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陸/注冊
滾動排行政務暖聞 國內國際社會軍事辟謠知事 文化司法投訴圖片視頻 體育娛樂財經科技專題
首頁資訊財經綜合正文
美元最強影響邏輯與50年宏觀技術之妙
新浪財經2020-06-12 11:36:280閱

文:威爾鑫投資咨詢研究中心 首席分析師 楊易君

1、美元指數最強影響因素

美元與很多金融市場運行息息相關,是金融市場重要影響因素之一。美元與黃金、非美貨幣、大宗商品關系最為密切。

美元與絕大多數非美貨幣位于蹺蹺板兩頭,此起彼伏,并在相應國際貿易中形成競爭關系。美元與非美貨幣除了在國際貿易中的競爭關系以外,非美國家又必須考慮美元作為全球最重要的儲備與結算貨幣角色。

至于美元與大宗商品的關系,因國際大宗商品交易以美元定價,若美元貶值,理論上利好大宗商品。反之,則利空大宗商品。但對大宗商品影響最明顯的因素,是全球宏觀經濟景氣度對商品的需求強弱。以“工業血液”原油為代表的絕大多數大宗商品,它們的產出或產能受需求影響,彈性很大。在特定周期階段,會降低美元對這些大宗商品價格波動的影響力度。

作為特殊商品的黃金,其產能不能隨意放大,目前全球礦產金極限約3500噸。黃金的需求與宏觀經濟景氣度關聯不大。相對于產出的剛性,黃金的需求存在極大彈性,尤其投資需求。如果黃金市場體現出較好投資賺錢效應,需求彈性將難以限量。當黃金實物不能滿足投資交割時,更多資金會選擇轉戰黃金股票、黃金期貨、黃金ETF,甚至黃金指數。由于黃金也是國家儲備手段之一,其金融屬性濃厚,故就美元與商品的關聯度強弱而言,美元與黃金的關聯最強。

影響美元的最強因素是什么呢?這可能是不少投資者想過,但總也想不明白的方向。有相當多分析人士大體認為,美元強弱就是看美聯儲發了多少鈔票。美元注水越多,美元就越應該貶值。理論似如此,但卻選擇性忽略了非美央行的貨幣注水行為與力度。如果非美央行與美聯儲競相注水,以謀求在國際貿易中的有利地位,美元就未必貶值了。由于美元是全球最重要的儲備貨幣,故一般分析人士與投資者,一味盯著美聯儲行為,對各匯率市場的波動,也就必然帶著偏見。

最新數據顯示,自2020年初以來,美國M2凈投放2.7689萬億美元,最新M2累進總量為18.1151萬億美元,年內凈增約18%,同比增幅已超23%。如每周M2詳細變化情形圖示:

這幅圖表還不足以反應投資者對2020年以來的美國貨幣投放感受。再如1960年至今的美國M2同比增量圖示:

這幅圖表則可充分反應近月美聯儲創紀錄的貨幣投放速度。但美元為何貶值不明顯呢?從歐元區、美國、日本央行的資產負債表可以看出,在貨幣釋放時,不會有其它經濟體閑著:

故流動性釋放進程不能作為匯率波動的分析主要參考依據。

匯率波動的最重要影響因素是什么呢?是匯率所在國的宏觀經濟表現。一個國家貨幣強弱,本身應該體現為綜合國力強弱,經濟景氣度相對強弱。當然,其間又存在政府戰略意愿訴求,但宏觀經濟景氣度應該是最核心影響因素,尤其非美貨幣。

2、50年美元宏觀技術規律驚人

從實際歷史走勢來看,美元宏觀大周期對應著更多經濟小周期。然原油運行大周期與美元大周期有較高關聯度。

為何原油大周期與美元大周期有關聯呢?原油是什么?豈止是工業血液,簡直就是驅動經濟與日常民生的血液。我們的衣食住行,哪一樣不是直接或間接與原油相關?既然原油是如此重要的血液,其大周期往往對應著全球經濟景氣度大周期。

從50年美元與原油的大體關聯度來看,美元熊市大周期大體對應原油牛市大周期,美元牛市大周期大體對應原油熊市大周期。

如何理解這種關聯呢?在全球經濟體系中,美元作為本幣留存美國本土的比例,占比全球儲備與國際貿易結算中流通的美元,比例較小,這與其它絕大多數非美本幣不同。當全球經濟景氣度向好,尤其經濟繁榮時,會大體對應著原油牛市氛圍時,此時非美國家并不需要釋放太多流動性去刺激經濟,對美元的相對需求并不強烈,美元大體可能趨弱。當經濟景氣度不好,尤其出現經濟、金融危機時,全球會趨于釋放流動性,讓貨幣環境寬松,即提振本土經濟,又達到強化國際貿易地位的目的,對美元的需求就可能變得旺盛,美元反而容易呈強。

如50年美元指數與原油價格月線圖示:

圖中1980年A點前,原油價格從2.23-40.85美元的宏觀強勢,大體對應著美元弱勢;AB區間,原油價格從40.85-9.75美元的宏觀震蕩弱勢,大體對應美元強勢。其它的美元與原油周期“大體”反向關聯,投資者可以自行對比觀察、體會。

毫無疑問,當前原油已到熊市周期末段,或曰牛市期初,理當大體對應美元熊市大周期的到來。盡管“大體”邏輯如此,但也只能是大體,它們的周期拐點未必緊密對應。比如D點前,原油大周期見底領先美元大周期見頂約3年。而B點前美元周期見頂164.72點,又領先原油見底9.75美元15個月……

3

上半年筆者聽到不少有影響力的論調:因美聯儲、美政府令美元貨幣泛濫,應做空美元。就美元超級大周期而言,這個論調似不錯。但目前做空美元,仍面臨中周期風險。中周期時間多長?半年到兩三年吧。

就50年美元宏觀技術分析來看,當前戰略做空美元不可取,美元似乎還有中周期強勢沒有走完。一般投資者分析系統中的美元宏觀周期,基本10幾20年。50年美元宏觀技術分析與十年、二十年的視覺周期不一樣。

從1977年后美元指數宏觀運行總體形態觀察,大多時候處于H1、H2形成的超宏觀三角形中。2014年,美元形成了對H1線的有效突破,也即形成了對H1H2宏觀三角形的有效突破。在美元指數完成這個有效突破后,任何過早斷定美元將結束宏觀牛市的分析,都是危險的。

H1線由1985年的164.72點與2000年的121.01點兩點決定,H2線由1978年的82.07點與1992年的78.19點決定。非常精準的是,2008年、2011年的美元宏觀底部與底部確認過程,都在H2線上完成。彰顯H2線之于美元超宏觀底部的良好參考價值。

觀美元1985年見頂164.72點后的各波浪運行形態,與2000年見頂121.01點后的各波浪運行形態,何其形似!筆者精細化地給出了七浪下行,及完成調整后的大三浪上行結構。當然,你也可以認為是下行五浪后,再上行五浪:

1988年1月的85.40點一浪底,對應2005年1月的80.32點一浪底,巧得很,都在一月;1991年2月對應的80.30點三浪底,對應2008年3月的70.68點三浪底;1992年9月初對應的78.19點五浪底,對應著2009年11月的74.18點五浪底;1995年4月的80.05點七浪底,對應著2011年5月的72.7點七浪底。比較有意思的是,這些浪底的年內時點月份,相差最多兩個月。

就點位運行幅度之于波浪結構劃分而言,上述七浪與七浪的對比,未必符合波浪結構的理論標準。但整個美元指數宏觀波形,卻驚人相似。

4

上述七浪對比后,理論上對應宏觀大三浪上行。圖中1995年4月的80.05點,至2001年7月初的121.01點,視為一個標準三浪上行結構?;诤暧^波形與相似度參考,美元指數在2011年5月見底72.7點后,應該呈現一個大致相似的宏觀三浪上漲波形。

對比1995-2001年80.05-121.01點三浪上行時間周期,美元指數2011年5月見底72.7點后的宏觀強勢周期時間足夠了,然宏觀波形差異卻非常大。理論上,1998年8月的102.87點,對應于2017年1月的103.82點,為宏觀上行一浪;1998年10月的90.57點,對應于2018年2月的88.25點,為回調二浪;但對應于2001年7月的121.01點三浪頂部,至今未見。

5

就宏觀波浪運行的內部黃金分割來看。從1985年美元指數見頂164.72點后,至1992年9月見底78.19點整個宏觀調整波浪結構來看,該宏觀調整波浪的二分位,精確構成2001年美元指數大三浪上行的絕對頂部。

如果此輪美元牛市大周期的第三浪頂部未現,理論位置大概會在哪些點位呢?從美元指數整個50年大周期宏觀波段164.72-70.68點觀察,該超宏觀波段反彈的38.2%黃金分割理論位在106.6點,筆者認為應該是后市中周期至少應該見到的點位。如果參考2001年前的第三浪形態,則不排除依然存在測試164.72-70.68點超宏觀調整波段二分位在117.70點附近的可能。

美元中周期目標117.70點,這會不會太技術理論,太樂觀了?有可能。讓我們換一種波段思維方式,以各自三浪上漲前的下跌七浪作為宏觀波段。2001年美元指數三浪見頂121.01點前的宏觀下跌七浪總體波段依然是164.72-78.19點。但此輪三浪見頂前的“七浪”宏觀下跌波段,就應該是121.01-70.68點了。如圖所示:

這組黃金分割一出來,我們能直觀看到它的妙處。各分割線對美元指數近十幾年波動的作用力非常精確而明顯。就121.01-70.68點宏觀波段反彈的23.6%黃金分割線(理論位82.56點)觀察,逆推對應2004年底部80.32,以及2013年兩輪中周期反彈阻力84.09、84.75。相對而言,23.6%黃金分割線對美元作用力顯得勉強。

38.2%黃金分割線(理論89.91點)對美元指數的波段作用力就非常明顯了。2009、2010年兩輪中期反彈,基本精確有效遇阻38.2%黃金分割線。同時構成2018年美元調整至88.25點后的有效支撐。

二分位(50%)與23.6%黃金分割位對美元指數的作用力相似,有些勉強與乏善可陳。然它們似乎都是美元數年區間波動重心。

61.8%黃金分割(理論點位101.78點)與38.2%黃金分割位一樣神奇,阻止著美元的中期向上突破。

如果中周期美元出現一輪類似2014下半年對38.2%黃金分割位的突破,突破61.8%黃金分割位,理論目標可能會在哪里呢?圖中的80.9%黃金分割位(理論點位111.40點)將是重要參考。

6

再看其它黃金分割方法。毫無疑問,2008年美元見底70.68點后,至2009年見頂89.62點,屬于美元數年區間筑底總體波段,該波段向上的黃金分割如圖所示:

161.8%黃金分割衍生位,理論目標101.33點,與我們上一種黃金分割在61.8%位置(101.78點)共振,共同構成近兩年美元上行阻力。產生共振的阻力位,無疑值得更加重視。進一步上行的200%衍生位(波段等高)在108.56點,是我們關注參考的理論位。

7

繼續黃金分割衍生用法,1985年美元見頂164.72點后,將頂點進行黃金切線分割:

很有意思,164.72點向下的38.2%黃金分割切線位置在101.80點,又與前面兩種黃金分割產生的101.33、101.78理論位共振,構成近年美元上行阻力。而50%的切線黃金分割理論位在82.36點,即構成2001年美元見頂121.01點前七浪調整的各浪底部有效支撐,又與前面分析的121.01-70.68下行波段反彈的23.6%黃金分割位(理論82.56點)共振,這使得前短分析的那條23.6%黃金分割線不再孤單,也有共振伙伴了。

8

2008年美元見底70.68點后,向上的黃金切線分割還有神奇嗎?如圖所示:

70.68點向上的123.6%黃金切線分割衍生理論位在87.36點,與前面第一種黃金分割的38.2%位置(理論89.91點)又共振了,構成2009、2010年兩輪美元中期上行的強反壓。138.2%黃金切線分割位呢?又與第一種黃金分割的二分位共振了,構成近年金價波動中心。161.8%黃金分割衍生位呢?又與第一種黃金分割的80.9%位置共振于112-114點。也就是說,如果美元指數還有較強的上行第三浪,112-114點區域是重要參考。

9

除了波浪理論與黃金分割理論的在美元技術分析中似見神奇效能以外,美元指數宏觀運行形態也非常神奇而有趣。如近二十年美元指數月K線圖示:

就阻速線理論而言,阻速線1是筆者對“終點”選擇的衍生用法,選取2014年美元加速突破前的波段低點78.91點,作為阻速線1的終點。我們可以看到2/3線對美元指數的終極阻力非常有效。

阻速線2是美元指數2008年見底70.68點后至今的標準用法。最近兩年,美元指數頂著阻速線2的1/3線壓力緩慢攀升。當運行到阻速線1的2/3線兩股壓力交匯共振位置時,美元指數大幅波動,突破沒有成功,轉而承壓回落。

圖中K1、K2、K3是近十幾年美元指數運行的趨勢線或軌道線之一,構成K1K2、K2K3兩組通道。K1K2通道在2014年被確認有效突破后,美元指數的運行重心進入了K2K3通道,K2身份由壓力軌道線轉化為趨勢支撐線,等距離的K3成為新通道的軌道線。近兩年美元指數雖頂著阻速線2的1/3線壓力,同時也明顯受到K2線支撐。目前,又一次大致考驗K2線支撐,筆者傾向支撐會有效。

就中長期來看,美元指數理論上應該測試軌道線K3壓力,目前顯示的理論目標為114點附近,是不是與前面黃金分割分析的112-114點區域共振呢!

H1、H2、H3是另外一種斜率的上行通道,目前美元指數總體仍運行在H1H2上行通道中,如果存在明顯的第三浪新高,應該在H2或H3線上尋找壓力,目前理論目標在109-113點區間,依然大體與前面分析的112-114點區域共振。

L1、L2、L3、L4、L5系列線與通道就更有意思了,它們都是系列平行且等距的中期壓力趨勢線。構成美元指數系列中期調整通道。就通道寬度而言,L1L2=L2L3=L3L4=L4L5,圖中可見,L系列線對美元指數的中期支撐或壓力非常精確而明顯。最近幾年,美元指數波動于L3L4通道中,L4線幾乎與阻速線1的2/3線重合共振,精確構成美元上行阻力。理論上,美元指數一旦向上有效突破L4線、阻速線1的2/3線、阻速線2的1/3線,就可能迎來中期升勢。此通道背景下的中期目標,是L5線。目前觀察,理論目標在113點,還是與上述分析的112-114點區域共振。

10

就數十年美元指數運行的“成本分布”觀察,仍似第三浪頂部還沒出現。如美元指數周K線圖示:

從美元指數波動的成本浪潮觀察,近五年的美元指數一直在“海平面”波動沉浮,沒有真正起飛過。宏觀節奏上,非常類似1997-1999年在“海面”沉浮波動的美元。

11

前面基本是對50年美元指數運行規律的宏觀技術分析。中期或階段而言,我們非常重視對沖基金在各市場中的持倉分布與行為表現。如十幾年美元指數日K線圖示:

與關于黃金市場的獨特技術量化一樣,筆者也針對美元的市場屬性,利用20多個經濟與技術指標,專門設計出了“美元綜合技術”。但無論如何調教參數與各指標權重,其有效性還是不如“金價綜合指標”對黃金市場頂底的量度,故只能大體參考。具體用法與“金價綜合指標”一樣,筆者不再注釋。

毫無疑問,2008年下半年后,美元綜合指標重心運行到了“熊頂牛底區”上方,這意味著我們應該對美元持宏觀牛市思維了。當指標觸及牛小頂時,要注意美元區間見頂;當指標觸及“熊頂牛底區”時,要注意美元區間見底可能。目前,美元綜合指標正靠近“熊頂牛底區”,意味著美元繼續回落,或轉而回升皆有可能。但從距離“熊頂牛底區”的尺度來看,過分看空美元不可取。

再看筆者設計的對沖基金在六大外匯期貨市場、美元指數期貨市場的資金分布狀況。就近12年的美元指數運行規律觀察,當對沖基金持有的美元為凈空時,指標越下行(即凈空持倉越多),則美元指數見底可能越大。從目前對沖基金在外匯期貨市場、美元指數期貨市場中的綜合資金分布來看,繼續盲目看空美元,不明智。

最下指標為筆者針對對沖基金在外匯期貨、美元指數期貨市場中,做多美元的行為量化。相對而言,此指標還是沒有筆者針對對沖基金在黃金市場中的行為量化有效。冰點區大致對應美元中期底部。目前基金行為漸近做多美元的冰點區,在美元指數依然維持宏觀強勢背景下,對沖基金還有多大繼續做空美元的意愿呢!

責任編輯:李鐵民

標簽:
評論列表共0條

    今日推薦

    首頁資訊財經綜合正文

    相關資訊

    熱點資訊

    升利配配资