的?!?/p>

桃棲梧奇道:“娘,姐姐,你們說什么呢?什么叫作趕出來的命 ?二姐姐要去襄陽王府么?”

“什么啊,她哪有這命去襄陽王府??!”桃寒蕊不屑的撇了撇唇道:“不過是襄陽王世子要所有庶女去應征丫環的一職?!?/p>

“……”桃棲梧眨了眨眼,一臉的不解。

桃寒蕊遂把事情的原委說了一遍。

桃棲梧聽了陷入了沉思,眉微微皺了起來。

連氏心疼道:“呀,這小賤人的事也當不得梧兒放在心上,別累著自己了?!?/p>

桃棲梧淺淺一笑道:“娘,我能想到什么?我不過也是奇怪罷了。要說這皇上可真疼世子呢?”

連氏還未開口說話,桃寒蕊就鄙夷道:“疼?疼有什么用?不過是個野種罷了?!?/p>

桃棲梧臉一黑,目光如刀般射向了桃寒蕊,剛才她不過是試探一下連氏對襄陽王世子的態度,以此來測試她與襄陽王世子之間的可能性。

沒想到連氏還沒有說放,桃寒蕊就給她這么一句!當著她的面罵她心儀的男人,真是可惡之極!

連氏則壓低聲音斥道:“蕊兒,你胡說什么?須防隔墻有耳!”

桃寒蕊心頭一驚,嘴里卻不認輸道“左右全是娘的人,怕什么的?”

連氏額頭一陣黑線,沉聲道:“那也不能胡說,你是不知道,其實每個高官家中都有皇上的暗探的,那些人可不是娘的手下能防得了的!要是你這話讓皇上聽到了,你這郡主的頭銜就不用要了!”

“哪有這么嚴重!”桃寒蕊從來沒有被斥責過,心里明白嘴上卻不肯服軟。

“怎么沒有這么嚴重?如果你說的是真的話,那世子是誰的種?你敢罵皇上的種是野種,皇上能饒過你么?”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娘?!碧液镞@才有些后怕了。

桃棲梧又道“娘,既然如此,咱們是不是要做兩手準備?”

桃寒蕊一下如刺猬般豎起了尖刺,對桃棲梧斥道:“妹妹,你這是什么意思?要做什么兩手準備?難道你以為四皇子就不能登上大寶么?”

“姐姐……我……我……”桃棲梧一副受了驚的模樣,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蕊兒,你這是做什么?嚇著你妹妹了?!?/p>

連氏一把將桃棲梧摟在了懷里,瞪了眼桃寒蕊。

桃寒蕊生氣道:“娘,瞧你把妹妹寵成什么樣了?什么話該說什么話不該說都不知道了么?”

連氏看了眼桃寒蕊,暗中嘆了口氣。

這女兒什么都好,要才有才,要貌有貌,唯一一樣就是太自傲了。

其實梧兒說得沒錯,雞蛋哪能放在一個藍子里的道理?

這許貴妃雖然得寵,畢竟只是多方權衡的結果,而論身份背景來說,四皇子登上大寶的可能性還真不是板上釘釘的事。

畢竟論嫡有太子,論寵有世子,四皇子只是靠了個得寵的母妃才入了皇上的眼罷了。

看著連氏陷入了沉思,桃寒蕊更別生氣了,鐵青著臉道:“娘,你不會也聽了妹妹的話,想歪了去吧?我可把丑話說在前頭,要是家里有人嫁給了襄陽王世子,別怪我不客氣!哼!”

說罷,她負氣而去。

身后,連氏擔憂地看著她的背影,唇動了動,終是沒有叫住她。

桃棲梧躲在連氏的懷里,唇間勾起了冷笑。

她知道她的話連氏是聽進去了。

這時,她推開了連氏作出誠惶狀:“娘,是不是我說錯了什么?”

“不,你沒錯?!边B氏溫柔地撫了撫桃棲梧的頭,眼落在了她的腳上,輕嘆道:“要不是你這腳……唉……”

桃棲梧低垂著頭,恨意滔滔!

腳!腳!腳!

又是這該死的腳!要不是這腳,她就能嫁給濯其華了不是么?

從來沒此刻這般恨過連氏,看著連氏頭上的抹額,她詭異的笑了。

從連氏屋里出來后,桃棲梧問秋月道:“秋月,你說小姐我去應征世子丫環會不會入選???”

秋月嚇了一跳,連忙道:“小姐開玩笑吧?”

“你看我是開玩笑的么?”

秋月更是驚得魂飛魄散,生怕這位主子真的去面試了, 要是被人知道堂堂候府的嫡千金去面試丫環,豈不是把候府當成一個笑話看待?

就算候爺不會把小姐怎么樣,可是她們這些下人估計就沒命了。

當下臉更是白得如紙。

桃棲梧橫了她一眼道:“讓你說就說,怕什么怕?”

秋月苦笑了笑道:“奴婢能不怕么?奴婢怕世子爺折了壽??!”

“噢,此話怎講?”

“您這么高貴的身份給世子爺當丫環,不是折世子爺的壽么?”

這話桃棲梧愛聽,臉微紅,低道:“如果他愿意的話,我便是少活幾年都情愿呢,可舍不得他折了壽?!?/p>

秋月叫苦連天,這小主子是入了魔了,可別真去??!

想了想,強自鎮定道:“說來小姐要是去應選,世子必然會驚若天人,可是小姐可曾想過,如果您真成了世子的丫環,以后就失去了當世子正妃的機會了。難道小姐愿意把世子正妃的位置讓給別人?”

桃棲梧目光變得陰冷狠毒,冷道:“做夢!”

秋月這才松了口氣,還好,這位主子打消主意了。

后背,濕了一片。

當馬車停在了候府門口,桃之枖看著桃候府三個金光閃閃的大字,眼前一陣的恍惚。

兩世的時間加起來,她在這里生活了二十二年,只是這二十二年來,她過得比三等丫環還不如。

對于這深深宅院,她沒有一點的感情。

“姐姐,這就是候府么?”

桃遠之有些好奇地看著莊嚴的大門,大門口兩座高大的石獅張牙舞爪的沖著他們,獅眼更是怒目圓睜,充斥著威儀。

陳大娘率先跳下了馬車,走到門房前說了起來。

不一會,陳大娘鐵青著臉回來了,憤憤道:“二小姐,門房說了,讓二小姐與小公子從那進去?!?/p>

說罷,手指了指一邊的狗洞。

桃遠之憤憤不平道:“簡直豈有此理,竟然讓我們從狗洞里進去!他們真是欺人太甚!姐姐,給我木棍,我要去把門砸開!”

桃之枖看了會緊緊地閉著的朱紅大門,目光冰冷。

良久才淡淡道:“弟弟,你心燥了?!?/p>

桃遠之臉上一紅,低聲道:“對不起,姐姐,我錯了?!?/p>

桃之枖微微一笑,摸了摸頭,柔聲道:“心燥卻是錯了,有骨氣卻是對的,即使是身為候府的庶子庶女, 可別忘了咱們還流動著豐家的血液,豐家是有錚錚傲骨的家族,絕不會低下高傲的頭!”

心中由然而升一股自豪的感覺,桃遠之堅定道:“是,豐家之人脊梁骨永遠挺直?!?/p>

桃之枖點了點頭,悠悠道:“放心吧,姐姐會讓他開正門迎我們進去的?!?/p>

下一章全書完
同類熱門
  • 執手半生執手半生韓夜影|古言為了治療弟弟的白血病,她把自己賣給了那個禽獸。一張契約、一年時光,她以為只要忍忍就會過去,卻沒想到這是她一生都過不去的坎。她逃不出他的掌控,掙不脫他的征服。
  • 一葉子一葉子姿名.CS|古言F4難道只能存在于流星花園?錯!且看桀夏王朝FN們的成長故事!精彩剛剛開始!
  • 君若憐君若憐厭歸|古言君若憐,憐惜誰家阿卿君不憐,痛誰人心注:作者小白,不喜勿噴。主角光環弱,不喜點叉。
  • 奔跑吧,世子爺!奔跑吧,世子爺!蕭荷|古言顏大小姐何許人也?京城第一惡霸,人稱混世魔王的扶柳郡主!某郡主拽的二五八萬瞅著那美得七葷八素,仙得一塌糊涂,俊得要死不活的世子爺,賊賊笑道:“怎么,小樣,你想跑?”“……你緋聞纏身,還好意思來勾搭我?”世子爺很嫌棄地說,“呵呵,那都是過去式了,本郡主現在心里眼里只有你一人!”某郡主壞壞地勾起了他完美絕倫的下巴,“那個…雖然咱們有婚約,但還未成親,你不可以對我動手動腳的!”“既然注定你是我的夫君,我何不提前行駛權力呢?…..喂,別跑!”
  • 萌鹿之時代穿越萌鹿之時代穿越墨敬情鹿知心|古言鹿晗在一次意外中穿越到古代,與她結下了穿越千年坎坷戀緣,相誓相守千年的誓言能否實現?
  • 嫡女策,王的陰毒醫妃 嫡女策,王的陰毒醫妃 菲菲木|古言他說,阿黎,待我榮登大寶,必十里紅妝迎你入宮。但他朝權穩固之時,不但滅她滿族,還將她送給他人做妾。赫連清絕,我若不死,必要你血債血償!不堪受辱,瀕臨死亡前賭下血海誓言!***再次醒來,她竟成了將軍府嫡女,千方百計入宮,爭得榮寵,為的就是他的命!懸崖邊,女子長發亂飛,紅衣妖嬈,魅惑眾生的笑容下,是血肉入腹的滋滋聲?!盀槭裁??”他不可置信的看著盡沒入腹的匕首,面色蒼白如紙?!耙驗?,我要你陪葬!”蘇家一百多口的性命,還有他……身子不受控制的往后,她笑,風華絕代,入目里,卻是他驚恐跌來的聲音?!鞍⒗琛彼硇我徽?,笑容在臉上碎裂開,震驚的看向他泣血的雙眸。你早就知道我是蘇黎,對不對?所以才容我,縱我,寵我,對不對?可是清絕,阿黎已經死了。人生沒有第二次……***再次歸來,她已成當朝清王疼愛的寵妃,再見,她眉眼溫潤,往昔不在。他聲聲喚她,“阿黎?!彼剡^頭來,笑容燦漫,“皇上認錯人了吧?!薄竞喗闊o能,內容絕對精彩,大氣磅礴的復仇重生文,喜歡的親一定不要錯過!】
  • 狂寵殺手妃,太子爺,邊追邊撩狂寵殺手妃,太子爺,邊追邊撩吃紙大妖戮眠|古言她,波瀾不驚且成熟,一個六歲的小女孩,就已成為一名殺手??梢淮稳蝿?,卻令她死于敵人之手。再醒來,便已穿越。她才不要背著廢材小姐這個稱號在這里活。就算在這陌生的世界,她也要精彩!只是某天,她惹上了一個腹黑的妖孽,之后才知道,他竟是太子!從那以后,眾人口中高冷的太子就天天纏著她,并且施展著邊追邊撩的技能。某女:“太子殿下,臣女懷疑您生病了,您趕緊去看大夫吧!”某男:“小影兒,人家要你看嘛!”某女忍無可忍,一聲暴喝:“滾!”死纏爛打不行,某男又不知從哪兒學過來一招。只見某男衣衫袒露:“小影兒,為夫的身材如何?”某女看著太子搔首弄姿,無語道:“您真的是太子殿下嗎?”【孤只單影獨一人,冥界留殤難成雙】
  • 六歲王妃六歲王妃雪花荷香無憂|古言深藍的眼眸如同璀璨的星海,深邃而可愛。這是男人還是女人?天她還沒遇到過如此絕色的美人,他穿著一身寬大的紅衣里面隱約能看到紅豆,黑黑的頭發隨意披散著,這種打扮迷了凝兒的眼,哪有哪個男人如此妖冶漂亮,他一定是個女人。他優美的唇角微微向上勾起“看傻了嗎?”
  • 雨永久開念念不忘雨永久開念念不忘娜念|古言你知道么?雨久花的花語是天長地久,此情不渝。我多希望,這雨久花能永遠不敗,奈何雨卻一直下啊。為什么念念不忘的,偏偏是不愿回想的。本書講述念凝因一件繡著雨久花的裙裳來到了一個陌生的世界,然后身不由己,卷入了這個臨照大地上的種種糾紛。有猜疑,有信任:有陰謀,有明朗。到底念凝最后會情歸何處?到底誰才是傳言可以安定天下的普寧公主?“如果當初藍鳥湖一遇,我就帶你走,那會不會今天?”“會的。只要相遇了,什么都有可能。普寧不就是么?!边@個世上,沒有誰是離不開誰的,沒了空氣,沒了陽光沒了水,你才會死是啊,沒了你,我不會死,只會生不如死
  • 天月素白天月素白握日|古言嗯。。。。。。這是一個悲傷的故事作者太高冷
升利配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